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三百零九章 詭異的吸血扁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九章 詭異的吸血扁蟲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那煙霧從花蕊中滲出,繚繞成花漫天的虛影,巴掌大校看最快章節就上

「漫天,請殤歿過來1,我對著花漫天微笑。

只要讓殤歿陪我同浴,那麼那氣泡便能融到他的身上。

「好1,花漫天應了一聲便消失不見。

嘴角微微上挑,我將那花拋向了空中,再落下的時候便有無數的花瓣紛飛,將池塘的表面整個覆蓋。那水,頓時透過我的毛孔溫熱了體內。

但是,這溫熱只是暫時的,因為我的身體根本捂不熱。

看著雪景,我的心情有那麼一瞬間的愉悅,因為我覺得所有的事情正在往好的方面發展。

緩緩的將臉漫進水裡,讓自己完全的濕潤,等我泡到皮膚雪白並且有些發皺的時候,腳尖稍稍用力,讓自己的頭伸出了水面。

可是當眼睛睜開視線清晰的時候,我驚愕的發現,周圍居然是火光衝天!

是火!熊熊燃燒的烈火!視線可及之處,全部都是通紅耀眼的火光,看不到任何的邊際!而此時的我依舊泡在水中,但是那水像是油讓火燃燒的更烈!

不痛不癢,卻讓我心驚膽顫!

這是哪裡?!為什麼我會在這裡!

試圖起身,那水卻突然無風氣浪,透明且燃著火的浪花沖向我的瞬間化作手的形狀,而後將我的雙臂和沒在水裡的雙腿給死死的束縛住了。看最快章節就上

想要掙扎,卻被那火灼的虛軟無力。

「哼哼……哈哈1,正焦急之際,一個縹緲詭異的笑聲由遠至近的傳來。

我四處尋找,卻不見影蹤,只有那笑聲忽高忽低的灌進耳膜,刺的我心頭髮慌頭皮發麻。

我咬了咬牙想要幻化成為花瓣,繼而逃離這水火交融之中,可是等我將身體打散成為了花體縮小,那水幻化的手也跟著收緊,像是永遠也拿不掉的金箍一樣!

「你……跑不掉的1

一個尖銳的女聲一出,那火中突然幻化出一個虛影,隨著熊熊的燃燒,人形盡顯,變成了……紙新娘!

「是你!紙新娘?1,我驚呼出口。

紙新娘漫不經心的用手撫了撫自己的臉頰,眉眼間有媚態顯露。

「紙新娘?1,紙新娘輕笑出聲,「好難聽的名字!不過,隨便啦1

說著,紙新娘立在空中緩緩的解開了衣襟。看最快章節就上

難道,她想與我同浴?!

心裡咯一下,情不自禁的掙紮起來,而隨著紙新娘衣服的緩緩敞開,我居然在她的胸口看到了無數只蠕動的紅色蟲子!

那蟲子拇指大小,成扁平狀,通體暗紅色,身上有一層一層的皺紋,密密麻麻的完全吸附在了紙喜娘的皮肉之上,並且不停的拱動著身體。

見此情景,我不由自主的有些反胃起來。

「你要做什麼?1,我厲目望向紙新娘。

紙新娘揚起一邊的嘴角,歪著頭望著我。

「既然我長著一副壞人的臉,自然是要做一些壞人的事1,紙新娘輕笑出聲,「你問的問題,真的好幼稚啊!婉兒你磨礪太淺,終究是太嫩了點1

呵,用溫芩的聲音對我說這番話,只會讓我覺得更加的厭惡。

「是嗎?1,我冷笑一聲。

話音剛落,我張開嘴用儘力氣尖叫起來,那燃著火的水直接揚著氣浪撞向紙新娘,紙新娘瞬間消散,卻在再次成型的時候被後面突然出現的一道音波重重的擊中。

那音波震得紙新娘昂頭吐出一口鮮血,整個人迅速的燃燒起來,當那衣服被燒的乾乾淨淨之後,她的身體卻沒有任何的損傷,而是一絲不掛的浮在空中。

直到這個時候,我才發現紙新娘的身上,密密麻麻的布滿了之前的那種紅色扁蟲。隨著她的呼吸,那些扁蟲像是打了雞血一樣使勁的蠕動,密集到讓我頭皮發麻。

「呵,看來你和鮫人族私交甚密,否則她們怎麼會將音波之力教授於你1,紙新娘舔了舔嘴角的鮮血,「可是,到底是道行太淺,這音波之力不能致命1

說完,紙新娘突然瞪大了眼睛。「你耍完了,輪到我了1

剛說完這話,紙新娘突然抖了抖身子,隨著她的劇烈抖動,那些吸在她身上的紅色扁蟲紛紛脫落,直接掉進了水裡。

我顧不得驚愕紙新娘的身上那些密密麻麻的爛洞,因為那些紅色扁蟲突然在水裡拉長了身體,將身體硬生生的從兩側拉出了魚鰭,而後迅速的朝我游來。

隨著那些扁蟲的接近,我終於看到扁蟲的腹部那不停收縮的吸盤。惡寒,頓時從背後生起。

我奮力的掙扎,卻被死死的制住,見那扁蟲快要接近,我突然集中意念。水裡瞬間泛起了連串的氣泡之後,便有粗大的藤蔓從裡面伸出,直接打向了扁蟲。

那些扁蟲猝不及防直接被打飛了出去,肚皮朝上,但是沒有幾秒鐘便迅速的翻過身子用比之前更快的速度朝我游來,直接攀上了藤蔓。

藤蔓使勁的扭動起來,像是痛苦一般的發出『嘶嘶』聲,試圖甩開那些扁蟲,可是沒有等甩開藤蔓便突然快速的縮小,直到完全的乾枯。

這些扁蟲,居然能……瞬間吸干水分?!

見此,我頓時慌了,直接將頭浸到了水裡,再出來的時候直接噴出一層水霧。水霧散落,周圍的水迅速的凝結成冰,將扁蟲給凍住了。

儘管那火還在冰山燃燒,但是整個水連同扁蟲都凍住了。

危機,似乎暫時解除了。可是,對面那正漫不經心穿起衣服的紙新娘突然笑了起來,眼中的詭異更深。

「難道你不知道,火能融冰嗎?1

紙新娘說完這句之後,便有破裂的聲音接二連三的響起,等我循聲望去,居然看到冰層的底下正快速的融化,那些扁蟲搖擺著身體,只用了不到兩秒的時間便掙脫了凝結在身的冰,瘋了似的沖向我。

用盡全力,我仰頭大叫一聲終於將那束縛我的力量給掙脫了,可是與此同時那些扁蟲一躍而起直接撲向我,還沒有等我脫離水面,那些扁蟲便凸出吸盤緊緊的吸在了我的身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