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三百零一章 割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一章 割喉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閻魎?!他居然拿走了胎盤?!想來,定時預料到有今天才有此舉動!

見我不語,殤璃有些急了。「我去找閻魎討回來1

見殤璃甩袖便走,我伸手一把拉祝

「你覺得,你能要得到嗎?」,我微微皺眉。

「為什麼不能?」,殤璃有些沉不住氣了,「現在殤歿是冥君,是冥界的主宰!那閻魎老兒,已經是過去式了1

聽了這話,我突然意識到什麼叫『關心則亂』。

對,現在殤歿是冥君沒錯,可是一直以來殤歿只頂著這個頭銜,根本無心實權!縱使閻魎表面上順從,可怎麼能確保他肯交出胎盤,又怎麼能確保交出的胎盤是真是假?!

我想要,萬無一失!

「你先告訴我,怎麼能辨別真假胎盤?」,我冷靜的望向殤璃。

殤璃愣了愣,直接轉身回房,等再折返回來的時候,手裡拿著一把剪刀。直接打開明晃晃的剪刀,硬生生的剪下了一根手指。

當血湧出來的時候,我驚愕的一把抓祝

「你這是做什麼?」,從衣服上扯下一條布,趕緊將那傷口給裹祝

但是,殤璃未等我包紮完,便將斷指遞到了我的面前。

「都是我身上的肉,彼此之間會有感應1,殤璃目不轉睛的望著我。

所以,殤璃是打算用自己的指頭勾出胎盤?!

「一切交給我,你什麼都不用管1,我拍了拍殤璃,轉身離去。

……

行色匆匆,心事重重。

狼族一戰,已經迫在眉睫,而我想要在這之前找到胎盤壓住殤璃體內的焱魔之力,其他事之後再做打算。

去往後宮,沒有經過正門,而是幻化身影直接進入了閻魎的殿內,剛隱著身形進去便聞到了一股濃烈的酒味,穿牆而入,我看到雲裳正試圖扶起醉眼朦朧的閻魎。

可是,拿著酒壺的閻魎顯然很暴躁,直接推開了雲裳,該是力道太大,那雲裳一個趔趄直接裝上了桌角,頭上的血直接涌了出來。

伴著血的同時,還有眼淚。

「陛下,酒不是好東西1,雲裳默默起身,大著膽子直接奪過閻魎手中的酒壺。

這個舉動,讓閻魎怒了,他揮手就是一巴掌,直接將雲裳的臉上打出了四道紅櫻看最快章節就上

「怎麼?我才成了過期的冥君,你就想造反了?」,閻魎惡狠狠的瞪著雲裳,「你算什麼東西?1

「雲裳是東西,但是個好東西!是個不管夫君怎麼厭惡都不離不棄的東西1,雲裳輕輕撫臉,顯得極其的平靜。「不像別人,魚目混珠1

雲裳這話,我幾乎是秒懂,她口中所謂的別人該是溫芩,而所謂的『魚目混珠』便是我這個假公主的身份。她,居然也知道?莫非,是從閻魎的口中探得的?

閻魎因為這句話而暴怒起來,直接掐住雲裳的脖子將她按倒在桌子上,那桌上的碟子碗筷直接被推落一地,砸的嘩嘩作響。

「你覺得,你有什麼資格說?」,閻魎目露凶光,兩隻手死死的掐住雲裳的脖子。

雲裳漲紅了一張臉,卻不反抗,只是笑著盯住閻魎的眼睛。

「陛下,縱使今天掐死……雲裳,雲裳……雲裳也要說1,雲裳的聲音斷斷續續,「那溫芩懷的,不是陛下的骨肉,陛下怎麼能忍受?怎麼……能忍受這頭頂戴的那麼大一頂綠帽子?!陛下,當真是老眼昏花,不分是非黑白了嗎?1

這話深深的刺激到了閻魎,他直接將雲裳推倒在地,而後拿起一塊瓷盤的碎片狠狠的劃上她的臉,等划的面目全非之後,他竟然大吼一聲,直接割斷了雲裳的喉嚨。

那血和粉紅色的氣泡,直接從那斷開的氣管中涌了出來,雲裳張開嘴巴發出『啊隘的聲音,卻不能再多說一個字。

隱在暗處的我,驚愕無比!我沒有想到,閻魎能對陪伴自己多年的女人下這樣的毒手。

「孩子是不是我的不重要,重要的生那個孩子的女人是誰1,閻魎死死掐住雲裳的臉,「從一開始我便知道她不是我的孩子,可是那又怎樣?只要她能給我帶來利益,是不是我的又有什麼關係?」

「陛……」,雲裳用沾滿了血的手抓住閻魎的衣服,眼睛瞪的滾圓。

「我閻魎這輩子最看重的只有兩樣東西,一就算權利,二就是溫芩!而你,只是個垃圾1,閻魎說到這裡,陰笑出聲。「如果溫芩遊歷回來發現你和雲霓都『失蹤』了,一定會……很開心1

這句話,讓我驚愕住了!

我的腦子,在飛速的轉動著!到底,當初殺死雲霓的是溫芩還是閻魎?!我以為是溫芩殺了雲霓,可是雲霓給我看的記憶裡面沒有關鍵的這一段,而現在閻魎明明就是知道雲霓死亡的事實,他只是故意裝作無知罷了!

這個閻魎,遠比我想象中的還要老奸巨猾!

閻魎的話,讓已經氣若遊絲的雲裳不停的搖頭,眼中昔日的愛意全部被恨所代替。

「你弄髒我的衣服了1,閻魎詭笑著扯開了雲裳的手。

緊接著,閻魎直接抓起雲裳,跑向了空中,那雲裳沒有落地卻掉進一個結界之中消失不見。之後,閻魎歪歪倒倒喝完壺中最後一滴酒,直挺挺的倒在了床榻之上。

見此,我猶豫了一下,直接鑽進了那個慢慢縮小的結界之中。

等我穿過結界,發現自己置身在一片河流之中,河流平穩,兩端伸向遠方。而在河岸的兩邊長滿了白色的五瓣花,花蕊為黑色,那黑白相間之下閃著微微清冷的光,無風搖擺,桀驁生姿。

幾乎是同一時間,我的意識便告訴我,這些就是彼岸花。所以,被彼岸花簇擁的這條河,應該便是忘川河!

由不得我多想,趕緊四處尋找雲裳,終於在河流的不遠處,看到了飄在河面上面的雲裳,此刻的她一動不動,似乎已經沒有了生氣。

不敢多想,我微微皺眉,腳底突然生出白色的浪花托住我的雙腳,而後帶著我迅速的滑向雲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