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百八十六章 殺死銀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六章 殺死銀狐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判官筆一劃,便有血刃直接刺向我,而我直接躲開,揮手繚繞,瞬間雪花紛飛直接將他給覆蓋住了,等傾城掙脫了身上的雪花想要邁步的時候,那地上的寒冰卻直接順著他的雙腿直接快速的往上蔓延將他死死的固定在了原地。看最快章節就上

暫時搞定了傾城,我直接撲向黑蟒,在黑蟒咬住琳琅之前拽住了它的尾巴直接甩了出去。

可是,等其他鮫人突然張開嘴巴尖叫起來,那音波卻直接震碎了岩壁,差一點便撕裂了我的耳膜。那種聲音,無法形容,總之可以讓人血氣逆流那般,胸口悶痛的快要爆炸的一樣。

但是,這樣的聲波顯然也讓銀狐十分的頭痛,她捂著耳朵直接揮手,鮫人們紛紛倒地不醒。

其實,到了這個時候,我已經明白,那些鮫人是被銀狐變成石像的,因為只有她有這麼強的法力!而釘釘,完全就是一個背黑鍋的!銀魂早就知道了一切,釘釘這傻貨完全就是一個被線吊著的木偶罷了!

「好了!不陪你玩了1,銀狐突然冷聲,那些正欲攻擊我的人突然紛紛癱倒在地。「我要你親自見識見識,什麼是最頂級的狐媚之術1

聽銀狐這麼說,旁邊的冰靈大叫起來。「溫婉,你會害死我們的,你根本不能完全控制我的御冰造雪之力!快還給我1

冰靈的話,沒有讓我來得及搭茬,那銀狐便先開口了。

「呵呵,離開了地獄之火,你什麼都不是1,銀狐直勾勾的望向冰靈,「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你真的以為自己是……無敵的?1

此話一說完,銀狐一掌打向冰靈。那一掌,帶著颶風,力量大到直接震的地面和岩壁都跟著瘋狂的晃動起來,其實我本不該多管閑事,但是冰靈就算死,也該死在我的手上!在那顆冰封的心,沒有找到之前,我不能讓她輕易的丟了性命!

想到這裡,我將所有的力氣從身體裡面迸發,而後迎上了銀狐掌心的那股巨力。等一陣刺眼的白光消散之後,我定在了半空,而後突然被撞飛了出去。

整個人撞在了岩壁上,那亂石直接砸在了我的臉上,而與此同時一隻大手直接抓住我的腰,將我拽了出去。

「溫婉,別以為你幫了我,我就不會跟你搶男人1,冰靈在我的後方大吼起來。

「別廢話1,我短促了這麼一句,艱難的抬起頭對上了銀狐冒著紅光的眼。

銀狐望著我,嘴角仰著詭異的笑容。

「能受得了我一掌卻沒有灰飛煙滅,證明道行不淺1,銀狐似笑非笑,「可是比起我來,你還是差遠了!小姑娘,想要與強對抗,就必須得變的更強!你所謂的交換,卻不是捷徑!該學學我,將他人之力留作己用,才是最快的方法!你不邪惡,就得讓別人對你邪惡1

說著,銀狐眼中有某種光暈在一層一層的盪開,直接鑽進了我的視線,我想要移開眼睛,卻怎麼也移不開。

「溫婉,不能看!不能聽1,冰靈的聲音越來越小的在耳中回蕩,「被迷惑了,就會被控制,她會殺了我們1

「啊哈哈!你覺得,她能抵抗得了我的狐媚之術1,銀狐笑的極度的張狂,「不去控制你,就是故意想讓你這個低等生物看看,她是怎麼心甘情願把自己的修為全部貢獻給我的1

銀狐轉臉望向我,眼睛突然瞪大。「過來,將你自己交給我1

我迷迷糊糊的垂下頭,扇著翅膀不由自主的飛向了銀狐,而後搖搖晃晃的抬起迷離的雙眼望向她。

「乖孩子,來!投入我的懷抱,將你的修為全部給我1,銀狐伸出手將我輕輕的摟在懷裡,「讓下面的那個女人看一看,我的狐媚之術到底有多強1

腦袋無力的靠在銀狐的胸口,我緩緩的抬起了了自己的手。

「乖1,銀狐得意洋洋,「快點,我等不及了1

「好1,我突然揚起唇角,迅速的將手刺進了銀狐的胸口。

銀狐先是身體一僵,而後突然一掌打向我,那掌力將我打出了老遠,而她自己也甩落在地,捂著胸口不停的哆嗦。

「我的心……」,銀狐抬起頭錯愕的望著我。

我穩住身形,淡淡的望了一眼手中的心臟,漫不經心的擦掉溢出嘴角的鮮血。

「痛嗎?1,我手指暗暗使勁,那顆心便開始凝結成冰。

銀狐的臉頓時抽搐了一下,卻在隱忍著痛苦。

「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沒有被我迷惑?1,銀狐捂著胸口,跌跌撞撞的站了起來。「我的狐媚之術,怎麼可能對你無效?1

「難道……」,冰靈支吾了一聲。

未等冰靈說完,一個高大的身影緩緩從天而降,等我看清來人是殤歿,眼淚差一點便奪眶而出。

「你遠我想象中的,還要強1,殤歿目不轉睛的望著我。

而此刻的銀狐,眼中滿是驚恐之色。

「你……你……」,銀狐渾身顫抖,連話都說不全。

對於銀狐的反應,殤歿視若罔聞,目光始終沒有從我的臉上移開。

「我有沒有說過,要用銀狐的皮,給你做一件披風?」,殤歿微微揚唇。

話剛脫口,那銀狐突然尖叫起來,周身燃起了熊熊烈火。而那火甚是怪異,直接將銀狐燒成了原形,卻像是故意避開了皮毛,將那皮毛之內的肉燒的『呲呲』作響。

等銀狐的叫聲消失,那火也跟著消失,而地上便只留下了一張完整的狐皮!一張純白色,在月光之下微微閃光的銀色狐皮。

殤歿用手輕輕撥開我的頭髮,大手一伸,那張狐皮便落進了掌心。

「只有這銀狐之皮,才配得上我的女人1,殤歿直勾勾的盯著我,「回去,穿給我看1

此刻的殤歿,滿眼的冷酷之氣,像是回到了初識,卻又像是更加恨戾了一般。明明近在眼前,我卻覺得他離我越來越遠。

「殤歿……」,我輕喚一聲,「傾城他們……」

未等我說完,殤歿一把將我抵在岩壁之上。

「閉嘴1,殤歿的嘴角揚起一道邪魅的弧度,「讓我吻你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