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三百零二章 荷葉里的爛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二章 荷葉里的爛肉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直到接近,我才發下雲裳是面朝下的浸在河水裡面,周圍的血已經被稀釋的幾乎沒有了什麼顏色。看最快章節就上

直接伸手一吸,那雲裳便一個翻滾跟著從水裡脫離,而後躍到半空再砸向河岸,可是快要重重落地的時候,被密密麻麻的彼岸花簇擁著接住,最後緩慢的放平在地。

落地之後,看著雲裳幾乎已經完全透明的身體,我揚起漫天的花瓣將她整個遮住,便見那花瓣溶進雲裳的皮膚,讓那透明逐漸的成型。

緊接著,拈起一片花瓣,搓成一道光攝進了雲裳的口中,最後化作七道煙霧從七孔鑽出。

生死簿的修為,被我吸走了!而如今,我利用他的修為結合了自己本身的力量替雲裳還魂,在她沒有死透之前。也幸虧,我快了一步,要是稍稍慢一點,雲裳便必死無疑!

不該救這個女人嗎?不,該救!

當她望著閻魎的眼神沒有了愛,而全部只剩下恨的時候,我知道若是我救了她,她將來便會是對付閻魎的一大利器!因為恨透了,才能不擇手段!

大概十多分鐘的時間,雲裳突然睜開眼睛,張大嘴巴大口大口的呼吸,而我徑直走過去,摘下一朵彼岸花碾碎成汁,抹在了雲裳斷裂的氣管上。

那花汁粘膩,直接將兩截氣管粘合在了一起。

雲裳先是急喘,等透明的臉恢復了蒼白,這才將目光轉向我。

「沒有想到1,雲裳沙啞了一句。

「沒有想到什麼?」,我手指輕輕一抹,一根冰針便出現在眼前。

扯下一根頭髮,穿過冰針,便漫不經心的替雲裳縫合起了脖子上面的傷口來。

「沒有想到,是你救了我1,雲裳別過那張面目全非的臉,眼中現出絕望。

「呵……」,我輕笑出聲,卻沒有作答。

雲裳緩緩轉過頭,目空一切的望向天空。「你看到了?」

「恩1,我點點頭,將頭髮打結,而後輕輕扯斷。

「所以,你是白救了1,雲裳苦笑,「既然閻魎會對我下殺手,便不可能讓我活著1

「是啊,多可笑1,甩掉冰針,我起身望向遠處。「姐妹兩個都是痴心不悔,可痴心不悔的結局都是被情所殺1

說到這裡,我轉身盯住雲裳。看最快章節就上「你們,好蠢!兩姐妹鬥了那麼久,最終都毀在了同一個人的手裡1

這話,當即讓雲裳變了臉色。

「若不是親耳所聞,我永遠不會相信1,雲裳咬牙切齒,「我和雲霓跟了他近萬年!他居然不顧情誼,下此狠手!呵,雲霓是我姐姐!只有我,才能殺她1

「現在看清,還不算晚1,我揚唇微笑,「救你,就是給你這個機會!好好的把你們姐妹兩的債,討回來!不過……」

說到這裡,我俯臉望向雲裳。「你若是對閻魎余情未了,我會親自將你送回去1

我的話,讓雲裳自嘲的笑了起來。

「余情未了?」,雲裳眯著眼,紅了眼眶。「不管有多少的情,都在剛剛被他親手割斷了!我一個人的債不算債,可是連同雲霓的,便是血海深仇了1

雲裳眼中恨毫不掩飾,也根本做不了假,而我等的就是這一句。

「也許,我們會是很好的同盟1,我目不轉睛的望向雲裳。

雲裳微微皺眉,眼中現出冷漠。「報復閻魎,純屬因為恨,不是因為你救了我1

「無所謂,這個原因足夠了1,我漫不經心的捋了捋袖子,「剩下的,便是你重新回去接近閻魎1

聽我這麼說,雲妃滿臉的愁雲。「我這副臉,毀了!縱使不毀,我也是回不去的!閻魎,不會放過我1

「自然,我會讓你名正言順的回去!只是,這戲能不能演好,就看你了1,我望著雲裳,狡黠的眨了眨眼睛。

……

事情,正朝著好的方向發展。

在溫芩的肉身炸成肉泥之後,我便將那肉泥收集,帶回隱蔽之處收藏起來。當時我想,該是能派上用場的,如今真的有用了。

當我將雲裳帶回殤璃住處的時候,顯然殤璃根本沒有認出這個面目全非的女人到底是誰,等我說清楚她的身份,那殤璃先是錯愕,而後失聲大笑。

「啊哈哈!早就告訴過某人,閻魎是薄情寡義之徒,可是某人非是不聽呢!現在……可好了1,殤璃的話,帶著濃重的嘲諷。

原本,我以為雲裳會生氣,可是她出人意料的平靜。

「有什麼難聽的話,儘管說便好!因為,我會把所有的羞辱,全部都算在閻魎的頭上1,雲裳不緩不急道。

這話,反倒讓殤璃停止了發笑,殤璃詫異的望了我一眼,便將目光移向了別處。

見兩人都不說話像是各懷心思,我徑直走到了他們的中間。

「恨也好,惱也罷!但是,請你記住如今我們是一條船!不管怎麼鬧,只要別翻船就好1,我輕聲說道。

聽我這麼說,殤璃轉身面對我。「溫婉,她被閻魎所害,閻魎是容不得她的1

呵,想來很多人都十分了解閻魎的品性,知道雲裳回去的下常

「換一個身份,換一個閻魎不會排斥、而絕對接納的身份1,我淺笑道。

這番話,讓雲裳和殤璃面面相覷。

「這個世界上,唯一能讓閻魎不顧一切珍惜的人便是……」,雲裳說到這裡,便扼住了,眼中的恨越發的濃郁。

「沒錯,溫芩1,我點點頭。

揚手之間,那桌上便現出一個被荷葉包裹的團狀物,散發著淡淡的腥氣。

「這是……」,殤璃皺眉。

快步走過去,殤璃直接扯開了荷葉,等一層又一層的荷葉被掀開之後,一團褐色的爛肉便出現在眼前。雲裳愣了一下,而殤璃直接伸出手挑出一點放在鼻尖上聞了聞。

「這是……皮肉1,殤璃終於將手放下。

「對,是皮肉!是溫芩的皮肉1,我輕笑出聲,轉臉望向雲裳。「若是你以溫芩的身份回去,你猜那閻魎會不會對你……再起殺機?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