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三百一十五章 密密麻麻的屍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五章 密密麻麻的屍體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那光門懸在空中,有霧氣繚繚繞繞,正詫異之際一張臉突然伸了出來,居然是那個動物園裡面的狐男!

狐男詫異的望向我,最終在目光落在殤歿臉上的時候恢復了笑意。想來,他沒有認出我,畢竟那會我是個『男人』。

「我被炒魷魚了,所以……」

還沒有等狐男說完,他一隻腳伸出直接踩空,而後便那麼硬生生的摔在了沙灘上,身後的大挎包直接摔出老遠,再抬起頭來的時候吃了一嘴的沙子。

頓時狐男那表情便有些尷尬了,他使勁抹了抹臉,而後後腿一蹬直接跳了起來。這一次他倒是沒有用褲子做遮蔽,大大方方的露出了兩條狐腿。

既然來了,便住下好了,反正冥界地域廣闊,不差他一個。

「隨意尋個喜歡的住處就好1,我對狐男微笑,「我們閻君特意囑咐過了,以禮相待1

「好好好,謝謝1,狐男一臉的憨厚,伸出手拍著衣服上的沙子。「狐狸園中的狐狸一夜之間都跑光了,所以我被炒魷魚了!跑了也好,總比以後被殺的強1

像是自言自語的說完這話,狐男對殤歿鞠躬。「謝謝你收留我1

當然,殤歿肯定是一臉的詫異,在他的記憶力除了他媽就沒有別人,而這樣無關緊要的事情我也不打算跟他解釋。

「月寒,幫忙張羅一下1,我轉臉望向月寒。

「恩恩1,蘊含點頭,而後惺幀!澳愀我來吧1

「好好好!謝謝謝謝1,狐男趕緊點頭,而後撿起挎包。「我帶了好多的零食,等你們有空,就一起來吃1

長的憨傻,心倒是很細。

「恩1,我笑了笑,揮手。

狐男和月寒走了,而殤歿將疑惑的目光投向我。

「我與他認識?」,殤歿微微皺眉,「可是,我不記得了1

「記不住別人沒有關係,記住我便好1,我笑眯了眼睛。

殤歿身為冥君,別人不認識但是判官卻不能不認識,因為他是重臣之中的重臣!所以,我想要帶他回大殿。

雖然沒有了記憶,但是一身的修為還在,包括焱魔之力,只不過似乎對於這股力量沒有了任何的印象。殤歿帶著我御風而行越過大海,我們在蛇橋前面落下,正欲前行看到了迎面疾步走來的傾城。

傾城走過來,微微的彎腰。「冥君,重臣正在等您!請隨臣即可前往大殿1

傾城的話,畢恭畢敬,像是刻意顯現自己和殤歿的君臣之別,要知道以前粗魯慣了的傾城,根本沒有喚過殤歿為冥君。

難道傾城已經知道了生死簿被毀一事,替唐果埋怨?!

漫不經心的幫著殤歿理了理衣服,而後對著他微笑。「這是傾城,判官長子!你去吧,我等你回來吃飯1

「恩1,殤歿點頭,徑直往前走去。

傾城錯愕了一下,便緊跟其後尾隨了上去。

其實,雖然殤歿是沒有記憶的,但是心智卻是成熟的,為人處世不需要我的去明說,這便是我放心讓他一人面對眾臣的原因所在。

正欲離開,卻見一鬼祟的身影從餘光處消失,我皺了皺眉趕緊幻化身影跟了過去。

追出一段距離,我終於看清那背影是屬於西魅的!西魅時而步行,時而飛躍,總之變著道不停的繞路,期間神情還十分的警惕。

見此,我心中生疑。

話說,已經許久沒有見到西魅了,自從我換走了她的修為,她便沒有再招惹殤歿,而是一直老老實實的待在自己的住處。

雖然,我表面上漫不經心,對西魅像是不管不顧,實際卻是多著一份心眼的。

西魅繞了許久,終於在一荒蕪之處進入一個結界,我悄無聲息的跟了進去,卻看到西魅跳進了忘川河,而後不過多久便拖著著一具……屍體!

對,是屍體!西魅從水裡撈出一具屍體往下游游去,而後在那斷頭口處直接丟了下去。接著再折返,再進入水底去撈起屍體,而後重新丟到下游。

這女人,又在耍什麼心機嗎?!

由不得多想,我在西魅再次拽出一具屍體之後一揮手,那巨浪直接將她和屍體掀上岸,重重的摔在了我的面前。未等西魅起身,我直接走過去一把抓住她的手。

「你當真是活夠了?」,我厲目望向西魅。

西魅先是一愣,而後直接甩開我的手站了起來。

「你怎麼跟蹤我?1,西魅顯然有些不悅。

「若無害人之心,還怕別人跟蹤1,我揚起手,有光在掌心溢出。「這一次,我不會放過你了1

其實,只是嚇唬而已,我答應了雲霓要照顧西魅,縱使她犯了滔天大罪,我也不會親手解決。

「你以為這是我殺的?1,西魅詫異的望著我,指著趴在地上的屍體。

「否則呢?1,我緊皺眉頭。

「開玩笑!我連冥界都沒有出去過,怎麼殺人?1,西魅說著一腳將那屍體踢翻了過來,「這是人類,不是鬼族1

人類?!

我頓時有些鬱悶了,其實剛剛一直以為死了這些是鬼族,可是現在想想有些不可能,鬼族死亡直接灰飛煙滅哪來的屍體?!

見我沉思,西魅抿了抿嘴唇。「人類死亡之後,需要度過忘川河才能變成鬼體!可是,最近這段時間死的人有些多了,卡在河底不能飄到下游去!所以,我才幫著送下去的!否則,他們是不能投胎的1

人間生老病死是自然規律,我不會覺得稀奇,只是西魅說最近死的比較多,倒是讓我起了好奇。

「詳說1,我簡單短促道。

西魅搖頭,「詳說不了!你直接跟我下河看看1

聽西魅這麼說,我揚手便是一條銀光將她裹住,而後一頭扎進了忘川河之中,快速的下移半分鐘左右,終於看到了讓我頭皮發麻的一幕。

在那河底的深處,密密麻麻的堆滿了屍體!那些屍體沒有任何的血腥和殘缺,可是蒼白著臉仰躺在那裡,手腳隨著河水的流動而輕輕擺動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