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三百一十七章 不要江山要美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七章 不要江山要美人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聞言,我心頭一緊,聽那判官的聲音緊迫,莫非是殤歿出什麼事了?!

不敢多想,我直接揚手揮來大門,視線敞開,以判官為首的眾臣集體跪在地下,一副誠惶誠恐的模樣。

「我主意已決1,殤歿淺笑。

見我疾步走了進去,殤歿大步胯下了高台。

「你來了?」,殤歿眼中閃過一絲光。

「怎麼回事?」,我點點頭,詫異道。

殤歿沒有說話,倒是傾城抬起了頭。「冥君要將帝位傳給父親1

什麼?!殤歿想要將冥君之位傳給……判官?!才走開沒有多久的時間,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怎麼……怎麼有些糊塗了?!

這時候,判官巍巍顫顫的站了起來,對我行禮。

「原本是找陛下商量狼族來犯一事!可是,陛下卻突然如此一說,當真讓老臣惶恐1,說到這裡,判官對殤歿低頭。「陛下,這樣的玩笑開不得1

「我沒有開玩笑1,殤歿帶著淺顯的微笑,「按照鬼族的實力,縱使狼族有凶靈族相助,也只能是以卵擊石!況且,有傾城和南魈兩員猛將扶持,必定凱旋1

凶靈族?!狂傲居然和凶靈族連手了?!只是,殤歿為什麼會想到退位?!

「可是,老臣不配!老臣不配掌管冥界1,判官惶恐的再次跪下。

「按照資歷,你比我更加適合冥君一職!所以,便不要再推脫了1,殤歿說著將判官扶起,「我不是命令你,而是請求你,請你接受這君位,讓我得享清閑,能與佳人常伴1

說到這裡,殤歿將略微帶著羞澀的目光投向我,嘴角的那抹笑溫柔到了極致。

原來,殤歿不做冥君是為了多一些時間和我相處?!他……雖然不記得我,但是為我不顧一切的執著,卻一如往昔。

「可是……」

判官還想說什麼,卻被殤歿打斷。

「若是不想為君,便在繼位之後傳給傾城!那樣,豈不正好?1,說到這裡,殤歿環視眾臣。「我宣傳,即日起,傾摯便是冥界之主!這是,君命1

此言一出,眾臣面面相覷,可是接著便掉轉方向對著判官叩拜起來。

「好了!好好做你的冥君吧1,殤歿拍了拍已經有些呆了的判官肩膀,「以後,我只是一個普通的鬼族1

說完,殤歿拉著我便徑直往外走去,走出大殿,直到過了蛇橋,殤歿這才將我鬆開,臉上露著淺顯的紅暈。

「抱歉,我該在碰你的時候提前告訴你的!可是怕判官反悔,便顧不得那麼多了1,殤歿微微皺眉,「你……不會介意吧?1

介意?!我巴不得的好嗎?!

「冥君,不做了?」,我歪著頭認真的望著殤歿。

「恩1,殤歿風輕雲淡的哼了一聲。

「呵1,我故意漫不經心的笑出了聲音,而後輕輕的用手戳了戳殤歿的胸口。「喂,你到底在想什麼?!這冥界大好的江山,都不要了嗎?1

「江山美景,抵不過你的傾世容顏1,殤歿突然低沉道。

這話,直接讓我的心頭一震顫慄。

殤歿的眼中儘是認真,而我除了感動還是感動。

事實上,我算不上傾世的容顏,只能勉強歸為好看那一類而已!若是別人說這話,我定是覺得他口是心非,或者是有事相求的虛偽!可由殤歿出口,我卻當真窩心。

因為,他的眼神很清澈,清澈的像是個孩子,根本不會作假!

「傻瓜1,我咬了咬嘴唇硬生生的將眼淚壓了回去,「那麼,接下來要怎樣?1

「接下來?」,殤歿的眸中突然漾起了美好,「接下來,容我將你記在心裡!也許需要想起你的時間需要很久,但是請你相信在這之前我會好好對你1

殤歿的眸中,有情愫在流露,我想他對我是有感覺的。

「為什麼對我這樣好?你分明不記得我了1,我有些撒嬌道。

「大概是……一眼鍾情吧!而且……」,殤歿小聲說到這裡,突然認真的望著我。「我們有了肌膚之親,我該對你負責1

一眼鍾情?!當初,我何嘗不是對他一眼鍾情?!

……

我不知道該怎麼告訴殤歿,他對我的記憶只會存在一天,可是這一天他當真為了做了很多事!放棄了冥君之位,想著和我尋一個世外桃源好好的生活下去,與殤璃一起。

也許,他潛意識告訴他,該為我放棄一些什麼,因為這才稍稍對得起即將的忘記。

原本想要尋琳琅和南魈一起過來的,但是這兩個人自從那次對上眼之後,便再也沒有出現過,於是直接回了孤島。

等去到了殤璃的院落,看到月寒和花漫天都在,少了毛球卻多了白子。

見到白子,我警惕起來,但花漫天對我使了使眼色。

心裡,慢慢的平靜下來。好歹,我得看在花漫天的面子,讓白子好好的吃完這麼一頓飯。

跟殤歿介紹了在場的人之後,我揚唇微笑。「你和他們隨意的聊聊,我去幫幫夫人掌勺1

「好1,殤歿輕輕點頭。

其實月寒在這裡,我還是比較放心的,最起碼她能替我監督著、留意白子的一舉一動。本不想離開的,奈何花漫天似乎有話要說。

進到了裡屋,卻沒有去廚房,跟探頭而出的殤璃打了招呼之後,花漫天拉著我進到了室。

「殤歿的焱魔之力被克制了?」,花漫天壓低聲音。

「恩1,我輕輕點頭,笑容盡消。「誰告訴你的?」

「白子1,花漫天據實回答,「他說,這樣殤歿會失去記憶!剛剛見他的眼神,不像以往那樣冷冽,見到大家也是完全的陌生,想來是真的1

白子連這話都告訴花漫天,想必對她的態度不像以前那樣的無情了。

「恩1,我悶哼一聲,「你叫我進來,不會只是說這件事吧?」

花漫天有分寸,不似毛球那樣瘋瘋癲癲,沒事不會瞎八卦的。

「對!我聽月寒說,冰靈不見了1,花漫天凝重下臉來,「也許,這將是個隱患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