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三百一十四章 冰靈失蹤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四章 冰靈失蹤了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這話,讓我怒了,直接撇開殤歿,逼近白子的面前。

「後果?還有比這殉葬,更壞的後果嗎?1,我狠狠的望著白子,壓低聲音。「不能幫我,也別害我!否則,我不管花漫天有多愛你,都會想盡辦法殺了你1

說到這裡,我揚起嘴角。「若殺不了你,便自取滅亡!要知道,沒有我!就算你們殉葬,那焱魔依舊解不開封印!依舊……無法復甦1

邪魅的眨了眨睫毛,滿意的看著白子的眼底有紫色在若隱若現的繚繞。

「我說過……不會插手,因為一切都是上天註定1,白子皺緊眉頭有些搖搖欲墜,「就算你暫時壓制了焱魔之力,也……也無法阻止將要發生的一切!還有,你現在的身子根本不適合催動……狐媚之術1

此話說完,白子的眼睛忽明忽暗,一會模糊一會清澈,而胸口猛的一下抽痛,眼前一黑直接往後仰躺而去。快要摔在地上的時候,殤歿在後面一把扶住了我。

「溫姑娘1,殤歿緊張的聲音傳進耳中。

「我沒事1,我趕緊起身轉臉對他微笑,「故意逗咱兒子玩的1

其實現在的我頭暈目眩,視線中的雙手蒼白無比,這根本就是貧血的癥狀!而體內多出了另外一股氣流,壯大了我的力量!否則,依照白子的修為,我不該能輕易迷惑到他的!儘管白子似乎在極力反抗,可是狐媚之術依舊對他有所影響,我能看得出他眸中的糾結和掙扎。

所以,之前那詭異之事不是夢!我被扁蟲吸了血,同時也吸走了紙新娘的修為,並且將她灰飛煙滅!

不,她根本沒有灰飛煙滅!只不過這個驅殼死了,就像那溫芩一樣!

「真的沒事?」,殤歿微微蹙眉,「我帶你去看醫生可好?」

「醫生?你就是最好的醫生1,我故作漫不經心的揚起嘴角,「如果你能吻我,便藥到病除了1

戲謔的說到這裡,我轉向白子。

「乖兒子,你走吧!沒有人能分開你的『爹和娘』1

我的話,一語雙關,同時帶著威脅。實際上,白子由頭至尾也沒有害過我們或者做過什麼出格的事情,可是看到他我便像是看到了殤歿的墳墓一樣,我會不由自主的緊張、害怕!

儘管白子眼中表現出不情願,可是還是糾結著走開了,一部分因為我的控制,一部分因為該走了!

「我是醫生?1,殤歿茫然的望著我,「用吻治病的醫生?1

明明已經快要暈過去了,可是聽到殤歿這麼天真的語氣,卻有甜從胸腔中擴散。

「對啊1,我笑眯了眼睛,「是不是見死不救啊?」

原本只是開玩笑,殤歿卻一臉的認真,他皺緊眉頭像是糾結,沉默了許久才望向我。

「那……那我失禮了1

說完這句,殤歿快速的在我的臉上落下一吻,而後紅著臉閃到了一邊,裝作若無其事的東張西望,雙手卻局促的不知該往哪放。

這個模樣,讓我愛慘了。

「這葯的劑量,怕是不夠呢1,我徑直走到殤歿的跟前,直接勾住了他的脖子。「你……救救我吧1

聲音極度粘膩,帶著若有似無的誘惑,但是我可以發誓這完全不是出於我的本意,那妖媚和風情像是由著骨子裡面散發出來的一樣。

殤歿終於將虛晃的眼神移到了我的臉上,而後將手伸向我的臉,可是手伸到了一半又縮了回去。

見此,我主動貼近撅起嘴巴。

「來,么么噠1,我眨巴眼睛。

殤歿皺了皺眉,終於將臉緩緩貼近,就在兩張唇快要貼近的時候,我突然感覺到怪怪的。一邊臉痒痒的,總是不自在。

於是,我撅這嘴巴轉過臉,突然看到月寒和毛球正瞪大眼睛目不轉睛的盯著我和殤歿。

擦,怪不得不對勁,被兩個人四隻眼睛這樣死死的盯著能不難受嗎!

「餓不餓?1,我突然笑眯眯的挽住了殤歿的胳膊,「我做紅燒老鼠給你吃啊1

殤歿還沒來得及接話,那毛球一下子縮起了脖子,躲到了月寒的身後。

「我什麼都沒看見1,毛球翻白眼,突然拿出一根導盲棍戳戳搗搗起來。「瞎了這麼多年,也不知道啥時候能重見光明1

說著,毛球當著我們的面,故意跌跌撞撞的往另外一邊走去。

呵,若是少了毛球,也不知道少了多少的樂趣。

我情不自禁的揚起嘴角,「她叫月寒,我的妹妹1

儘管只有一天,我也得讓殤歿認識所有的人,最起碼不是過的稀里糊塗。至於叫月寒為妹妹,那是因為妹妹比較容易解釋。

殤歿對著月寒點了點頭,「小姨子,你好1

原本月寒還有些受寵若驚,可是聽殤歿這麼說之後,瞪著眼睛詫異的望著我。那眼神似乎在問,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想解釋,但現在不是時候。

「晚上和毛球一起去夫人那裡吃飯,大家都在1,我輕聲道。

「好1,月寒連忙點頭,「要叫花漫天嗎?」

「恩,叫吧1,我眯了眯眼睛,「對了,你們找我有事嗎?」

我想毛球和月寒的出現,絕對不是偶然,沒有我的召喚她們一般不會打擾我的。

「哦,我差點忘記了1,月寒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而後直接走近我的身邊。

「冰靈不見了1,月寒低聲耳語。

這話,讓我心頭一驚。

「冰靈不見了?1,我悶聲道。

「恩,被人連根拔起1,月寒皺緊眉頭,「是誰沒有看到,反正只留下了坑1

所以,冰靈被人救走了?!是她的族人,還是親信?!若是我記得沒錯,她和殤璃待在萬骨枯幾千年,似乎……沒有什麼朋友!

或者說,她有,只不過我們不知道而已!

但是,誰在乎呢?現在的冰靈,根本不足為患!是自己逃跑的也好,別人救走的也罷!都,沒有任何的關係!

正欲開口,一道光門突然憑空出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