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三百零五章 胎盤在閻魎的身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五章 胎盤在閻魎的身上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那是殤璃的斷指,我一直放在身上的!

只見那斷指直接飛出,竟然硬生生的黏在了閻魎的後背上,而閻魎因為注意力全部放在了雲裳的身上,有些渾然不知。

呵呵,看來那胎盤是被閻魎隨身攜帶的。

暗暗的收回斷指,我走了過去握住雲裳的手。「媽,你和父親好好敘舊,我先回去了1

雲裳錯愕了一秒,便堆起了笑臉。「好,婉兒稍後媽會找你1

我點點頭,轉身離去。

雲裳很聰明,也接受到了我的信息!在剛剛握住她手的時候,我在她的掌心留下的痕,她知道我想要拿到什麼。

盯著別人的臉,和曾經愛過的男人云雨,將會是什麼感受?!當那個男人,摟著自己叫著別的女人的名字,又會是什麼感受?!估計,除了恨還是恨吧!

往那別院裡面加了縱情的花香之後,我便去到了大殿,殤歿的辦公之處,我想他該已經醒來,現正在裡面。

果真,當我站在大殿門口,那門緩緩的打開之後,我看到了坐於高台之上的殤歿,和底下低著頭畢恭畢敬以判官為首的重臣們。

我想,我來的不是時候。

「打擾了1,我目不轉睛的仰望殤歿,眼中竟然不自覺的流露風情。

原本正面無表情的殤歿在看到我吼揚起嘴角,「打擾的好,正不想與這些老匹夫多費唇舌1

此話讓重臣面面相覷,卻不敢言語,倒是判官上前一步。

「陛下,狼族一事,迫在眉睫1,判官表情凝重,「臣以為,練兵為重1

判官這意思,殤歿這段時間根本沒有練兵?!那他天天早出晚歸,到底是為什麼?!

「何須用兵?」,殤歿冷目望向判官,「憑我一人之力,便可滅他全族1

殤歿的口氣,帶著桀驁不馴,猖狂而又霸道!可是,卻鏗鏘有力不像是信口妄言。

「可是……」,判官皺眉,「養兵千日用兵一時!不能大戰之際,卻讓陛下單刀赴會!所以,請陛下帶上傾城、南魈,再率精兵迎戰1

判官的語氣雖然謹慎,但是表情卻是輕鬆的,想來他也沒有將狼族視作為對手。

「好了1,殤歿突然拍案,目露寒光。

見殤歿眼中黑氣漾起,我徑直飛身而去,正好落在他的懷裡。

「不許氣1,我用手指抵住殤歿的唇,而後將嘴巴貼上他的耳畔。「只要你不生氣,想怎樣……便怎樣1

輕聲說完這句,我咬了咬下唇。「我對認真工作的男人,沒有任何的抵抗力1

話剛說完,殤歿一把握住了我的腰。

「現在我對你,才是沒有任何的抵抗力1,殤歿眯起眼睛。

我淺顯的揚起嘴角,用手勾了勾殤歿的下巴便轉身消散,等我離開大殿,發現外面已經一片冰天雪地。之前造的雪,洋洋洒洒下到了現在,放眼之處一片潔白,美的令人窒息。

鞋子自動往上延伸,變成了精緻的靴子,踩在雪上聽著『咯吱咯吱』的聲音,心中稍稍的愉悅著。

遠遠的看著楓樹林,那紅像是火焰一樣在血中燃燒,極致而又炫目。我信步走了過去,看到一個佝僂著背的人正彎著腰撿著地上的枯葉,一片一片的放在竹簍裡面。

那個人,身形像是老嫗,穿著一身樹皮,沒有任何的衣物遮蓋,一頭亂髮糾錯成團,像是長久沒有梳洗一般。

見雪地上的一片枯葉撿起,我送到了竹簍裡面,而那人終於抬頭。

「看到我這個樣子,開心嗎?」,冰靈瞪著我。

沒錯,這個人就是冰靈,一個可以行走活動的樹人,不能離開楓樹林的區域,除非連根拔走。

「能讓你自由活動,你該感恩不是嗎?」,我對著冰靈微笑,「這雪,漂亮嗎?」

「呵,還不是我的法力1,冰靈說了這句,便自顧自繼續撿著枯葉。

「現在,卻是我的1,我伸出手,輕輕拂去冰靈身上的雪花。「不必給自己尋事,以後你可以進去住,反正空屋很多1

我的院子離後宮很遠,而且包括楓林在內都已經設置了結界,一般人是不會來打擾的。

說完,我轉身便走,冰靈卻叫住了我。

「溫婉,你真的懷了殤歿的孩子?」,冰靈語中帶著濃重的醋意。

「是1,我坦然道。

現在,我不必懼怕冰靈的。

「這個孩子,不能要!隨著孩子的長大,消耗你的血液會越來越多!你熬不到出生,也許便會枯竭1,冰靈頓了頓,語氣陰沉。「就算熬得住,生產時的打出血也能讓你們兩一起丟了性命!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警告過了1

孩子?!其實,我最在乎的不是孩子而是殤歿!當殤歿和這個孩子有所衝突的時候,我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前者!

「多謝提醒1,說完我徑直走向院子。

還未進到院子,便聽到了月寒和花漫天的笑聲,等我推開門看花漫天正滾著一個雪球,而月寒則拿著一個小棍子,在一個未成形的雪人面前描著畫著。

可是我發現了一個奇怪的事情,不管月寒去哪,那毛球就跟著去哪,眼睛盯得緊緊的。

「溫婉1,花漫天第一個發現我。

花漫天好像是不好意思,直接丟開了手中的雪球,而後走到了我的跟前。

「玩的有些瘋了!好像剛剛做的事情,不符合我這個年紀1,花漫天微微的臉紅。

「哪有1,我笑了笑,將目光投向月寒。

月寒的鼻子被凍得紅彤彤,對我招了招手便跑了過來。

「你來啦?!這麼冷的天,老祖和肥蟬他們都在海底冬眠了1,月寒滿眼的興奮,「我們鮫人島,從來沒有下過雪1

見月寒開心,我的心淡淡的暖了起來,但是注意力再一次的落在了毛球的臉上。

毛球獃滯著雙眼,緊緊的跟在月寒的身後,一步不離。

「毛球……」,我輕聲喚了喚,卻沒有得到回應。

「她一直跟著我,什麼話也不說1,月寒聳肩。

「怎麼會這樣!?」,就在我錯愕之際,琳琅的聲音突然在耳邊炸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