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三百零三章 重塑溫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三章 重塑溫芩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你這是準備……以溫芩的皮肉將雲裳重塑?」,殤璃緊皺眉頭。

「是1,我悶聲道。

我要用我的血,替雲裳重塑皮肉,自然那量我會掌控好,不會讓自己失血太多!而殤璃不知道我的心失去一事,自然也不會加以阻撓。

「將你的皮肉削盡重新塑上,過程怕是極其的痛苦1,我認真的望向雲裳,「只怕你,承受不了1

我的話,讓雲裳笑了起來。

「都啊死過一次的人了,還有什麼值得害怕的?」,雲裳說著,眼神冷了下來。「現在我所承受的痛,將來是要千倍百倍的還給閻魎的1

「好1,我笑了笑,望向殤璃。「你幫我一起,替她重塑1

有了溫芩的皮肉,一切好辦,原本我便是可以枯骨生肌的!現在,有了現成的皮肉,便不會消耗太多的血量。

說干就干!

剝下皮肉的過程很痛苦,縱使我只是在旁邊看著,儘管已經用花粉給予了雲裳一定的麻痹,可是她還是忍不住的渾身顫抖,那血和汗混成一片。

但是,雲裳始終一聲不吭,在數度昏厥之後我們終於將她全身的肉給剔乾淨了。

將溫芩的爛肉取來,割開手腕讓血滴下,像是和稀泥一樣將那肉弄到粘膩,最後一點一點的鋪在了雲裳的臉上。

殤璃塑造身體,而我專心致志的重塑面部。

對於溫芩,我是看著她的那張臉長大的,歷經了幾生幾世,所以沒有人比我更清楚這張臉的特質!不,該說我是除了閻魎之外,最了解她特徵的人。

所以,巧手拈來,很快便將溫芩的臉給捏了出來,縱使沒有臉皮,也能看出了溫芩的模樣。而這個時候,殤璃也已經完工了。

我微微有些頭暈,卻忍住了,這點難受當真不算是什麼。那殤璃,倒是一頭的汗,想必剛剛製作起來,也是投入了精力。

「好了,這皮膚……」,殤璃望向全身紅彤彤的雲裳。

「以花造膚1,說完,我轉身走到一邊。

轉身的瞬間,屋內有無數片粉色的花瓣飛舞,洋洋洒洒的落在了雲裳的身上。不止是正面,那花瓣托著雲裳翻身,將所有新造的肌肉完全的覆蓋住了。

那花瓣,結著一層寒霜,那冰涼之氣能稍稍緩解那疼痛。看最快章節就上

等花瓣融化滲透進入那肉中之後,雲裳的身體像是包裹住了一層保鮮膜,只能依稀看到她的輪廓和四肢。

「等自動脫落,便好了!勞煩夫人,幫忙看著1,我對殤璃行禮。

殤璃愣了愣,「但願,雲裳能幫我們拿到胎盤1

「不1,我對著殤璃淺笑,「應該說,但願『溫芩』能幫我們拿到胎盤1

……

回到住處,我便徑直躺下,全身陷入慵懶的狀態。這樣的感覺像是喝醉了酒,更像是踩在了雲端。我想睡,卻不能安寢,因為心中鬱結之事太多。

眯了眯眼睛,我用最放鬆的姿勢伸了個懶腰,便順著床榻輕輕的翻滾起來,幻想自己是條被浪拍上海岸的魚,展開渾身的細胞去接受最清新的氧氣、適應沒有水的生存。

正轉的有些暈乎之際,我的上方突然出現一張英俊的臉,那臉完美無瑕,每一道弧度都像是上天的點睛之作。

「我不在,你便如此的歡脫?」,殤歿目不轉睛的望著我。

我笑眯了眼睛,直接伸出手勾住了殤歿的脖子,而後將唇送了上去。

一吻,淺顯甜蜜,足夠讓心湖盪起源源不斷的漣漪。

「突然……好想你1,這句暖味的話不受控制的脫口而出。

「所以,以前是不想?」,殤歿挑眉。

「不,是今天特別想1,我揚了揚唇角。

突然瞬間消失,再出現的時候直接將殤歿壓在了塌上,凌駕於他的腰間,像是一個女王般的高高在上。

「你這是在對我……邀約嗎?」,殤歿眯起眼睛,眸中有濃郁的光微微的散開。

「是!我要你1,我迷離著眼神,徑直扯開了殤歿的戰甲。

……

當做末日來臨那般,竭盡全力的去愛!這樣,才愛的徹底、愛的刻骨!

我從沒有想過,自己會那樣的主動,聲音、眼神、姿勢無一不透著魅惑,不屬於我骨子裡面的那種狐媚!盡情的駕馭、盡情的享受這個過程,完全的肆無忌憚!

可是,風平浪靜之後,我卻隱約覺得不對勁!因為,我的內心根本放不開,也沒有勇氣這樣的豪放!但是就在剛剛,能做的不能做的,都做了!

整個人冷靜下來之後,便羞愧的無地自容!

那狐媚之術,當真在我的身體裡面起了作用?!若是面對愛人,極盡狐媚是情趣,我不希望這樣的風情在其他人面前流露。

殤歿抱著我,大手輕輕的放在我的腹上,終於我們的溫度一樣的冰冷,不再是一冷一熱的極端!這樣,我覺得自己和他終屬一類,靠的更近。

「女人……」

聽殤歿囈語般的輕喚一聲,我轉過身去,卻看到了他沉睡的臉,而我不禁的揚起嘴角。原來讓一個男人精疲力盡的辦法,不止用花粉迷醉這一條而已!

望著殤歿完美無瑕的臉,調皮的用手指撥了撥他捲曲的睫毛,見他眨動了幾下,便落下一吻。

起身,塌上的帘子自動合上,而我裸著身子張開雙臂,便有紫色的花瓣突然憑空而出,順著我的身體旋繞化開,最終變成了一身合體的紫衣。

出了門,望向陽光,覺得自己被暖籠罩著,剛開始還挺舒服,但是到了後來便有些燥熱了。

微微皺眉,身上的衣服突然變厚加絨,當那白色的狐皮披風從肩頭散開的時候,我抓住一角便是輕輕的一抖。這麼一抖,有雪花從披風中漾出,接著漫天飄起了聖潔的白雪。

昂頭望著那片白茫不躲不避,任由那片片雪花綻在我的發上、臉上、身上,伸手接住,那雪花瞬間變成透亮的冰菱。

現在的我,脫變了!也許還不夠強,卻比以前更加的好!

正眯著眼睛享受那冰涼之際,殤璃突然從院門那裡探出頭來。

「成功了1,殤璃壓低聲音眼中有激動在壓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