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三百一十九章 北冥突然出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九章 北冥突然出現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我的話,讓殤璃直接站了起來,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掉。

「夫人不用這樣,我說過了,他不會忘記你1,我趕緊走到殤璃的跟前,拿出絹帕給他擦淚。

「我是為你哭的1,殤璃抖著聲音,含淚望我。「為什麼我真心想要接納你的時候,卻出了這麼多的風波?!你怎麼能受得了,一而再再而三的忘記?1

呵,這殤璃倒是心疼我的。

「沒有關係啊!每一天都重新認識,每一天都重新戀愛!別人想要有這個機會,都不會有的1,我故作輕鬆的笑了起來。

殤璃嘆息,而後伸出手拍了拍我的脊背。

「溫婉,你真讓我刮目相看1,殤璃皺眉,「雖然我接受你只是因為你腹中的孩子,可是你為殤歿不顧一切的勇氣,值得我對你鞠躬1

說著,殤璃突然鞠躬,我想要阻攔她卻已經重新站直。

「殤歿不記得你沒關係!有我在,我會在接下來的每一天,告訴他你的身份1,殤璃微笑,「希望你能堅持下去1

這番話,聽起來風輕雲淡,可是讓我心底隱隱的感動起來。殤璃依舊不喜歡我,但是為了我的孩子而學著接納,就像是我為了殤歿而去遷就她一樣。

同樣愛著一個男人的兩個女人,能有多大的恨?!

「謝謝1,我由衷道。

其實,我一直沒有想過讓殤璃幫我,畢竟我們之前是相互利用著的,但是如今當真被聚到了一艘船上。

怕殤歿等的太久,我和殤璃便出去了,見殤歿正仰頭望月,那冷清的光柔和的鍍在身上,顯得更加高大和挺拔。

也許是聽到了腳步聲,殤歿轉過身來,那唇角的微笑立刻讓心中一片漣漪。

「你們……談的可好?1,殤歿走了過來輕聲問道。

「好的不能再好了1,我笑了,視線有些模糊。

三人,相視而笑。

真的很希望,以後每天都會這麼的和諧,這麼的溫馨!哪怕我們什麼都沒有,但依舊可以擁有彼此!殤璃在不在乎我無所謂,只要她能真心真意對殤歿好、對孩子好,我便能視她為親母。像是曾經愛溫芩那樣的,去愛她!

但願,我的但願都能成真。

正感慨之際,毛球端著一壺酒興沖沖的跑了進來。

「主人,給你1,毛球遞到了我的手上。

我點點頭,將那酒蓋打開,當一股熟悉的香味鑽進鼻孔之後,我一下子扼住了。這酒,好像是北冥曾經給我喝過的梅花酒!

想到這裡,我望向毛球,卻見她的背影已經消失在了院門口。

「好香啊1,殤璃接過我手中的酒壺使勁的聞了一下,「這酒,倒像是透著花香,我來嘗嘗1

說著,殤璃便徑直給自己倒了一杯。

聽這話,以前殤璃是不知道這種酒也沒有喝過,所以也許這梅花酒的出現,並不是巧合!

想到這裡,我望向殤歿。「我出去一下,馬上回來1

「好,早去早回,我會等著你的1,殤歿柔聲。

點點頭,我不緩不急的走了出去,直到出了院外,才加快了速度。

但是,外面一片黑暗,我沒有看到任何的身影!想了想,便信手拈來一朵梅花,直接拋到了空中。剛剛毛球拿過拿壺酒,身上沾染了梅花的清香,所以尋著氣味必定可以找到。

果然,那朵梅花在空旋轉了一圈,最後快速的往另外一個方向飄了過去,我不敢多想直接幻化著緊緊跟上。

在黑暗中穿梭,完全不管去往什麼方向,看到一個模糊的身影在前方若隱若現的出現,我停了下來。吸了吸鼻子,一揮袖子,遮擋住月光的樹枝突然斷開。

待到那光灑下來,我終於看到了飛麟的臉,和他旁邊坐著輪椅的……北冥。

「北冥……」,下意殊么一句,便不知道該說什麼。

北冥笑,笑的一如往昔那般的溫和。

「忍不住想要見你,便來了1,北冥眼中帶著暖意。

呵,躲了那麼久,終於忍不住出現了嗎?!

「你非要我欠著你嗎?」,我走到北冥的跟前,蹲下身子。「非得讓我歉疚嗎?」

「就是不想讓你歉疚,便回來了1,北冥目不轉睛的望著我,「我的逃避,太過自私!只顧自己解脫,卻忘記了你1

這個男人,總喜歡將責任攬在自己的身上!讓我不忍心拒絕,不忍心傷害!但是,不管多麼不忍心,還是傷害了!

只是,北冥的意思是……要我還他那份人情?!那就是植骨的意思!可是……能植骨的生死簿已經……已經灰飛煙滅了!

想到這裡,我的額上滲出了一層冷汗。

「北冥,除了生死簿還能有別人會植骨嗎?」,我小心翼翼的望著北冥。

北冥微微皺眉,「有啊,我1

……這話等於沒有說!北冥不能動彈,又怎麼能給自己植骨呢?!

我的心,更加的慌亂起來,而這個時候一直悶不吭聲的飛麟開口了。

「請公主儘快吧!植骨完畢,主子還要離開的1,飛麟面無表情。

「去哪?1,我緊促道,「你還沒有告訴我,你現在住哪?」

「人間,你給我的那個家1,北冥淺笑,「那裡挺好,雖然世俗之事很多,卻住的貼心!若是再去人間的話,你可以去找我!我挺喜歡看小區的那些大叔大媽們,扭扭秧歌跳跳舞什麼的!還有,我很抱歉之前的不告而別1

北冥的這句話,再一次證明了唐果的居心叵測!和我猜的一樣,既然是不告而別,那麼那封信根本不會是他留下來的!

「好……好啊1,我有些心虛,「北冥,我……」

該怎麼告訴北冥,生死簿已經不在了?

「婉兒,有話直說無妨1,北冥認真的望著我。

暗暗的舒了一口氣,終於將目光移到了北冥的臉上。「北冥,生死簿他……被我殺了1

此言一出,幾道寒光突然以極速逼近了視線,沒有等我反應過來便有尖利之物重重的劃過了我的臉頰,痛在一瞬間便蔓延開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