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三百一十三章 容易害羞的男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三章 容易害羞的男人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老天,就特喵是在和我開玩笑!

呵呵,每天一忘,每天性格也許不同!我這是要耗多大的精力,才能一遍又一遍的相愛啊!關鍵是,暫時屏蔽了殤歿的焱魔之力,治標不治本!狼族來犯,迫在眉睫啊!

現在的我,好凌亂!

不過,這一切對於我來說,算不上最絕望的事!只要,殤歿活著便好!

那麼,每天都相愛一次!若是不能相愛,第二天努力!第二天不愛,第三第四天繼續努力!總之,只要活著我們的時間便是源源不斷的!

這麼想,似乎心情好了許多啊!

告別了老祖,我回到了岸上,冰雪消融之後儘是白花綻放,我心情愉悅的飛回去,在那庭院之中看到了坐在一起的殤歿和殤璃。

見到我,兩人一起起身。

暗暗的呼了一口氣,我走了過去,正想以什麼樣話來開場的時候,殤歿便先開口了。

「原來,你是我的妻子?」,殤歿目不轉睛的望著我。

這話讓我愣住了,怔了許久將目光轉向殤璃。

「是我說的1,殤璃微笑,「我告訴他,他是冥界的君主,也是你溫婉的丈夫1

頓時,我的鼻子一酸差點落淚。

「怎樣?」,我笑著望向殤歿。

殤歿的眼中現出了愧疚,「溫姑娘很抱歉!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忘記你!你在我的記憶里完全是一片空白!可是不管怎樣,我會重新將你填在這空白里,只要你願意1

見殤歿一臉的認真,我笑出了眼淚。

「我不需要道歉,只需要你愛我1

「那好,我現在便學著愛你可好?」,殤歿淺笑。

這樣溫柔的殤歿,倒是有幾分像極了北冥!他們兩個人都擁有那種,讓人如沐春風的笑容。

「好啊1,我歪著頭望著殤歿,「愛一個人,是要從啪啪啪開始的1

原本是開玩笑,可是這話一出口,殤歿的臉瞬間紅了起來,那羞澀的模樣居然激起了我強烈的保護欲!擦,瞬間女強男弱的感覺有木有?!

這是我從來沒有見過的殤歿,也許這樣的性格是藏匿在他靈魂深處的,只是突然被挖掘了!可是,不管是怎樣的他,我都喜歡!

「好了好了1,殤璃突然笑了起來,「你們出去吧!晚上,我做好飯菜等著你們1

說到這裡,殤璃望向我。「帶殤歿認識認識其他人,我等你們回來吃飯1

對於殤璃來說,殤歿的那聲母親已經讓她忘記了一切,什麼都沒有兒子接納自己來的重要!而我,也從沒有這麼感激她!

我沒有意會,殤璃便告訴了殤歿我的身份,這省下了我不少的事情!唯一記住的人便是母親,自然對母親的話深信不疑。

當感動溢滿了胸腔,我情不自禁的抱住了殤璃。

「謝謝你!真的謝謝1,我低聲道。

這話中的感激,都是真真切切的。

殤璃愣了一下,而後輕輕拍了拍我的後背。「去吧,去吧1

鬆開殤璃,我徑直拽著殤歿望外走去,腳步歡脫。原本,我還想帶著殤歿越過大海的,畢竟之前他帶我飛了那麼多次。

可是還沒有等我展開翅膀,殤歿卻對我揚起了唇角。

「我可以碰你嗎?」,殤歿說完這句,突然不好意思的望向別處。

哇,雖然轉了性,但是思想還是很大膽的嘛!

「碰就碰,還用商量嗎?1,我不好意思的絞著手指,輕輕的撞了殤歿一下。「不過大白天的,這裡不方便1

「不方便?1,殤歿一臉的茫然,「這裡挺好啊1

額,是挺刺激的,不過有些刺激過頭啊!要不,設置個結界?!

「真是的,沒有想到你是這樣的人1,我對著殤歿眨了眨眼睛,「野外激戰這樣的事,我還是有些接受不了啊1

嘴上說著接受不了,我的手卻已經開始解衣服了,還沒有解開殤歿一把將我的手抓祝

「我……我想你誤會了1,殤歿紅著臉望著我,「我只是想要帶你過海1

「……」

帶我過海?!說的這麼暖味?!

「那還問可不可以碰我1,我有些窘迫道。

「我怕貿然的碰你,會有些唐突1,殤歿望了我一眼,又快速的躲開了。

媽了個雞啊!要不要這麼純情,多看一眼就能臉紅?!相比起來,我就是個腐女嘛!以前,說親就親說抱就抱,現在居然連碰一下都不敢!

嗚嗚嗚,還我霸道的殤歿啊!

「碰啦碰啦1,我沮喪著一張臉張開雙臂,「帶我過海好了1

我這臉,丟到姥姥家了!

殤歿輕輕點頭,手伸了半天也不敢碰我,我皺了皺直接將他的手拽過來放在我的腰際。

這個粗魯的舉動,居然讓殤歿更加的局促不安起來。

殤歿那緊張的表情,讓我又愛又恨,他真的是太可愛了!這樣害羞,一天的時間不可能讓他主動和我接觸的,看來我得霸王硬上弓了!

正竊笑之際,我突然聽到了異響,眼神突然寒了下來。轉身望去,我看到了白子緩步走向我。

「娘親1,白子微笑,目光和若有似無的落在殤歿的臉上。「看娘親氣色,不錯啊1

白子這是來者不善!在我眼中,他就是亦正亦邪的存在,滿臉的笑容讓你永遠也猜不透他在想什麼!

「你來做什麼?1,我語氣不善道。

「娘親這話,著實不好1,白子對我微微鞠躬,「兒子來看娘親,不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嗎?1

「天經地義?!在我看來,是黃鼠狼給雞拜年1,我冷冷道。

我的話,分明充滿了警惕甚至是厭惡,可是白子卻沒有絲毫的不悅。

「娘親……」

白子還想說什麼,卻被殤歿打斷了。

「溫姑娘,他叫你……娘親?1,殤歿一臉認真的望著我,「你我既然是夫妻,那他豈不是我的兒子?1

這一本正經的話,差點讓我笑噴了。

白子的眼神先是愕然,而後便是恍然大悟。

「你用胞衣屏蔽了他的焱魔之力?1,白子面色鐵青,「想過後果沒有?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