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百八十九章 懷了孩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九章 懷了孩子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殤歿這話直接讓我驚住了。看最快章節就上

「孩子?」,我小心翼翼的望向殤歿。

殤歿眸中的黑,瞬間消散開來。

「原本準備打算回去再告訴你的1,殤歿將大手撫上我的小腹。

所以,殤歿說回去要送給我的禮物,便是……這個孩子?!

「我們的……孩子?」,我撫上殤歿的手,笑彎了眼睛。

「對,是我們的孩子1,殤歿伸手輕輕揉了揉我的頭髮,而後在上面落下淺淺的一吻。

「這個孽種,活不長的1,已經被根須纏繞成了樹人的冰靈突然大吼,「溫婉,我能忍受你佔有我的男人!不能忍受你懷上他的孩子!我不許!我絕對不會允許1

冰靈撕心裂肺的大吼,試圖掙脫身上的根須,可是那血根須連著血管,硬生生的掙斷之後便會有鮮血飛濺,不僅如此還會有更多的根須重新生長纏繞。

見此,冰靈突然死死的盯住了地上的冰心,那顆冰心突然懸空,朝著冰靈大張的嘴巴飛去,而就在我想要奪回那枚心的時候,一個身影更為快速的撲了過去將心給截住了。

等那身影站定,我看到了黑澤凝重的臉。看最快章節就上

「主子1,黑澤雙手捧心,畢恭畢敬的遞到我的跟前。

殤歿微微皺眉直接接過,而後將那顆心抵在了我的胸口,只是輕輕那麼一按,那心便瞬間消失了,而我空虛的胸口,瞬間有了飽滿的感覺。

我的心,又回來的!

「黑澤,你找死1,冰靈狠狠唾了一口。

殤歿突然寒下了眸子,直接舉起了右掌,而黑澤順勢跪下。

「請主子,留她一命1,黑澤重重的叩頭。

這個局面當真是我沒有預料到的!冰靈是滅了黑澤一族的兇手,為什麼黑澤為她下跪求情?!

「殤歿1,我輕喚一聲,拽住殤歿的手輕輕靠在了他的身上。

我不想殤歿動手殺了冰靈,黑澤一向忠心謹慎,他這麼做一定有他的理由。

「告訴我,為什麼?」,我目不轉睛的望向黑澤。

黑澤起身,直接一拳打在了正在叫囂的冰靈臉上,一下子便讓她暈厥了過去。做完這一切,黑澤的眸子暗淡下來。

「因為,冰靈和雪舞,命懸一線1,黑澤悶聲。看最快章節就上

……

當黑澤說完一切,我有些恍然大悟。

他告訴我,雪舞和冰靈是一條命,一方死另一方必亡!怪不得,冰靈之前那麼忌諱雪舞,因為他們的命是系在一起的!怪不得,冰靈敢確定我不會殺了她,因為她猜到我不忍心傷害雪舞!

「當初你告訴我,若是想除了冰靈你會竭盡全力的意思就是……」,我緊促眉頭,欲言又止。

「就是殺了雪舞1,黑澤低頭嘶啞著聲音,「只要殺了雪舞,冰靈便會一起輪滅1

這話,惹來了殤歿的一記厲目。

「所以,你在表明立場,要與我們為敵?」,殤歿寒聲。

「不1,黑澤抬頭,直視殤歿。「冰靈留著,必是禍患!所以,不得不除!可是,這項工作請由黑澤替主子完成1

說到這裡,黑澤將目光移向我。「主子,給黑澤幾天時間陪伴雪舞!讓黑澤還雪舞的一片深情!之後,黑澤會親手殺了雪舞,讓冰靈永遠消失1

原來,黑澤讓我繞了冰靈的命,是想成全自己!他與雪舞之間,終究沒有因為恨而薄了情!

「等你殺了雪舞之後,又會怎樣?1,我微微皺眉,心中酸了起來。

黑澤和雪舞之間的感情,遠比我們看到的要深,所以他在雪舞離世之後,也許不會苟活!

「情滅便盡忠1,黑澤緩緩的抬頭,眼眶紅了起來。「黑澤將會徹底,死心塌地的跟著主子,以命護主1

蠢蛋!真是蠢蛋!

「好了,我答應你!出去吧1,我徑直揮手。

黑澤愣了一下,轉身消失。

等石屋的空氣冷的快要結霜的時候,我輕輕拽了拽殤歿的衣服。

「老公……」,輕喚了這麼一句,我便摟住了他。「我愛你1

殤歿的身體僵了一下,隨後還是伸出手攬住了我。

「你的心,終究是狠不下來1,殤歿沉聲,「縱使你現在當著我的面答應了黑澤,可是回去之後便會想方設法放他們離開1

殤歿,真的是看透了我!

沒錯!我可以學著去做盡壞事,唯獨不能拆散一對眷侶!因為相愛卻不能相守的痛苦,我能感同身受!

「若我真得變的狠辣無情,便不是你愛的那個我了1,我輕輕皺眉,凝視殤歿。「塵世之事與我何干,我只想和你在一起,什麼都不管,只是相愛就好1

我變強了,強的是身體卻不是心,我的心面對殤歿始終呈現出最真實的軟弱無力!為什麼要我去改變?我只是想要和心愛的人在一起,僅此而已!若是六界諸多煩事,我們離開六界便好!

殤歿望著我,鍍著寒霜的眼眸立刻暖了下來。

「這世間,唯一讓我無可奈何的,就是你1,殤歿緩緩吐出一口氣,「也罷1

殤歿順勢一拉,將我摟在懷裡。「既然你無法做到冷酷無情,那由我來替你殺伐決斷!我會讓那些想要加害你的人,不敢對你有加害之心1

殤歿的話,讓我半知不解,但是心中的不安沒有因此而安歇,可是不管怎麼樣,只要他在我身邊便好!

……

轉眼,便是天明。我們帶著鮫人準備啟程,琳琅替我們準備了馬車,但同時她也背起了行囊。

見我望向自己,琳琅微微有些臉紅。

「銀狐在的時候,我不能離開族群,現在她死了,我自由了1,說到這裡,琳琅望向殤歿。「不知道冥君能否收留琳琅?」

琳琅的意思,是要跟著我們回冥界嗎?可這回冥界只是借口,她只是單純的想要跟著南魈吧?

「想留便留下1,殤歿淡淡道。

「多謝冥君1,琳琅趕緊行禮,餘光飄向南魈。

南魈這馬大哈,顯然沒有意識到琳琅的情誼,倒是心不在焉的東張西望,而傾城突然走了過來。

「為何一直不見唐果?1,傾城粗聲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