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百八十七章 救下鮫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七章 救下鮫人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銀狐死了,被殤歿秒殺!

大家,而我的心裡卻隱隱的不安起來。看最快章節就上

現在殤歿的修為,遠遠強過了之前,我猜想進入狐族之後他便是一直隱在我身邊的,可為什麼卻在最後關頭才出現?!

為什麼,殤歿會突然變的那麼強?!就是因為,那幾天不知去向的修鍊嗎?!

太多的問題,凌亂著我的意識,索性不再去想,還好大家都沒有事,而琳琅也沒有死去!

離開祭台,發現唐果已經不在了,而南魈的臉色卻沉重無比。

「婉姐1,南魈將我拽到了一邊,「唐果的事情,我覺得有必要和大家明說1

皺了皺眉,我吐出一口鬱氣。「現在還不是時候,你知我知便好1

南魈聽我這麼說,便輕輕的點了點頭。「我知道了1

話畢,南魈離開,而我去到了另外一個石屋。

進去之後,我看到了老祖,此刻她正盤膝坐在床上,緊閉雙目。

「溫婉姑娘,你來了?」,未等我靠近,老祖便輕聲道。

縱使沒有了眼睛,老祖的耳力還是一樣的好。

「老祖1,我走到老祖的面前蹲下,「謝謝你1

「謝?該謝的是我們1,老祖伸出手摸向我的頭,「是你救了我們族群,讓我們鮫人幸免於難1

「老祖,擄走你們不止靈狐,還有人類1,我起身目不轉睛的望著老祖,「真的只是為了純凈之眸那麼簡單嗎?1

直覺告訴我,事情沒有那麼簡單!釘釘想要得到的是純凈之眸,而人類當真只僅僅是為了魚鱗和膏脂嗎?!

「是,人類遠比這些靈狐還要邪惡1,老祖凝重著臉,「那些人都不是普通人1

聽老祖這麼說,我立馬警惕起來。「老祖何出此言?」

「因為,那些人都會儒道之術1,老祖挺了挺身子,「也就是所謂的驅魔者1

驅魔者?!我,也曾是驅魔者轉世!

提到驅魔者這三個字,一張醜陋的臉突然在我的腦海中閃現,我想到了之前替丁凡做法的道士石磊。

「恩,既然有驅魔者參與,那事情便沒有那麼簡單1,老祖表情陰鬱,「也許,這六界要亂了1

六界,要亂了?!

直到走出去很遠,老祖的話還依稀回蕩在我的腦海之間,我的預感當真沒有錯,將會有更為嚴重的事情在未來發生,也許很慢,也許很快!

眾人決定隔日啟程帶鮫人們一起回去,因為到現在為止,冥界還算一片安全的凈土,那鮫人島暫時是不能待了,免得那些驅魔者會二次突襲。

其實,當初我應該想到,能將潮汐月食提前的,必定不是普通人,而狐族也沒有這樣的本事!只是,這驅魔者擄走鮫人,目的究竟是為何?!

……

月光,像是白霜一樣的灑在地面,而我沐浴其中卻覺得有些冷,就在我忍不住抱緊雙臂的時候,一件毛茸茸的東西披在了我的身上。

拽過一看,居然是那銀狐皮所制的披風,而此刻轉到我前面正為我專心繫著帶子的人正是殤歿。認真的將那帶子系成了一個蝴蝶結之後,殤歿將目光移到了我的臉上。

「現在暖些了嗎?」,殤歿望著我微微揚唇。

「恩1,我輕輕點頭,有些欲言又止。

「想說什麼?」,殤歿的眼神突然冷漠的轉向別處,「直說無妨1

對,我和他之間,該是坦坦蕩蕩、透明乾淨的!

「殤歿,進了狐族之後,你……你一直都在我的身邊對嗎?」,我猶豫了一下,終於還是說出口了。

「恩1,殤歿沉聲,「你想問我,為什麼沒有第一時間出來幫你是嗎?1

「是1,我重重的點頭,「我不明白1

殤歿微微皺眉,終於將寒漠的眸子轉到我的臉上。

「因為,我想讓你成長!我想讓你,縱使沒有我也能活的好好的1,殤歿目不轉睛的望著我,「哪怕成長的這個過程,需要在生與死的邊緣徘徊,我也不得不放任不管!若是一直依賴我,你永遠無法獨立1

這話,直接讓我慌了心神。

「殤歿,什麼叫讓我成長?什麼叫縱使沒有你,我也能活的好好的?」,我一把抓住了殤歿的手,「你的這些話,是在提醒我什麼嗎?1

我不會莫名其妙的慌亂,不會莫名其妙的不安,這些慌亂和不安絕對不是空穴來風!而自從能力強大之後,我的直覺便越發的敏感起來。

「總之,我希望你儘快長大1,殤歿淡淡道。

沒事嗎?!怎麼可能?!這個站在我面前,不願和我視線接矗一定有事瞞著我!

「你是不是想要離開我?」,我怔了許久,突然來了這麼一句。

殤歿微微蹙眉,一把抓住了我的肩膀。「我愛你1

「啊?」,我頓時有些反應不過來。

「我愛你1,殤歿低聲重複。

「所以,這就是你的……理由?」,我使勁的咬住了嘴唇。

殤歿緩緩的吐出一口氣,用大拇指將我的下唇從牙齒中解放出來,而後在上面輕輕落下一吻。

「差不多了1,殤歿輕撫我的臉,「等回去,我會送你一件禮物1

禮物?現在到底是在扯什麼?這男人,現在怎麼總喜歡顧左右而言他?!

「殤歿……」,我低呼一聲,卻被殤歿一把攬進了懷裡。

想要問的,終究沒有問,因為每當我有這個念頭的時候,殤歿總會用吻攪亂我的意識,面對他我根本是無力抵抗的!

可是,等心臟猛的抽痛一下,那痛源源不斷的擴散開來,我下意識的一把推開了殤歿。緊接著迅速的轉過身,不讓殤歿看到我蒼白的臉。

「我想喝些水,幫我取些可好?」,隨便找了一個理由搪塞。

這理由爛透了,可是殤歿似乎沒有起疑,直接轉身消失。

殤歿才消失,那冰靈便瞬間出現,嘴角帶著詭笑。

「拿走我的修為又能怎樣?你還是被我玩弄於股掌之間1,冰靈似笑非笑的望著我,「溫婉,我們兩,誰能活到最後,誰能得到殤歿,還不一定呢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