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三百零四章 斷指飛出袖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四章 斷指飛出袖口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殤璃的話,讓我稍稍的雀躍了一下,但是只是稍稍而已!似乎現在的我,面對任何事都開始自動的風輕雲淡了。

跟著殤璃出門,未離開便遠遠的看到朝這邊跑來的毛球,我皺了皺眉便直接揚手,一道屏障將住處遮蔽,瞬間消失不見。

先還是興沖沖的毛球猛的剎住腳,而後莫名其妙的東張西望。看到我,滿臉抑鬱的跑了過來。

「主人啊,咱們家呢?」,毛球耷拉著小臉。

「從今開始,你跟著月寒1,我對著毛球笑了笑。

這話,直接讓毛球直了眼睛,而後對我緩緩的點頭,表情麻木的轉身就走,那速度不緩不急,像是機械人更像是被提了線的木偶一樣。

這小東西,又在和我玩什麼遊戲?不過毛球一向古靈精怪,對她的這樣反常的舉動我倒是有些不以為然。

跟著殤璃回去之後,在院中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背影,那背影一身華服,氣質雍容華貴。

「喏1,殤璃用手指了指。

未等我有所反應,那人緩慢的轉身,當溫芩的臉出現在視線之中時,殤璃直接將院門給關上了。

「我照了鏡子,嚇了一跳1,雲裳對我微笑,「真的一模一樣!有那麼一刻我以為,溫芩就站在我的面前1

「媽,說什麼傻話1,我迎了過去握住了雲裳的手,「你終於回來了1

聽我這麼說,雲裳微微點頭,伸出手撫了撫我的頭髮。「該是回去,見你父親的時候了1

溫芩回來了冥界,但是沒有大張旗鼓,而是悄無聲息的回到了閻魎給她安排的別院,這樣符合溫芩往昔低調的性格。而我又故意挽著她在明處走了一遭,為的就是讓閻魎透過路人的口知道這個消息。

在溫芩昔日住的那間房間裡面,她穿上簡單低調的服裝,替我洗手做羹,一副賢母的模樣!

雲裳,的確是個好演員,入戲很快,演的更是逼真。或者說,之前她就一直留心著我和溫芩的一舉一動,所以可以將溫芩模仿的惟妙惟肖。

「婉兒,你猜你父親,什麼時候回來?」,雲裳的聲音與溫芩一模一樣,不知是後天學習的還是天分。

「如果知道你回來了,必定是迫不及待1,我笑了笑,「不出半個鐘頭,一定會過來1

聽我這麼說,雲裳笑著放下了手中的東西,坐了下來。

「難道,你都沒有什麼事想要問我的嗎?有關於閻魎的1,雲裳盯住我的眼睛。

「等媽想說,自然會說1,我緩步走到雲裳的跟前,漫不經心的替她按摩。「我問到的不一定是真的,而你主動說的,大概不會有假1

「呵,幸虧我們已經不是敵人,否則你會是個可怕的對手1,雲裳突然抓住我的手,語中有著意味深長。「你和我開始看到的,不一樣1

「人,總會改變的!況且,我不是人1,我揚唇淺笑,

「閻魎一早就知道你不是她的孩子,而他也知道你是驅魔者轉世!他故作不知,一是為了我也就是溫芩,二是為了順水推舟,用你來喚醒焱魔1,雲裳說到這裡,扭頭望我。「我們這些人,都在陪著他演戲1

「他的戲,穿幫了1,我鬆開雲裳,走到了她的跟前。

溫芩一直都在利用閻魎,卻沒有想到閻魎早已經洞悉一切,事實上他們是互相利用,而誰佔上風,最後才能見分曉。

我只知道,閻魎對我的假惺惺是為了復甦焱魔,執掌六界。而那個冒充溫芩的紙新娘呢?從頭到尾,我始終不知道她為什麼利用我!她像是想要害我,卻又在關鍵時刻提醒我,很矛盾的存在。

「答應我一件事1,雲裳突然目不轉睛的望著我。

「媽,請說1,我笑眯眯道。

「閻魎的命留給我親自解決,其他的,你想要什麼,我都幫你得到1,雲裳目露冷冽之色。

「一切,都聽媽的1,我故意起身行禮。

話音剛落沒有多久,便聽到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人未到聲音便先到了。

「溫芩!溫芩1,是閻魎急切的聲音。

喊了幾聲,閻魎這才出現在我們的面前,沒有等我有所反應,一把抱住了雲裳。

「走的時候都不會說一聲的嗎?!你知道,我有多擔心嗎?」,閻魎故作惱怒的瞪著雲裳,「我和婉兒會著急的,你不知道嗎?1

閻魎的眼中,儘是失而復得。

雲裳笑了,笑容沒有一點的張揚,恬靜到讓我有些恍惚,她真正就是溫芩一樣。

「散散心,這也要跟你彙報嗎?那麼,豈不是沒有了一點的自由1,雲裳嬌嗔。

雲裳眼中的愛,真真假假,但是我卻不敢掉以輕心。

「父親1,我突然開口。

閻魎終於將目光從雲裳的身上移到了我的臉上,眼中儘是偽裝的疼愛之色。

「婉兒,怎麼了?」,閻魎柔著聲音。

「婉兒前日遇到了雲妃,只是忘記行禮罷了,便對婉兒好一頓斥責1,我故意暗淡眸子道。

這話,突然讓閻魎黑了臉色。

「那女人,本君早晚會殺了她1,閻魎狠聲,「容她活著已是恩德,不老老實實的呆著,還想要逆天不成?1

其實,之前那話,我是故意編造的!我怕變成了溫芩的雲裳,會淪陷在閻魎的溫柔鄉裡面不可自拔,要知道她以前就是深愛閻魎的!如此一說,讓閻魎再次露了本性,也好給她一個警醒。

果真,雲裳有了反應。

雲裳的眼中,依舊溫柔,但是拳頭卻下意識的握緊。

「陛下說的什麼話?難道,您對雲妃姐姐,就沒有一點的感情?」,雲裳溫柔的對著閻魎微笑。

「感情?替我生育兒女的雲霓算是傳宗接代,而她連玩物也稱不上!因為,喜歡才能稱得上玩物1,閻魎皺緊眉頭,眼中儘是厭惡。「若不是依著你,早就讓她消失了1

此話的的意思,之前閻魎就有了斷雲裳的意思?!

「算了,不氣1,雲裳扶住閻魎。

而就在我準備離開的時候,一根斷指突然從袖口飛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