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百九十六章 火燒生死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六章 火燒生死簿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那光,極冷,像是霜一樣遮住了我的視線,未等我有所反應便更快速的燙了起來,燙的我角膜生疼。等我漾起寒氣護住雙目的時候,腹部卻突然被一股巨力擊中,猝不及防之的我直接震了出去,衝出好遠才重重的摔在地上。

這麼一摔,直接讓原本只擊中在腹部的疼快速的蔓延開來,我用手撐起身子望向前方,看到了一掌將唐果打開的傾城。

傾城怒氣沖沖,那一下正中唐果的胸口,而後徑直跑向我,直接將我扶了起來。

「夠了嗎?」,我直勾勾的盯住唐果。

剛剛的這一下,算是我還了她之前所有的好,接下來的我絕對不會手軟。

「沒夠1,前方的唐果沒有動口,那聲音卻從我的耳邊傳來。

等我反應過來迅速的轉臉望去,一隻手更快速的直接插進我的胸口,而後用力一握,便有碎冰伴著鮮血從傷口飛濺而出。

痛呼一聲,我直接一掌打了過去,卻撲了個空。等那身形渙散,落在了唐果的面前,晃蕩許久之後才顯出了一個完整的身形。

當生死簿出現在視線中時,我捂著胸口直接摔倒在地。看最快章節就上而唐果舔了舔嘴角的鮮血,笑出了聲音。

「你是比以前聰明了,可是光聰明沒有用1,唐果緩步走向我,「你的修為是精進了不少,對付我綽綽有餘,可是遇到比你道行高的,照樣死路一條1

「死?我從沒想過1,我毫不畏懼的對上唐果的眼睛,「若有人盼著我死,我定會活的更好1

「怕是,你沒有那個機會了1,唐果目露凶光,「還記得我以前和你說過的話嗎?1

我沒有說話,直接幻化身形消失,等唐果驚愕的起身,我突然出現直接一掌打向了她的天靈蓋。那一掌,沒有用力,卻讓唐果瞬間被冰封了,除了那張臉。

見此,生死簿白眉緊皺,突然一個躍起。我以為生死簿會撲向我,卻沒有想到他直接凌駕於空中變成了一本散發著金光的巨書。

憑空起風,直接將巨書給吹開了,而後無數漾著氣流的象形文字隨著紙頁的翻動直接打向我,分明是文字可是靠近之後卻變成了聲音,一種從未聽過、但類似於誦經的聲音,像是尖利的刺一樣沿著我的耳膜進入五臟,而後分泌可以腐蝕意識的物質。

那痛,頓時讓我翻滾在地,痛不欲生。

「將我孫女的冰霜速速解開,否則我立刻叫你灰飛煙滅1,生死簿的聲音在空中響起。

我沒有搭話,而是突然握緊了拳頭,我想要在自己失去控制之前將唐果毀了,但是那聲音詭異的繚繞在耳膜之中,讓我還沒有握緊的拳頭突然直接伸直,而後十根手指突然往後彎曲,直接『嚓』幾聲斷裂出血,那白骨破出了皮膚。

終於忍不住尖叫出口,卻沒想那聲音直接盪起一陣氣浪將巨書給打飛了出去,等巨書落地之後生死簿現出人形捂住了胸口,那臉慘白到了極致。

「你……」,生死簿指著我說了這麼一個字,便吐出血來,那血直接將白須給染紅並且不停的滴落。

「爺爺1,唐果驚叫一聲,卻只能扭動頭部無法掙扎。

我捂住嘴巴,硬生生的將血咽了下去,而後緩步走到了唐果的面前。

「原本,我不想殺你1,我歪著頭,輕聲道。

「現在,他們兩個都得死1,殤歿的聲音,突然近在咫尺。

轉臉望去,殤歿正立於生死簿的身後,周身散發著懾人的黑氣。頓時,我心慌起來!殤歿不能動怒,這樣只會加速焱魔之力的反噬,而此刻殤歿眼中的黑正在快速的擴散。

殤歿望向我,微微皺眉,而後將冷冽的目光直接投向了生死簿。這麼一眼,生死簿的身上突然燃起了熊熊烈火,燒的他慘叫一聲直接摔倒在地。

「爺爺1,唐果大吼,「爺爺,爺爺快起來!快起來滅火1

「滅火?1,白子突然出現,「地獄之火,無法熄滅!難道你不知道嗎?1

地獄之火!地獄之火?!

看著白子似笑非笑的臉,我掙扎著想要走過去,卻一個不穩直接摔向地面,可是殤歿卻更快一步的將我抱住,目不轉睛的望著我。

「唐果,快走1,生死簿叫了這麼一聲,突然一把扯掉了自己的鬍鬚。

那鬍鬚,變成長形的白霧直接裹住了唐果,硬生生的將她身上的冰勒碎,而後直接將唐果甩飛了出去。那速度極快,快到像光,等我反應過來唐果已經消失不見了。

而這個時候,白子突然伸出手,那渾身燃著火焰的生死簿便直接衝到離我一米遠的地方停住了。他滿臉的痛苦,不停的掙扎,雖然那地獄之火沒有燒出一點的痕,那痛苦卻是實實在在存在的!

殤歿從背後抱住我,而後握住我關節斷裂的兩隻手輕輕一捏,便有小撮的火焰在斷骨之間燃燒,燒的『呲呲』作響,卻不痛不癢。

我眼睜睜的看著那火將斷根黏在一起,最後將破損的傷口也瞬間癒合了。

做完這一切,殤歿將嘴巴貼上我的耳朵。「用煉化之術,拿走他的修為1

這話,讓我心頭一驚。

殤歿,他知道我擁有了狐族的煉化之術?!

見我不語,殤歿將手指向被定在半空不停掙扎的生死簿。

「乖1,殤歿在我的鬢角落下一吻,「將他的修為,據為己用1

縱使沒有對上殤歿的眼睛,可是我卻清晰的感覺到了他懾人的煞氣,那陰冷無情的口氣像是死神更像是惡魔!

看著痛苦的已經變了腔調的生死簿,我有些於心不忍,而這個時候殤歿繞到了我前面,目不轉睛的望著我。

「由著他萬年的修為被地獄之火所噬,倒不如留給自己1,殤歿輕撫我的臉,黑色的瞳孔忽大忽校「女人,你說呢?」

是!對於一個剛剛還想置我於死地的人,我不該心軟!

想到這裡,我突然張開雙臂,一股紫色的氣流直衝生死簿,鑽進了他的身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