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百八十八章 對冰靈下殺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八章 對冰靈下殺手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冰靈的話,字字伴著我的心痛,她這是在無形間操控著我那顆被冰封的心。看最快章節就上

但是,我不該示弱,不是嗎?!

皺了皺眉,直接化作花瓣以極速穿過了冰靈的身體,等重新幻化成人落在她的面前時,我漫不經心的看到一縷青色的光鑽進了她的額心之間。

冰靈先是一愣,而後用手指向我。「溫婉,這就是你的伎倆嗎?!剛剛那一下,若不能整死我,便是給我留了機會整死你1

我笑了笑,一把抓住了冰靈的手,緩緩的將那袖子拉開露出了手肘,當一抹綠色映入眼底的時候,冰靈猛的將手給抽回了。

「這是什麼?1,冰靈使勁擦著那條墨綠色的彎曲,連聲音都瞬間變了音調。「溫婉!你對我做了什麼?1

可是,冰靈這樣的舉動,沒有讓綠色消退,卻讓它順著血管進入的更深!

「我在你的身體裡面,留下了一顆樹種1,我輕笑出聲,「而剛剛那綠色便是進入血管的根莖,根莖會順著你的血管和經絡不停的生長,直到……佔據你的全身!這就叫,牽一髮而動全身1

說完我快速的攏了攏手指,那冰靈的臉上瞬間布滿了扭曲的綠色血管,而後她尖叫著抱著頭摔倒在地,不停的抽搐起來。

我想,我是該心狠手辣的!在冰靈還沒有時間利用我的死穴將我置於死地之前,先控制她!儘管看著她滿地打滾慘叫連連,我有那麼幾秒鐘的心軟,可是她疼了,我才不會疼,不是嗎?!

緩了緩神,我伸出手,那冰靈的脖子便落在了我的掌下。

「冰靈,你恨嗎?」,我目不轉睛的望著冰靈。

冰靈憤怒的望著我,呼吸急促。「勝者為王,敗者為寇!我該,我活該!但是,花無百日紅,你不可能一世囂張,等我翻身,必定不會像你那樣心軟1

「可是,現在我模就是曾經你對我做的啊1,我微微揚唇,「就算我的心在你的手裡又能怎樣?你,一定會比我先死1

這話,讓冰靈笑出了聲音,而後湊過臉將嘴巴貼近我的耳朵。

「你不會殺我的1,冰靈壓低聲音,「我敢打賭,你不敢殺我1

冰靈說完這句,重重的推開了我,而後用袖子漫不經心的擦了擦嘴角的血。

「殺死我,你將永遠也找不到你的心,而之後後果不是你可以承擔的1,冰靈似笑非笑,「明智如我,也不會和你魚死網破,因為我還不想死!最重要的是,你不可能也不敢殺我……」

話音未落,冰靈的身體猛的往後一仰,接著便有濃烈的黑氣直接迸發而出,等她身形渙散的倒在地上,我看到了殤歿那張冷漠的臉。

「當斷不斷,是為懦夫1,殤歿望著我,眸子完全的被黑氣布滿。「還想留著她的命,去威脅自己的命?1

對上殤歿恨戾的眼神,我心亂的沒了分寸!他……他當著我的面對冰靈起了殺機,完全沒有手下留情!完全沒有!

冰靈在地上不停的抽搐,身體變的越來越透明,縱使如此她的眼神始終沒有離開過殤歿,那眸中的愛意絲毫沒有減輕!

「我原本有一百種的方式可以殺死她,但是我沒有1,冰靈望著殤歿落淚,「那是因為我愛你!而你,當真對我如此絕情?1

對於冰靈的聲淚俱下,殤歿充耳不聞,卻一把將我拽過去,從背後緊緊的抱住我。

「殺了她1,殤歿突然吻著我的耳朵低沉道。

「我……」

我扼住了,我討厭冰靈是沒錯,但是讓我痛下殺手,現在我根本做不到!

「我說過,面不需要心軟1,殤歿厲聲,「你的心軟,將會給自己帶來殺身之禍!現在,聽我的,殺了她1

殤歿說著,緩緩的抓住我的手臂,將我的手對準了冰靈。

「殤歿……也許不需要這樣1,我突然收回手,轉身望向殤歿。「她愛你1

「那你允許我去愛她嗎?」,殤歿突然緊緊蹙眉,一把捏住我的下巴。「告訴我1

「不1,我果斷搖頭。

「所以,死對於她來說,是最好的解脫1,殤歿眯起了眼睛。

殤歿的眼睛,已然全黑!黑氣繚繞間,布滿了恨戾,那眸子的決絕令我心驚膽顫!

「白子!白子1,我盯著殤歿的眼睛大吼起來。

白子應聲落地,卻遠遠的望著我。「娘親1

「你對他做了什麼?1,我憤怒的望向白子,「你到底做了什麼?1

白子揚唇,微微淺笑。

「打一開始,我便說過,我不會插手!因為,一切命中注定1,白子單手至於身後,表情風輕雲淡。「你不該問我做了什麼,該問殤歿他自己做了什麼1

我狠狠的望了白子一眼,突然轉身一把摟住了殤歿直接吻住了他的唇,當冰從他的唇上迅速的蔓延並且覆蓋全身之後,我幾步跨到了白子的跟前。

「告訴我1,我一把扯住了白子的袖子。

白子的眼神落向一邊,「也許,你該聽殤歿的殺了她1

聽白子這麼說,我順著他的目光望去,驚愕的發現那冰靈正顫顫巍巍的拿出一顆冰心死死的捏在手裡,而另外一隻手正高高舉起石頭。

見此,我忍著痛突然收緊右手。

隨著這個舉動,冰靈丟下我的心直接翻滾在地,那衣服瞬間破裂碎開,裸在外面的皮膚不停的鼓動,像是有無數只小蟲準備破皮而出一般。

冰靈那白皙的皮膚上面布滿了綠色的血管,像是醜陋的蚯蚓在瘋狂的扭曲著、膨脹著,終於掙扎了許久在一聲嘶吼聲中,有無數細小的根須刺破血管,鑽出了皮膚。

那綠色的根須,用最快的速度生長蔓延直接將冰靈緊緊的包裹住,只露出一張因為痛苦而不停抽搐的臉。

之前還被冰封的殤歿,突然漾起了黑氣,直接融了身上的冰,他面無苯了我的跟前,目不轉睛的盯著我。

「現在,殺了她1,殤歿冷聲,「如果你不想留機會讓她殺了我們的孩子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