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三百一十二章 詭異的後遺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二章 詭異的後遺症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殤歿這話,直接讓殤璃愣住了!而我,腦袋『嗡』的一聲炸開了!

呵呵噠!殤歿記得他媽,卻不記得我!太好了!太棒了!

我突然笑了起來,笑的前仰後合,連眼淚都笑出來了!而這個反應,讓殤璃直接錯亂起來,忙拽著我跑到了一邊。

「到底怎麼回事?1,殤璃急切道,「他居然……居然叫我母親1

是啊!我也想知道怎麼回事啊!自從紅花水母的事情出了之後,殤歿三番兩次想要殺了殤璃,可是現在主動示好親口叫媽!依照我對殤歿的了解,他嫉惡如仇到了可以連自己母親也除之而後快的地步,不可能隨隨便便妥協的!

「好好的看著他,我很快回來1,我緊聲說完這句轉身便走。

沒有走出幾步,便被殤歿叫住了。

「溫姑娘,那麼你的選擇是什麼?1,殤歿輕聲問道。

站在原地握了握拳頭,我轉身快步走到了殤歿的面前,踮起腳一把勾住他的脖子便重重的吻了一下。

鬆開殤歿,我一本正經的望著他。「記住,以後你是我的人了1

說完,我瀟洒的轉瞬消失。

……

瀟洒個屁啊!我特喵是強裝的!殤歿不記得我了,他完全的不記得我了!以前是冷酷總裁范,現在是害羞小鮮肉!媽蛋,這落差也太大了!

這種變化,一定和那胎盤有關!所以,想要知道內情還得去找老祖!

徑直往海岸走去,落腳之處冰雪盡容,等我的踩上海面上的冰,那冰只是在轉瞬之間便融化成水。

迫不及待的沒入水中,我用最快的速度游向大海的深處,終於快到老祖巨貝的時候,卻發現那巨貝打開了,裡面空無一物。

正急不可耐之際,一隻手從後面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趕緊轉身,正好對上了老祖滿是皺紋的臉。

「老祖……」

還沒有等我說完,老祖揚手打斷。

「既然你來找我,就是已經成功了1,老祖淡淡的望向別處,「那麼,殤歿已經不記得你了,對嗎?1

所以,老祖早就知道有這個結果的?!

「既然我來了,該和我實話實話了吧?1,我望向老祖,居然十分的冷靜。

其實,我心裡是責怪老祖沒有告訴我這個風險的!但是,殤歿的焱魔之力當真被克制了!相比之下,老祖總歸還是幫了我。

老祖轉回臉,用渾濁的眼睛望著我。

「善性之物能屏蔽焱魔之力,卻也能讓人回到原始的最初!而最初的你,根本不存在,所以他不記得你1,老祖面色凝重,「不僅不記得你,也不記得其他人1

「不記得?!怎麼可能?!殤歿還記得他母親1,我焦躁的揉著頭髮,眼神左顧右盼。「他就是不記得我!這是針對性的失憶嗎?!憑什麼?1

真的!如果是針對性的忘記!我一定會選擇狗帶!

「冷靜點1,老祖一把抓住我,眉頭緊皺。「聽我說完1

聞言,我大口大口的呼吸,緩了好久才稍稍的平靜。

鬆開我,老祖目光移向別處。「胎盤是聯繫母親和胎兒之間的紐帶!這便是殤歿記得他母親的原因1

老祖這話,讓我直接扼住了,好半天才回過神來。

原來,殤歿是因為這個才記住了殤璃?!那麼,我怎麼辦?!他不能,一直將我當成陌生人啊!不過,剛剛殤歿的脾性我也算看出來了,該是對我不討厭也不排除!所以,我要在別的女人勾搭他之前,將他弄到手成為我的人!

「你早該告訴我的1,我有些不甘心的對老祖說道。

「若是說了,你還肯嗎?1,老祖意味深長道。

沒錯,我不喜歡殤歿不記得我!可是事關輕重,我不會為了自己而不顧他的安危啊!但是,想到這裡心中卻突然升起了強烈的不安。

將目光投向老祖,我望了許久終於靠近一步。

「不對你在避重就輕,副作用絕對不止這一個1,我皺緊眉頭。

不記得便不記得,不是天大的事,對我來說不算是最遭的!可是,老祖的眼神明顯在躲閃,心裡的話絕對沒有一次性說完!

果然,一向沉著冷靜的老祖,眼中有了一閃而過的慌張。見此,我終於急了。

「老祖,看在我們冒死救出鮫人族的份上,你也不該對我有所隱瞞1,我急的連聲音都顫抖了起來,「是不是殤歿會有性命之憂?!你告訴我!請你告訴我1

沉默了許久,老祖終於搖了搖頭。

「不,不會!但是……」,老祖望向我眉心擰作一團,「但是他每一天都會宛若新生1

宛若新生?宛若……新生?!

「到底什麼意思?!請你不要賣關子好嗎?!都現在這個時候了,不需要再隱瞞了不是嗎?1,我一把抓住老祖的手使勁的搖晃。

「溫婉,無需我親口解釋!以你的聰慧,仔細琢磨便能洞悉1,老祖說完這句,低聲嘆息。

這話,像是一盆冷水,直接從我的頭上淋下!鬆開老祖,我徑直走到一邊目光迷茫的來回走動。

宛若新生?!每天都宛若新生?!若果按照字面上的意思就是……

突然我停下腳步,一個轉身望向老祖。

「你……你的意思是……」,說到這裡,有酸澀堵上了喉嚨。「就算他今天認識我,第二天就能直接忘記?1

「是1,老祖深深的嘆了一口氣,「這就是我不肯告訴你的真正原因!不管他與你有多少的愛恨情仇,都會在第二天日出之後一筆勾銷!一切,都將忘的乾乾淨淨1

我一下子,愣在了當場!

這……到底算什麼?!每日一忘?!所以,我需要在這短暫的時間內讓他重新愛上我?!但是比起殤歿的性命,這些算不了什麼!

「沒關係!每天都能當做初戀嘛1,我故作瀟洒的揮揮手。

可是,老祖卻使勁的點頭,那頭點的我心裡跟著咯。

「既然每一天都宛若新生!那麼脾性……」,老祖面容凝重,「也許便會各不相同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