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百八十一章 喪屍來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一章 喪屍來襲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順著我的尾巴攀爬下去,中途不管遇到什麼都不要鬆手1,琳琅輕輕皺眉,「那祭台的濃霧能迷人心智,幻化出各種阻攔,但是你們千萬!千萬不能鬆手1

琳琅語氣加重,特意囑咐一定要爬完,以尾稍作為終點。看最快章節就上至於,那迷霧會幻化成何物,卻因人而異。

「所以,琳琅你不和我們一起下去嗎?」,南魈突然沒頭腦了一句,惹來琳琅一陣白眼。

「你說呢?1,琳琅瞪著南魈,「我先下去了,你們要怎麼下?1

說到這裡,琳琅肅面望向我。「等你們安全到達,我便跟著下去,在我和你們會合之前,切勿亂走,好嗎?1

「恩,我明白1,我果斷點頭。

和南魈對視了一眼,我徑直抓住了琳琅的其中一條尾巴,而後緩緩的將身子放下。那狐尾的毛看上去很鬆軟,可是真正的抓住了卻覺得很粗糙,而且帶著身體的重量慢慢的往下滑行,會勒得手掌火辣辣的疼痛。

轉臉望向南魈,卻發現他越往下我們之間的濃霧便越重,我便越看不清他的狀況。

緊了緊握住狐尾的手,我繼續下行,等濃霧完全將我包圍其中的時候,隱約聽到了女人吟唱的聲音,像是勾住了心中的某根弦,讓我的心臟跟著不規則的跳動起來。

那聲音忽近忽遠,卻沒有阻止我的動作,我在想,如果不想被這些聲音甚至更多的幻覺干擾,索性一次性滑到底就好。

但是,當我有這個想法的時候,腳下卻突然踩住了一塊硬物,而後硬生生的停止了。有些硬,也有些軟,感覺是踩上了某種長纖維,在我的鞋底微微的打滑著。

楞了幾秒鐘,我緩緩的低下頭,一顆披著長發的頭顱直接出現在視線之中,而此刻我的雙腳便踩在那顆頭顱之上!

正在錯愕之際,那顆頭在我的腳底緩緩的轉動起來,等將蒼白的五官轉到上方的時候,詭異的笑聲從那張沒有牙齒的嘴巴裡面溢了出來。

「啊哈哈,啊哈哈1

那顆頭不說話,只是一直用毛骨悚然的聲音一直不停的冷笑,並且伴著這陰森的笑聲,有醬色的血從眼耳口鼻中一股腦的涌了出來。

想都沒有多想,直接抬起腳狠狠的踹了過去,直到將那張臉的五官踩平,甚至踩到最後凹了進去,這才讓那頭脫直接落墜入濃霧之中。

說真的,也許弄些別的我會害怕!它弄個鬼來嚇唬我,我為什麼要怕?!要知道,我的老公、我的朋友都特喵的是鬼,我要是再怕還不如死了算了!

真是,沒有新意!

繼續往下,大概數百米的距離,突然有一隻光潔的手緩緩的伸了過來,我深呼一口氣做好了心理準備之後這才轉過臉去。

一個一絲不掛,長相美艷絕倫的女人正撓首弄姿的望著我,每一個眼神和動作都極具誘惑力!

這個女人,好美!美的不像人,美的有些假!可是,這是在勾搭我嗎?!

呵,對了!現在,我是男人啊!

我也不動,任由這女人將手伸到我的胸口撫摸,甚至到了最後她直接盤在了我的身上!

果真是幻覺來的,因為這個女人完全沒有任何的重量,可是很逼真,逼真到我能感受到她的體溫,和噴在我臉上的急促氣息。

女人迷離著雙眼望著我,那雙柔若無骨的小手一路從胸口下滑,直接落在了我的襠部,而後眨著媚眼折騰了許久,突然悻悻的鬆開我跳到一邊。

「不舉的男人1

丟下這麼一句,女人瞬間消散成煙,沒入了濃霧之中。

汗!我個女人舉不舉有什麼關係,我男人舉就好了嘛!也幸好我是個女人,不然也不知道會出什麼蛾子!現在我是完全沒有問題啦,可是旁邊的南魈遇到這樣艷美的女人,能不能把持得住呢?!

不過,似乎我不用擔心!因為,他有銷魂鏡啊!

長長的呼了一口氣,我繼續往下攀爬,大約又下了幾百米的距離,突然聽到一陣怪異的『啊隘聲,那聲音很熟悉,直接讓我下意識的豎起了汗毛。

果真,等我尋聲望去,看到了讓我頭皮發麻的一幕。

一個喪屍,順著上方倒著往下爬來,臉上的爛肉隨著它的動作不斷的掉落,我躲開了這些腥臭的肉,卻躲不開那逼近的眼球。

那喪屍的眼球完全的從眼窩裡面脫落,粘著纖維和粘液在我的眼前搖來晃去。

現在,我終於明白,這祭台的迷霧可以洞悉人心底的恐懼,並且幻化,以此來對付入侵者。果真……好歹毒!要知道,曾經的我怕鬼卻更拍喪屍!

皺了皺眉,我迅速的別開臉正好閃過了那眼球上滴下來的粘液之後便迅速的下滑,可是那喪屍卻快我一步,直接伸出手一把抓住了我的肩膀,而後掉落在我的後背,並且張開嘴巴咬向了我的脖子!而我,瞬間反手抵住了喪屍的下巴。

你說這些喪屍當真是腦殘,明明什麼地方都可以下口,偏偏對著脖子咬,這不是給我反擊的機會嗎?!

由不得我多想,用盡全力猛的將手指摳進了喪屍的下頜裡面。原本,那皮肉都已經腐爛了,所以很輕易的便摳了進去,最後直接掐住骨頭用力的一拉。

只聽『嚓』一聲,那喪屍的腦袋便硬生生的被我拽了下來,而後失去了腦袋的身體直接從我的背後滑落。看著手中那顆喪屍的頭顱還在不停的扭動,嘴巴依舊一張一合。我咬咬牙雙腿夾緊狐尾支撐身體,舉起拳頭用力的一錘,那腦袋直接被我砸的粉碎。

看著滿手的血漿和腥臭隨著頭骨的墜落而消失不見,我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可是,沒有等我繼續下行,一陣輕笑突然在耳邊響起。

若那笑聲詭異,我倒是不怕了,關鍵這笑聲很正常,近在耳邊!

緩緩的轉過視線,正好對上一張蒼白的臉!

「紙新娘?1,我下意識的驚呼出口。

沒錯,是紙新娘,此刻正懸浮在空中似笑非笑的望著我。

紙新娘望著我,突將嘴巴貼近我的耳畔,迅速的低語完一句,便直接將我推下迷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