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百八十三章 突然變回女兒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三章 突然變回女兒身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大量的水將冰壁的縫隙給硬生生的撐開了,那乾涸的潭只在瞬間便恢復如初,可是那僅能容得一人進入的裂縫裡面,卻似空空如也,沒有水波的蕩漾。

緩緩的將手伸了進去,果真沒有水流,裡面完全是空的。

望了望周圍,沒有看到琳琅和南魈的身影,便顧不得那麼多直接鑽了進去。

努力的掙脫了一層膜,這才進入了裡面,而自己的身體也完全和水脫離開來。

那縫隙裡面很黑,很窄,真的窄到僅能容我一人側身進入,而縱使是如此走的也很艱難。視線所及之處,完全是一片漆黑,甚至回頭都看不到任何一絲光芒。

我想,既然進來了,也容不得我去猶豫害怕!所以,必須要硬著頭皮繼續。

通道越來越寬闊,我看到了光,綠色的熒光,等看清那不停飛舞著的熒光正是螢火蟲的時候,我便跟著它的飛行軌跡追上上去。

等視線中的螢火蟲越來越多,直接鋪滿了整個上方的岩壁時,我這才發現自己此刻正身處一個巨大的洞穴之內,而洞穴的周圍矗立著近百具的……石像!

那石像,分明就是鮫人的原形!

可是,等我靠近一點仔細去看,除了全部沒有眼睛之外,那五官那神情分明就跟活了的一般!當我在其中一個發現老祖的時候,我這才意識到,這些石像該是鮫人所變!

撫摸石像,完全沒有感知生命!而我,疑惑更深!

釘釘現在,真的有能力將鮫人們變成如此嗎?!可不是她,又會是誰?!

想到這裡,我一個個的尋找突然發現了站在角落的雪舞等人,所有的人同樣被變成了石像,唯獨少了殤歿!

大家都在,殤歿去哪了?!他,到底去哪了?!

胸口沒由來的一陣悶痛,我下意識的捂住,可是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摸到了一處……柔弱!

皺了皺眉,我將手伸到眼前,居然發現自己強壯的手臂正在不停的縮小,直到縮回了以前的纖細。看最快章節就上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竟然沒有摸到喉結!

我……變回來了!

轉身望了望屹立不動的雪舞,我的心越來越沉重!有人,故意讓我現了原形!若是我現出女兒身,勢必會驚醒銀狐!而唯一那個可以選擇性讓我變回的人,只有唐果!

唐果,沒有失憶,一切都是裝的!她借著昏睡之名,聽到了我和琳琅的談話?!

只是,現在意識到這一切,還來得及嗎?!

感覺到整個山洞劇烈的搖晃起來,我瞬間渙散了身形,而就在這個時候雪舞臉上的石頭瞬間裂開,等那薄薄的石塊掉落在地的時候,雪舞皺著眉掙紮起來。

除了雪舞……唯獨雪舞破開了臉上的石塊,其他人依舊如初的屹然不動。

「姑娘,想要從這裡出去嗎?1,我動了動嘴,一個蒼老的老嫗聲音在山洞中回蕩。

雪舞皺了皺眉,似乎想要掙扎,最終還是放棄了。

「你是誰?1,雪舞急促道。

「別管我是誰1,我的笑聲伴著飛石濺落,「這山洞快塌了,你沒有時間了!想要我救你,就拿第二重要的東西和我交換1

「第二重要的?1,雪舞眯起了眼睛,「為什麼要的不是我最重要的?」

「我沒有那麼貪心1,說到這裡,一塊巨石落在了雪舞的眼前。「答應我,你還有最重要的東西留著,不答應我,你就沒命留下任何的東西1

「你敢1,雪舞厲聲。

「哈哈哈,若是放在以前,我或許不敢!可是,你現在被如意鐲屏蔽了法力,有什麼資格和我說敢或不敢?」,我冷笑起來。

沒錯,紙新娘之前告訴我的那句便是,如意鐲會屏蔽一半的法力!這一句,直接讓我頓悟。若沒有如意鐲的屏蔽,依照她以前的修為我根本不夠資格與她交換,可是現在不一樣了!

因為從一開始我便知道,所謂的『雪舞』就是冰靈!

沒錯,這個冒充雪舞的女人就是冰靈!

試想一下,冰靈怎麼可能輕易放殤歿離開?!這麼果斷的答應我們離開冥界,遠離自己的勢力範圍,那是因為她已經想好找機會跟著我們!

按照雪舞的性格,她根本不會和黑澤相處太久的,因為她內疚還無法面對這個男人,而冰靈表現的太迫不及待!她望著黑澤的眼神雖然也是深情款款,可是裡面卻夾雜著太多的雜質!每當我和殤歿靠近的時候,她的視線總會有意無意的追過來。儘管,顯得那麼的不經意。

正如大咪所說,世界上沒有完全一模一樣的東西!

「怎麼樣?1,我的聲音更加嘶啞起來,「若不行,就等著掩埋在這山洞之中吧1

我算定了冰冷會答應,因為她不會想到和她交易的這個人是我,也不相信這個人真的可以有本事交易,大不了救她出來之後,隨意給我一個物件就說是她第二重要的東西!或者,直接殺了我!

若我猜的沒錯,殤歿排在第一,而她的修為排在第二,不管順序如何調換,我都不會吃虧!若不是唐果將我變回了女兒身,我的法力也不可能回來,我也不能正好乘機要挾冰靈!

也許,待會銀狐便能蘇醒,可是在此這前我得先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見冰靈不語,那塊大石直接砸了過去,就在快要碰到額頭的時候,冰靈突然大喝。

「我答應你1,冰靈咬牙切齒,「現在,放了我吧1

話音剛落,冰靈突然痛苦的大叫一聲,而後有濃煙從她的身體裡面冒了出來,直接撞向我。原本,我以為那只是煙霧,等那冷滲進了我的毛孔,這次意識到那是寒氣。

寒氣將我緊緊的包裹,直接將黑暗中的我包裹除了一個人形,等我漸漸現身,那冰靈的眼中顯出了前所未有的驚慌。

「溫婉?1,冰靈驚呼出口。

而此刻的我,無暇顧及冰靈,因為身體隱處某些乾癟的細胞瞬間便被這力量給充盈了。

「你騙我?1,冰靈紅著眼睛大吼。

我沒有說話,只是將手貼上了岩壁,當冰迅速的將整個山洞覆蓋的時候,我揚起了嘴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