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三百一十八章 迫在眉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八章 迫在眉睫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說真的,我也覺得依照冰靈的野心,她必定是個隱患!可是,現在殤歿這樣我根本無暇顧及!最重要的是,我不能對冰靈痛下殺手,這樣一了百了的便不止是她一個了!

但,聽花漫天的口氣,她似乎對救走冰靈的人,有所線索。

「你……知道是誰?」,我眯起眼睛。

「不知道,但只是懷疑1,花漫天皺著眉望向一邊,「因為冰靈一直有一個瘋狂的仰慕者!他生性粗野殘暴,為了冰靈可以殘殺一切1

「仰慕者?誰?1,我有些急切。

「風暴1,花漫天認真的望向我。

風暴?!那個喜歡角斗的將軍?!原本想著既然風暴喜歡冰靈不可能將她關在萬骨枯的,可是現在想來冰靈進入萬骨枯陪著殤璃分明就是做戲,想必是和風暴串通好了的苦肉計!

「但是,風暴已經和禁地一起毀滅了1,我悶聲道。

「是親眼看著他灰飛煙滅的嗎?若不是,便不能證明他死了1,花漫天走到我的跟前,握住我的手。「溫婉,我們最好祈求那個人不是風暴!否則,救回冰靈的風暴一定不會善罷甘休!必定要為冰靈討回公道!白子和殤歿一事,已經將我們攪的焦頭爛額,所以不能再雪上加霜1

「若是,我們也阻止不了1,我淡淡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想要在那危險來臨之前,先解決焱魔一事1

「對!我想,我們必須要找到瑤琴!先殺了焱魔,才能高枕無憂1,說到這裡,花漫天緩緩的吐出了一口氣。「我不能讓你一個人承擔我們兩個人的責任,所以我會讓琳琅傳授我煉化之法1

煉化之法?花漫天想要助我一臂之力?!也好,也好!最起碼,我不是孤軍奮鬥!

短暫交談之後,我對除去焱魔一事,覺得更加的迫在眉睫。

只是殤歿現在,該怎麼辦?!

心事重重的離開室,卻在跨過門檻之後立刻恢復了笑容,此時大家正帶著笑意,相互攀談著,那南魈和琳琅也在。

見我出來,殤歿投來了柔和的目光,似乎想要靠近我,我的手卻被琳琅先一步的拉住了。

「我晚上會帶花漫天離開1,琳琅笑道,「隨行的還有南魈1

「回狐族?」,我輕聲問道。

「恩1,琳琅點頭,「那煉化之術留在了祭台,所以回那裡才能教授花漫天1

說到這裡,琳琅目光閃出認真之色。「雖然,我不知道你們在秘密的籌劃什麼!但是,我會盡我的能力幫你的1

其實,琳琅雖然是狐族,倒算是一個坦坦蕩蕩的人,我該視她為朋友的,可是經歷了唐果一事,我不敢輕易敞開心扉去接納任何一段友誼。

「謝謝1,我攬住了琳琅的肩膀,「但是記得早點回來!狼族,就要和鬼族開戰了1

「恩,我會提前趕回來的1,琳琅笑眯眯的望著我,「若是真的開戰,我們狐族願意做後勤部隊1

什麼都沒有再說,兩人相視一笑,而這一頓,吃的是最舒心的一次。

殤璃做了很多很多好吃的,熱絡的招呼大家,完全沒有了之前的高高在上的傲嬌之態。她不僅給殤歿夾菜,還給我夾菜,眼中滿滿的全是感激。

其實,我沒有做什麼!殤歿能暫時克制焱魔之力,多虧了她的胎盤!總之,歸根結底還是她的功勞。

席間,我隱約看到了殤璃眼中的淚光,也接受到了殤歿時不時投來的傾慕之色!我很慶幸,這一次殤歿是喜歡我的!可是今天是,明天呢?!

突然,我止不住的憂鬱起來。

晚餐快到了尾聲,毛球才姍姍來遲,毫不客氣直接上桌便狼吞虎咽的吃起來,那張小嘴將殤璃誇的笑眯了眼睛。等結束之後,又搶著幫殤璃收拾。

花漫天和琳琅以及南魈告辭了,要乘著午夜回到狐族,而白子意味深長的望了望我一眼之後,便一聲不吭的走了。

大概是不勝酒力,那殤璃小酌幾杯便有些微暈,但是臉上始終掛著笑意。

「今天,是我最開心的一天1,殤璃抓住我的手不放,眼睛在我和殤歿的臉上來回的游移。「我的家……圓滿了1

說到這裡,殤璃的聲音哽咽起來。我想,這個女人的心裡一直藏著難以言喻的苦!懷了孩子,卻在一開始便知道了這孩子的命運!若非母親,無法體會這種隨時隨地都要面對永別的揪心之痛。

「母親,以後天天如此1,殤歿淺笑。

「好!好!好1,殤璃連說了三個好,「酒呢!酒呢?」

腳步不穩的站了起來,搖搖晃晃的東張西望。「毛球1

「哎!來了1,毛球趕緊從裡面跑了出來,將沾著水的手往身上擦了擦。「夫人哎,有事嘛?」

「也沒有酒?拿壺酒來慶祝一下,慶祝我們一家三口的團圓1,殤璃擺手,嘴裡噴出濃重的酒氣。

實際上,之前的那些酒大部分都被殤璃喝了,許是高興極了。

「都被喝完了,都剩空壺了1,毛球聳肩。

「那再去找一瓶1,殤璃醉眼朦朧的摟住了毛球『吧唧』在她的臉上親了一口。

「我最喜歡你這麼機靈了!快去快去1

被殤璃親的有些蒙了,不過毛球很快便反應過來,應承著轉身跑開了,而我起身及時將搖搖欲墜的殤璃給扶住了。

殤璃扭頭望我,而後一把抓住了我的手。「溫婉,我們進去說些知心話可好?」

聽殤璃這麼說,我點點頭。

和殤歿眼神交流了一下,我便扶著殤璃進了屋內,將她扶上床榻靠坐之後,將那門給輕輕的關上了。等我轉回頭,殤璃卻挺直了背坐在邊上望著我。

這眼神絲毫沒有醉意,想來剛剛她是裝醉的。

「我想知道殤歿真實的情況1,殤璃認真的望著我,「以一個母親的身份1

咬了咬唇,想了許久,我道出了一切。

「所以……」,殤璃緩步走到我的跟前,「日出之後,殤兒便能將你忘記?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