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百九十四章 成全黑澤和雪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四章 成全黑澤和雪舞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那狐尾緊緊的裹住我的手腳,勒的緊緊的,讓我的四肢很快的麻痹了起來,而後上面的毛突然間豎起脫落,飄蕩在半空,而後像是銀針一樣突然射向了我。看最快章節就上

每一個毛孔都像是扎進了一根狐毛一般,刺痛順著感官不斷的起伏,直到痛的沒有了知覺。到最後,那狐毛變成了光沒入了皮膚之中。

至此,琳琅的狐尾直接消融不見。

「好了,全部都給你了1,琳琅擦了擦額頭上面的汗水。

其實一直我都留意到,琳琅的尾巴是始終存在的,而現在她的尾巴消失了。

「你的修為,便是狐尾對嗎?」,我輕聲問道。

琳琅點頭,「所有狐女的修為,都是蘊藏在尾巴里的!狐尾在,修為在!不過現在也好,沒有了這四條尾巴,卻覺得跟南魈更近了1

女人,總是會為了男人不顧一切!

伸出手,輕輕的摟住了琳琅。「謝謝你1

「這是交易,有什麼好謝的,各得所需嘛!不過……」,琳琅輕輕的推開我,滿眼的認真。「不過,狐媚之術和煉化之術,都為極陰之力,只適合陰體!否則,必會入邪1

入邪?!和成魔有何區別!我本身就為陰體,不會有任何的差池!

能和琳琅做出這交易,是我看透了南魈,我感覺南魈對琳琅是特別的,不像對傾凌那樣的弔兒郎當,帶著一絲絲戲謔和暖味。看最快章節就上

我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總之我似乎能洞悉他們一般!或許,這是純凈之眸的『副作用』!正如,我跪在殤璃的面前說出一切,下一刻便知道她一定會幫我一樣!

關於純凈之眸,也許我該去找老祖,好好的深討一下。

剛想開口說些什麼,遠遠的看到了黑澤和雪舞,距離很遠,我卻能看得清雪舞臉上的淚痕,但是那含著淚的眸子,卻滿是幸福。

我想,我該替他們做些什麼!黑澤執拗,也許我不明說,真的能在幾日之後殺了雪舞。

「琳琅,稍後再說,我現在有些事1,我拍了拍琳琅的肩膀。

「恩1,琳琅頓了頓,「不過,那樹人怎麼辦!?」

琳琅所指的『樹人』自然就是冰靈,此刻的冰靈被種在了楓樹林之中,完全的被根須包圍住了,現在的她便只是一個有著意識卻不能動彈的『死人』,毫無威脅之力的死人!

「由著她,別讓人靠近1,我沉聲道。看最快章節就上

「恩!也許,我能用她的鬚根,來做些紅木傢具1,琳琅笑了笑,徑直走開了。

那根須和冰靈的身體長在一起了,斷了根須,便等同於斷了冰靈的經絡。反正能長出來,我不會介意有人故意去『破壞樹木』!

幻化身形,落在了黑澤和雪舞的面前,雪舞一驚直接捂住了胸口,而黑澤頓時低下頭來。

「主子1,黑澤悶聲。

「雪舞,你可知三日之後,便是你的死期?」,我面無表情的望著雪舞。

原本以為雪舞會慌張,沒有想到她卻笑了。

「雪舞知道!那個將要親手殺死我的,正是我最愛的男人1,雪舞說到這裡,含情脈脈的望向黑澤。

「既然知道,卻無動於衷嗎?1,我不禁皺眉。

「三天的相愛,低過一生!原本,我們家族欠他的,就該償還1,雪舞揚唇淺笑,「他能給我這個機會,讓我們回到從前,我已經是感激不盡!就算死,也會笑著瞑目1

這番話,直接讓黑澤紅了眼睛。

「我對你的恨,不及我對你的愛!但是,你的存在,威脅了我的主子1,黑澤握緊拳頭,將眼睛移向一邊。「情與忠不能兩全之時,我選忠1

「這就是我愛你的地方1,雪舞伸出手撫上黑澤的臉。

兩個神經病!若是殤歿說出這番話,我必定傷心欲絕!可是,這兩傻蛋,一個是虐待狂,一個是受虐狂,各自享受!

「你們的愛,只用三天的時間,怎夠揮霍?1,我伸出手拭了拭眼角的那滴淚。

聽我這麼說,黑澤和雪舞面面相覷了一下集體望向我。

「主子……」

「好了,別說話1,我打斷了黑澤,認真的蹙緊眉頭。「帶著雪舞走吧!越遠越好!找一個容得下你們的地方,好好的愛下去!冠冕堂皇的話,我不想說,除了白頭到老1

這話,直接讓黑澤暗下了臉色。

「主子,也許你還不太了解冰靈!她心狠手辣無所不用其極,當初能滅了我整個族群!就能用盡手段,奪了您的性命!若是不殺了她,必留後患1,黑澤說到這裡,『噗通』一聲跪下了。「主子,冥君教您不要心軟,莫非您忘記了?1

「我只對值得的人心軟1,我厲目望向黑澤,「我不是在請求你,而是在命令你,!我命令你,帶著雪舞離開!離開這亂世,尋一幽靜之處白頭到老1

提到『白頭到老』幾個字,我的眼淚居然漫上了眼眶,直覺告訴我,我現在的成全是想讓黑澤和雪舞替我和殤歿白頭到老,因為我們到不了……白頭!

呵,我怎麼會胡思亂想這些?!

「溫婉1,雪舞握住我的手,「你的心意,我明白!你不想我死,縱使你想殺了冰靈!可是,我是唯一可以剋制她的砝碼1

「世間千萬條路,都是走出來的!而你,不是唯一的那條1,我對著雪舞淺笑,「你該自私一回,為了自己!不要想別的,好好的和這個男人在一起1

「主子1,黑澤直接站了起來。

「好了,走吧1,我目不轉睛的望向黑澤,「沒有你,我照樣可以保護自己!若是你們一直想要將我護在羽翼之中,我永遠不會長大,永遠危機四伏1

說著,我輕笑出聲。「好了,帶著雪舞走吧!能遇到喜歡的人不容易,彼此喜歡更是難上加難!我想,你該珍惜!若是哪天我真的需要你,一定會召喚你1

說到這裡,我伸出雙掌打向黑澤和雪舞,他們瞬間消失在一扇雪霧迷茫的光門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