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百八十二章 潭底冰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二章 潭底冰壁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原本,我以為紙新娘想要阻止我下滑甚至想要將我拉離狐尾,可是等她真的猛的一推之後,我卻感覺是在助力,就著那股力量我直接滑到了狐尾的底部。

等雙手從那尾稍上面離開的時候,早已經布滿傷口並且鮮血淋漓。

握了握拳頭,我不顧上面的燥熱刺痛,因為剛剛看得到時候已經在自動癒合了。現在我比較擔心的是南魈,和剛剛紙新娘對我說的那句話。

她的話,簡單急促,字字印在了我的意識中,也讓我牢牢記在了心間!我想,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望著自己的手掌,見傷口盡消,而這個時候旁邊傳來了南魈的叫聲,叫聲未落人已經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大步走了過去,想要扶起南魈,南魈卻愣了一下自己站了起來。

「你怎麼比我還快?1,南魈皺著眉整理著自己凌亂的衣服,想必剛剛被那美女是好一頓折騰。

「搭了『順風車』而已1,我淡淡的笑道。

「順風車?」,南魈詫異了一下,「你都不知道,剛剛我看到狂嘯了,變成狼形只顧追著我的屁股咬,也幸虧我滑的快1

狂嘯?看來曾經的狼王狂嘯給南魈留下了不可磨滅的陰影!

正想入非非之際,一個身影突然從天而降,等看清來人是琳琅,琳琅已經走向我們,尾巴迅速的收回變成了原來那般的大校

「拉著我的尾巴,不要走散1,琳琅輕聲道。

說完這麼一句,琳琅往濃霧中走去而我順手拽住了琳琅的尾巴,另外一隻手則拽住了南魈。

越往前,濃霧越稠,到了最後幾乎連自己的鼻尖都看不見了,唯一可以知道彼此還靠近一起的,就是手中的牽連。

腳下,不太平坦,似乎有許多碎石,慢慢的行走才不足以跌跌絆絆。但是,碎石路過了沒有多久,腳下便粘膩了起來,像是踩著爛泥,稍稍的用力便能陷進去,半天才能拔的出來。

「快到了1,前方的琳琅突然開口。

而這個時候,南魈在背後輕輕咳嗽了一聲。「琳琅,你不會是想要將我們帶入陷阱吧?」

這句話,讓前面的琳琅突然停下了腳步,而我猝不及防一下子就撞在了她的身上。

「陰險狡詐是狐妖的本性沒錯,但是同時我還知道什麼是有恩必報1,琳琅的聲音透著淡淡的不悅,「已經到了這步,還在乎騙或不騙嗎?」

「我跟你開玩笑呢,瞧你認真……」

南魈的話還沒有說完,便被我直接拽著跑了起來,自然這不是我的本意,因為是前面的琳琅加快了速度。

沒有方向的狂奔著,完全是跟著琳琅的指引,我們一路上跌跌撞撞終於停下來的時候,突然發現周圍的濃霧竟然散開了,而此刻的我們正置身在一個巨大的山坳之間。

四周都是高山,怪石嶙峋。山坳的周圍有一圈水潭,在月光的折射下閃著瑩瑩的光,絲絲點點的晃著視線。而水潭圍繞的中央是一塊巨大的平坦,那平坦的中央有一個菱形的高台,一直延伸往上。

高台的周圍,有著稀疏的台階,上面長滿了綠色的類似於苔蘚一樣的東西。

「那裡是……」,我昂著頭,指著那看不到頂端的高台。

「那就是祭台1,琳琅面色凝重,「銀狐便在頂端的石棺沉睡,每當十五才會醒來1

「可是,在這之前,我們要找到其他人1,我急切道。

聽我這麼說,琳琅指向水潭。

「祭台,也只有那裡是藏身之處!若是鮫人,必定是不能離水,所以一定會在裡面!至於你們的其他朋友……」,琳琅皺眉,「我們還是進去一探便知1

未等我說話,南魈介面。「都下去尋找,這樣快一點!你沒有問題吧?」

見南魈望著我,我硬著頭皮點了點頭。

其實,我不會游泳,但是淹了幾次水之後,也學會了狗刨!這樣,至少不會淹死自己吧!

「那好,我們分為三路1,琳琅說完這句,直接扎進了水潭。

南魈望了我一眼,便跟著跳了進去,等他們都沒有了影蹤,我這才捏著鼻子淌進了水裡。

那水看似渾濁,可是真的進去之後卻發現十分的清澈,而且漫進眼睛力氣卻沒有任何的刺痛感。眼睛四處掃視了一番,只看到了侵在水裡、已經長出了水草的石壁,除此以外再無他物。

什麼都沒有?!

想了想,我直接划著水遊了過去,而後輕輕撫摸著石壁,發現了一塊光禿的地方,沒有長一根水草。那石壁很涼,和水溫不成正比,有著誇張的差異,隱約還散發著寒氣。

皺了皺眉,我摸索到其他長著水草的地方,發現按溫度和水溫是接近的!

所以,那寒壁之後必有異常!

想到這裡,我準備鑽出水面去吸一口氧氣再下來,可是腳下一滑直接摔進了泥里,我倉皇的爬起來下意識的張開了嘴巴。

原本,我以為自己會被嗆水,卻沒有想到自己卻吸入了一口新鮮的氧氣,肺中的悶痛突然消失了。我……居然可以在水裡呼吸?!

莫非,月寒給我喝下那銀魚的同時,便順帶賦予了我這樣的技能?!

由不得我多去興奮,便從泥中摸出了一塊石頭,而後拿起那塊石頭便使勁的砸著那寒壁。摸起來堅硬無比的寒壁,在我一陣猛砸之後居然裂開了一道口子。

正想尋來其他辦法弄開這冰壁的時候,周圍的水突然旋轉著往那縫隙鑽去,等那水流越來越快,我才意識到縫隙中有著某種強大的吸力。

等那快要被跟著吸過去的時候,趕緊趴在旁邊緊緊的貼在冰壁之上,並且死死的拽住了水草。等水發出呼嘯的聲音,最後一點被吸進縫隙之後,四周安靜了下來。

可是這個時候,我感覺到了冰壁的內層有著強烈的震動。水潭的底部沒有任何的動搖,那震動只存在於冰壁之內。

未等我想明白,那冰壁的縫隙突然有水噴出,而後大量的水硬生生的將裂縫給撐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