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百九十九章 焱魔之力起死回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九章 焱魔之力起死回生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當一個六頭藤蔓鑽出泥土的時候,那帶著利刺長的像是黃瓜一樣的觸鬚順著樹榦往上爬去,等爬到了冰靈的跟前,那黃瓜頭突然張開成為六瓣,每一瓣都露出了厚厚白色的晶狀物,發出詭異低吼的同時,那晶狀物噴在了冰靈的臉上。

觸到傷口的一瞬間,冰靈撕心裂肺的慘叫起來,直接讓楓葉紛紛落下。

「停下!停下1,冰靈痛苦的吼叫。

「這是鹽粉花,花蕊裡面全部都是鹽1,花漫天笑出了聲音,「撒在傷口上,真是酸爽無比!相信我,六界花草之多,數不勝數,絕對有那麼幾款適合你,專門用來……折磨你1

若是平時,我定覺得花漫天這話有些狠毒,可是現在我覺得她說的還不夠絕!

「收起你的鋒芒,縱使有我也能將你磨平!若你是不想死,那就得想辦法讓我活的更久1,說到這裡,我用手遮住了冰冷的臉。「希望下一次我來的時候,你的態度會好一點1

說完,我徑直收回手,而冰靈的臉上已然被花瓣鋪滿,等我輕輕轉身揮袖的瞬間,那花瓣被風吹散,冰靈的臉恢復如初。

見好就收,這是溫芩曾經教我的,關鍵是我現在還需要冰靈替我做事。看最快章節就上

既然,我的心是被她冰封的,她應該有可解之法,既然我的血不能再濫用,我以後必須小心行事,不管冰靈的這番話是真是假。

出了楓林之後,我和花漫天尋一僻靜之處停下,我望著她一言不發。似乎被我望的有些不自在,花漫天輕聲咳嗽了幾下。

「有話不妨直說1,花漫天認真的望著我。

「殤歿藉助了焱魔之力強大自己1,我淡淡道。

話畢,花漫天當即變了臉色,好半天才恢復過來。

「這麼說,離焱魔復甦的日子……不遠了1,花漫天的表情極度的平淡。

我真的搞不清楚,既然這麼愛白子,為什麼在面對白子即將死亡的事實面前,花漫天能如此的淡定!

「漫天,你到底愛不愛白子?」,我急切的問道。

花漫天苦笑,濕著眼眶望著我。「怎能不愛,能用命去愛的那種1

「既然能搭命去愛,又為什麼忍心見他赴死?」,我一把抓住了花漫天的手,「你到底在想什麼?1

「我那是認命1,花漫天輕顫著聲音,「他的存在就是為了復活焱魔,那是他的責任!阻止不了,何必阻止?1

「好!好!若是白子死了,你會怎樣?1,我鬆開花漫天手。

「緊隨其後1,花漫天想都不想便直接回答。

呵,真是個蠢女人!

「橫豎都是死,為什麼不賭一回?1,我沉下聲音,「賭贏了,皆大歡喜!賭輸了,生死相隨1

聽我這麼說,花漫天迷茫的眼睛突然閃過一絲光,可是很快便暗淡了下來。

「溫婉,我們鬥不過焱魔!縱使可以,白子也不會允許這麼做1,花漫天說到這裡,眼角滑下一滴淚。「若是他知道我阻止焱魔復生,一定會討厭我1

「請問,他現在喜歡你嗎?」,我緊接問道。

花漫天錯愕了一下,而後緩緩搖頭。

「既然如此,有何區別?」,我抓住花漫天的肩膀,強迫她望著我。「讓他活著恨你,還是死著想念,你自己選擇1

「溫婉……」,花漫天欲言又止。

「先別給我答案,我可以等!但是請你記住,拖的越久他們便越危險1,我望著花漫天目不轉睛,「因為焱魔之力已經開始反噬殤歿了!我不知道,我們還能不能等那麼久1

花漫天是愛白子的,但是愛的卑微沒有主見,她想要成全白子的責任,與此同時卻是更加的捨不得,沒有一個女人能忍心看著心愛的男人死去!

都一心想著殉情了,連死都不怕啊,還怕和命運抗爭嗎?!

轉身準備離開,卻在沒有跨出幾步之後被花漫天叫住了。

「溫婉1,花漫天喚了我一聲便徑直繞到了我的面前。

「自打你救了白子,我的命便是你的!生死,已置度外!何況,這一次你想要逆轉的命運也包括白子的!所以……」,花漫天望著我微笑,「我願意與你逆天而行1

「好1,我咬了咬唇,差一點便落淚了。

……

經歷了屢次的背叛和欺騙,我不知道自己該相信誰又不該相信誰,對任何人保留的警惕或許有些不該,但是這是自我的防禦本能。

想要不被傷害,就得小心謹慎、步步為營!

回到孤島,在海邊發現了正在嬉戲的鮫人們,月寒難得笑的如此燦爛,和肥蟬在海里盡情的暢遊,經歷的那麼一次磨難,她們當真摒棄了所有的歧視和成見,真真正正的成為了一族親的家人。

「大姐大,一起來啊1,肥蟬發現了我,遠遠的對我招手。

我搖搖頭,算是給了回應。

這個時候,我當真沒有心情和她們一同玩耍,因為焱魔一事,迫在眉睫。

緩緩的吐出一口氣,正欲離去,卻在轉身的一瞬間看到了……老祖。

按上了魚眼的老祖,看上去雖然有些怪異的,可是好歹恢復了光明。

「老祖1,我笑了笑,點頭行禮。

老祖皺巴巴的臉上帶著風輕雲淡的笑,而後伸出手。

「姑娘有心事,可否和我走一走、說一說?」,老祖目不轉睛的望著我。

想來,我眉眼間是堆滿了愁,這才讓老祖看出的。雖然,現在的我不想耽誤一點的時間,可是畢竟老祖是長者,給了我鮫人族的技能和……純凈之眸。

如果我的猜測沒有錯,純凈之眸該是在我身上。

點點頭,跟著老祖來到林間,到一顆高大的椰樹之下,我扶著老祖坐下。

「姑娘為焱魔一事苦惱?」,老祖突然望向我。

愣了一下,我卻不知該如何作答。

「其實,姑娘不必隱瞞!早在你們為鮫人族按上魚眼的時候,我便猜到大概1,老祖認真的望向我,「這世間只有焱魔之力,才能起死回生了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