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三百一十一章 殤歿性情大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一章 殤歿性情大變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那黑氣攝出,殤歿一聲低吼之後直接沉入了水底。見此,我縱身鑽進了進去。

水中,殤歿緊閉雙目,緩緩的下沉,像是失去了意識甚至是……生命!突然間,前所未有的恐懼便直接擊中我心中最薄弱的地方。見殤歿臉色蒼白,有氣泡不停的從他的口中溢出,我趕緊遊了過去。

靠近殤歿,徑直捧住了他的臉,我抵住他的唇將肺中的氧氣渡了進去。

當那清冽的氣流,源源不斷的進入了殤歿的口腔,他的眉頭微微皺了皺,捲曲的睫毛眨動了兩下而後緩緩的睜開。

當渾濁的視線漸漸清澈起來,殤歿直勾勾的望著我,而後突然一把推開了我快速的鑽出了水面。

見此,我趕緊跟了出去。

原本正立在水中緊皺眉頭的殤歿見到我愣了幾秒,便突然的轉過身去。這個舉動,讓我詫異不已。

「殤歿……」,我輕喚一聲,徑直游到了他的面前。

「抱歉1,殤歿將目光慌慌張張的移向別處,「剛剛……失禮了1

什麼?!他……在說什麼?!我怎麼有些聽不明白?!那閃爍的眼神裡面,透著的是……羞澀?!

「殤歿,我……」

見殤歿轉身要走,我趕緊上前拽住他,卻沒有想到兩人的腳在水底不小心絆在了一起,加上那水的浮動帶著我直接撞進了他的懷裡。

當兩人的胸口緊緊的貼在一起時,殤歿的臉上居然閃過一絲緋紅,而後手忙腳亂的想要推開我,可是我固執的摟住了他的腰,殤歿最後只得將手僵在空中,像是不敢碰我一樣。

見殤歿眼中的黑氣已然不在,我情不自禁的輕笑出聲,而這一笑卻讓殤歿直了眼睛。

「怎麼這麼看著我?」,歪著頭,一臉的燦爛。

想來,那焱魔之力是暫時克制了,連那昔日的冷酷和陰寒都突然消失了。

聽我這麼問,殤歿突然紅著臉低下了頭。「你笑起來的時候……真好看1

等一等!殤歿這是什麼反應?!按照他的脾性,我們現在赤誠相見氣氛又如此的暖味,勢必霸道索吻,強攻而來的!可是,他居然已經羞澀了第二次!

「殤歿,看著我1,我一把捧住殤歿的臉,死死盯住他的眼睛。「你到底怎麼了?1

「你……」,殤歿蹙眉,用清澈的眼睛望著我。「你認識我?1

這話,直接讓我觸電般的鬆開了手,驚愕的半天說不出話來。

哦買雷丁嘎嘎!他的口氣是……不認識我?!

……

等我胡亂的穿好衣服,那殤歿已經是衣冠整齊,眼中沒有了往昔的冷漠,卻有淺顯的緊張和慌亂。

「我是誰?1,我三步並兩步的走到了殤歿的跟前,指著自己的鼻子焦急道。

殤歿微微皺眉,眼中儘是茫然。「你是?」

「你不認識我?」,我焦躁的提高音量。

殤歿愣了愣,而後溫柔的揚起嘴角。「如果你願意告訴我你的名字,我想我一定會銘記在心1

靠!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在逗我玩嗎?!故意作弄我?!可是,桀驁的殤歿不是這樣的風格啊!

「我……溫婉啊1,我一把抓住了殤歿的手,「溫!婉1

「溫婉?1,殤歿眯著眼睛喃喃自語,「溫潤如玉,宛若驚鴻,如斯美眷,神女下凡1

低沉的說到這裡,殤歿輕笑出聲。

「好名字1

媽蛋,老天你這是在跟我開玩笑嘛?!冷酷悶騷的殤歿,除了會說『我愛你』這類簡單的情話,什麼時候還會文縐縐的吟詩了?!

不,一定是在故意作弄我!一定是的!我才不會上當!以我的智商,他是碾壓不了我的!

想到這裡,我故作鎮定,緩緩呼出一口氣,笑眯眯的望向殤歿。

「剛剛,你不僅看了我的身體,還抱了我!這該怎麼辦?1,我挑起一撮頭髮漫不經心的繞上手指,「我可是個清清白白的好姑娘1

說完,我自己都有些虧心!在殤歿面前,我就不配用『清白』二字!該發生和不該發生的,每天都在輪番的發生!

我的話讓殤歿楞了一下,而後有紅暈在臉上淺顯的散開。

「女兒家的清白,視如稀世珍寶」,殤歿輕輕皺了皺眉,「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會和姑娘……和姑娘這樣,但是我會負責的1

說到這裡,殤歿小心翼翼的望向我。「若姑娘願意,便嫁我為妻!若是不願意,我以命抵償1

見殤歿一臉認真的模樣,我整個人蒙住了!這神情,這語氣根本不像是裝出來的!他望著我的時候,眼中不僅有著羞澀,還有……陌生!

「不過,不管姑娘作何選擇,先容我回去見過母親1,未等我反應過來,殤歿緊接著開口。

母親?!他喵的不記得我,卻記得自己的母親?!選擇性失憶?!不對,我突然想起殤歿昏迷之前跟我說過『善性之物讓人回複本性,也能讓人回復到最初』!難道,和這句話有關?!

「為什麼要見你的母親1,我有些焦躁的問道。

殤歿抿唇,眼神深沉。「若是姑娘同意嫁我,正好名正言順的帶你去見母親!若是不願要我以死相抵,便是見她最後一面,跪別養育之恩1

這傢伙,是來真的?!

我使勁的抓了抓頭髮,直到頭皮屑亂飛這才喘著粗氣望向殤歿。「好,帶我去!我倒,你媽是誰1

殤歿愣了愣,輕輕點頭。

當他帶著我走出院門的時候,正好遠遠看到了迎面而來的殤璃,三人對視了一番都愣在了當常氣氛,慢慢古怪起來。

「我不知道他在,我……」,殤璃慌亂的說了這麼一句,轉身便走。

「母親去哪?1,還沒有走出幾步,殤歿突然喚了一聲。

這一聲讓我愣住了,也讓殤璃僵住了脊背。

深深的望了我一眼,殤歿徑直走到了殤璃的面前,目光懇切。

「母親,我帶來一個人來見你1,說到這裡,殤歿將殤璃的身體轉向我。「她叫溫婉,剛剛兒子和她不小心有了……肌膚之親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