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三百二十一章 脖子被咬的稀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一章 脖子被咬的稀爛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這麼一咬,引來巨虎的一聲咆哮。

可是,白鼠縱使身體和巨虎差不多大,可是那兩排密密麻麻的細牙怎麼能對巨虎起到傷害?!剛咬穿一點點皮毛便直接被甩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當灰塵濺起的瞬間,那白鼠還沒有來得及起身便被巨虎再次壓倒,只見那巨虎用閃著寒光的利齒以言而不及盜鈴之速咬穿了她的頸部。

毛球發出一聲凄厲的尖叫,使勁的用爪子去撓巨虎,而我不顧腹部的揪痛已經扭曲到了神經,痛的我幾乎站不起來的情況下直接用身體撞向了巨虎。

這麼一撞,似乎像是以卵擊石,但是讓巨虎抓住白鼠的兩隻爪子微微鬆開了,而乘著這個機會我一揮掌將白鼠打出老遠,待看到她停在稍稍安全一點的位置之後,這才鬆了一口氣。

可是巨虎不給我歇息的機會,直接張開血盆大口朝我咬了過來,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輪椅直接飛了過來,帶著北冥一起砸向了巨虎。

巨虎悶哼一聲摔到了旁邊,而北冥則重重的落在了我的身邊,那輪椅頓時散架四濺。

北冥拖著身子,直接擋在了我的面前,行動艱難。而旁邊的巨虎爬起來使勁的甩了甩腦袋,從鼻子裡面重重的噴出了一口氣,而後仰頭咆哮。

突然,我感覺到有點害怕!

遠處的白鼠,沒有了一點的動靜不知道是暈了還是死了!這個毛球一向膽小,現在居然肯捨身救我,這是我一直沒有想到的!

但是,現在該怎樣?!飛麟變成人的時候,看似不堪一擊!可是,由貓變成虎,能力便漲了不止百倍一般!如今,他所有的表現是要取定我性命的!

「飛麟!夠了1,北冥大吼。

但是對於北冥的警告,巨虎充耳不聞,只是弓著脊背豎著頸部的毛髮一步一步的靠近我們,嘴裡發出警告的嗚咽聲,那眼睛在月光的照耀下反射著陰冷的綠光。

北冥見巨虎根本不聽自己的指揮,直接揮掌打出能量光波正中巨虎的身體。但是,那一下子只讓巨虎的身體頓了一下,而後眼露凶光更快速的沖向我們,在挨了北冥十幾掌之後一把將北冥按在爪下。

北冥先是一慌,而後直接坦然了。

「好,殺了我1,北冥目不轉睛的望著巨虎,「索性我們主僕,一起灰飛煙滅!你要的不過是一條命,我用我的去換她的1

「北冥1,我驚呼一聲,便直接捂住了小腹。

那疼,鋪天蓋地,根本沒有辦法克制。

「好了,別說話1,北冥微微側頭,「反正你死了,我也一樣活不下去1

此話一出,巨虎的眼睛眯在了一起,而後卻將眼睛緩緩的轉向我。望了許久,突然鬆開了北冥轉身往一邊走去。

就在我以為危機已經解除的時候,那巨虎突然一個飛快的轉身,一爪子將北冥給打飛了出去,等我反應過來那他嚎叫著噴出一口腥氣。

眼見著那嘴巴直接壓向了我的脖子,一隻拳頭突然在那之前打向了巨虎的口腔。

整個動作像是刻意放慢了一般,我能看到那拳頭划著弧度與巨虎的牙齒撞在了一起,而後便見十幾顆帶著血絲和紅肉的利齒從牙床裡面飛了出來。

帶那冰雹般的牙齒快要砸在我的身上時,一件黑色的披風突然敞開將我遮祝等那披風拿開的瞬間,我看到一嘴血的巨虎飛了出去,發出一聲凄厲的吼叫。

殤歿,此刻將披風扯下一把蓋在我的身上,而後突然消失不見,等再出現時候已然倒懸於巨虎的上空,舉起拳頭直接沖向巨虎。

那速度很快,快到變成了旋轉的虛影,隨著不斷的下降那虛影突然間起火,而後直接從巨虎的身上穿了過去。

巨虎痛苦的嘶吼一聲,轉頭想要去咬,而已經恢復成人形的殤歿坐在它的背上,直接用手抓住了它的下巴,而後輕輕的一牛

這麼一擰,那巨虎的腦袋瞬間被硬生生的擰到了背後,接著便『砰』的一聲倒在地上抽搐起來。

殤歿將關切的目光投向我,卻什麼話都沒有說,直接一掌黑氣打向了巨虎的腦袋,那巨虎幾乎連哼都沒有哼一聲便直接化作飛灰消散在地。

殤歿將飛麟給……灰飛煙滅了?!

正驚愕之際,殤歿直接跑到了我的跟前,想要伸手卻猶豫了一下,但最終還是將我抱了起來。

「這麼久沒有回去,我很擔心便出了尋你!也幸虧我出來了,否則……」,說到這裡殤歿便語塞住了,眼中流露著若隱若現的心疼。

是!如果不是殤歿,也許我真的會死!因為,飛麟是要置我於死地的!

「我沒事,你去看看北冥1,我趕緊跳下殤歿的懷抱指向一旁。

殤歿雖然表情有些詫異,可是還是點點頭走了過去,而我直接跑到了毛球的跟前。

此刻的毛球,已然恢復了人形,但是渾身是血昏迷不醒!她的身上是傷痕纍纍,但是都不是重傷,最重的地方是脖子,已經被咬的稀爛。

顧不得多想,我趕緊招來月寒,將毛球和北冥一起弄了回去。

北冥傷勢不重,被殤歿先送到了客房,等送完回來,殤歿檢查毛球的傷口。

「怎麼樣?1,見殤歿面色凝重,我趕緊問道。

「其他地方的都是小傷,唯獨頸部!失血過多,肌肉缺損1,殤歿微微皺眉,「不過,倒是奇怪!看那傷口很深,但是虎牙咬到的地方卻恰好避開了致命的位置1

「所以,這是沒有危險了嗎?」,我焦急道。

「不1,殤歿搖頭,「她失血很嚴重1

「所以,需要輸血嗎?」,月寒趕緊開口,「用我的1

「不成,她是凶靈,須用同族之血!而且,必須為鼠類1,殤歿面色凝重,「我現在就去凶靈族尋一個1

說著,殤歿轉身要走,卻被我叫住了。

「等一等,我知道哪有1,我目不轉睛的望著殤歿,「這裡交給我,你去處理北冥的傷口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