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三百章 尋找胎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章 尋找胎盤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焱魔之力,可以……起死回生?」,我直勾勾的望著老祖。看最快章節就上

「是,但那只有焱魔自己可以做到1,老祖皺眉,「至於那些魚眼,是普通的魚眼,脫離了本體就是死物不會有任何作用,所以怎麼能讓我們重見光明呢?唯一的解釋便是,有人在上面渡了一層焱魔之力!而可以動用焱魔之力的,除了被封印的焱魔,便是黑白二子1

「怎麼,你知道……誰是黑白二子嗎?」,我詫異道。

這個該算是一個個秘密,而月寒是之後跟著我離開鮫人島嶼來到冥界之後才隱約知道一些皮毛的。

「你還記得,純凈之眸是一直藏在月寒的眼中嗎?」,老祖目不轉睛的盯著我。

當然記得,之前我還不知道,直到老祖親自取出我才知曉。

「恩1,我輕輕點頭。

「月寒之前有沒有和你說過什麼話?」,老祖微微一笑。

「月寒曾經說過,她……看不透我1,我老實作答。

隱約記得,當時她和我說這話的時候,我有些莫名其妙,現在一想該是那純凈之眸的緣故,因為純凈之眸能看見六界的本質。

「恩1,老祖眯著眼睛望向別處,「純凈之眸能看透世間的本質,可是月寒卻看不透你!也許現在的你,並不是真正的你1

什麼叫現在的我並不是我?這句話,為什麼好像飽含深意一般?!

「老祖,可否明示?」,我趕緊道。

老祖搖頭,「我只是把自己依稀知道的,都說了!其他的,不記得了1

這話,讓我有些暗淡,總覺得老祖說這些,無疑是隔靴撓癢。原本,我以為能探到有用的線索!不過,焱魔能起死回生這一點,倒算是有所收穫。

「老祖,純凈之眸是鮫人族的寶物,為何給我?」,我想都沒想,便直言不諱。

老祖先是面無表情,後來笑了,皺紋擠在了一起。

「你知道?」,老祖挑眉。

「除了純凈之眸,還有什麼能無視銀狐的狐媚之術?」,我認真的望著老祖。

「是1,老祖悶聲。

「為什麼?」,我皺緊眉頭。

若是因為我救了鮫人族之後給我,那能當成酬謝!可是,這東西卻是在營救鮫人之前得到的!除非這老祖,未卜先知!若是有未卜先知的本事,那麼鮫人族也不會遭受大禍。

「物歸原主而已1,老祖緩緩閉眼。

又是物歸原主!之前月寒跟著我,是物歸原主!現在純凈之眸給了我,也是物歸原主!這老祖,總是藏著掖著,不肯痛快的說完。

心情,頓時燥熱了起來,無比的煩躁。想著怎麼找借口離開,與老祖再說下去恐怕也是耽誤時間。

「人之初性本善1,突然,老祖睜開眼,莫名其妙的來了這麼一句。

我愣了愣,終於還是將注意力轉移到了老祖的身上。

「姑娘,你知道這話的含義嗎?」,老祖認真望著我。

「恩1,我悶哼了一聲。

「所以,想要暫時克制焱魔之力,需要最原始的善性之物,你……懂嗎?」,老祖微笑。

聞言,我擰緊了眉頭。

所謂的做原始的善性之物,是什麼?!這和人之初性本善有什麼關聯?!那句話的意思,每個孩子出生的時候都是本性為善,都……

突然,我恍然大悟。

「老祖,你說的是……胎盤?」,我突然一個激靈跳了起來。

嬰兒在母體中被胎盤保護,由胎盤吸收營養,所謂原始的善性之物,大概就是……胎盤吧?!

老祖望著我,緩緩的點頭。「正是,胎盤也叫胞衣,隔絕惡念之物!所以,也能暫時屏蔽焱魔之力1

胎盤!胎盤!可是,殤璃產下殤歿那麼久,胎盤早該不在了啊!那麼,我要去哪裡尋找?!

明明是柳暗花明,卻不是一村,而是死路!

「姑娘,未曾尋找便已放棄了嗎?」,老祖突然用粗糙的手撫上我的手背,「對於一個母親來說,有關於孩子的一切一切,都是稀世之寶1

老祖這話,突然讓我腦中一亮。

「老祖,謝謝你1,我摟住老祖飛快的在她的臉上親了一口,「謝謝你1

說完,不等老祖答話,直接轉身就跑。

殤璃那麼愛殤歿,自然是有關於殤歿之物,哪怕是一針一線都保留著的,也許那胎盤也留到了現在。不去找,怎麼知道找不到?!

縱身飛去殤璃住處,帶著淡淡一路的花香,許是心情好了,所經之處便有白花齊放。落在庭院之中,卻沒有看到殤璃的身影,便急忙進去尋找。

果真在房間的門口,看到了正欲出來的殤璃。

殤璃看到我,第一次不是厭惡而是慌張的表情,她走過來一把抓住我的手。

「我找不到方法!不知道該怎麼辦1,殤璃紅了眼眶,「他叫我找最原始的善性之物,可是……可是我不知道是什麼!我不敢去問別人,其他人都是閻魎一黨,必定會告知閻魎,而閻魎不會讓我們阻止焱魔復甦的1

剛剛殤璃也提到了……原始的善性之物?!

「等一等!誰告訴你的?不過,無所謂了!我知道善性之物是什麼1,我目不轉睛的望著殤璃,「只是有沒有,便看你了1

聽我這麼說,殤璃臉上的愁雲立馬散開,而後一把抓住我的肩膀。

「什麼?到底是什麼?1,殤璃迫不及待道。

「是胎盤!是你孕育殤歿的胎盤1,我急促的說到這裡,停下來緩了緩接著道。「胎盤,你還留著嗎?」

「胎盤!?」,殤璃喃喃自語,而後突然變了臉色。

「怎麼了?」,我頓覺不安。

「胎盤,我在殤兒生下之後,一直留著!可是……」,殤璃欲言又止。

「能一次性說完嗎?現在事態緊急,不是賣關子的時候1,我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有些急躁道。

「胎盤,我一直收藏著!可是……」,殤璃突然皺著眉頭望向我,「在殤兒六歲那年,便被閻魎要去了,至今未曾歸還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