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三百二十二章 放血救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二章 放血救人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聽我這麼說,殤歿眉頭緊皺。

「當真?1,殤歿緊聲問道。

「恩,你還不信我嗎?」,我淡淡的揚起了嘴角,「而且,鮫人族的老祖可以讓毛球恢復!不信,你可以問月寒1

殤歿的目光立馬轉向了月寒,月寒先是一愣但是很快的反應而來過來,使勁的點頭。

「恩,老祖很厲害的1,月寒一臉認真道。

終於,殤歿眉間的皺眉慢慢的鬆開。「等我替北冥處理好傷口,便來幫你們1

「不用了1,我將殤歿往外推,「毛球是女孩子,處理傷口的時候你在多不好?!萬一,她要你負責怎麼辦?1

其實,我的心裡緊張的不得了,可是我需要故作輕鬆來讓殤歿不要懷疑。果然在聽我的這番話之後,殤歿的臉突然就紅了。

「對不起!等她醒來的時候,勞煩溫姑娘給我解釋一下,剛剛我雖然碰了她,卻只是為她查看傷口而已1,殤歿有些緊張道,「而且我打算對溫姑娘負責,就不會在指染旁人的1

殤歿這副小心翼翼的模樣,讓我心頭一暖。

「我知道了,你去吧1,我含笑將殤歿推了出去。

等殤歿離開許久,我感覺到他已經離我們很遠的時候,我這才長呼了一口氣。這個時候,月寒終於露出焦急之色走到我的身邊。

「溫婉,根本沒有什麼鼠族凶靈,老祖也沒有這個本事!你是想自己用血去救毛球吧?1,月寒壓低聲音。

「還有別的辦法嗎?1,我淡淡的撩開袖子。

「可是,你的心……」,月寒一把抓住我的手。

「你我不說,沒人知道1,我認真的盯住月寒的眼睛,「冰靈的話,不可全信!就算她說的是真的,我自己也會有分寸!毛球受傷,是為了救我!我不能讓她白白去死1

聽我這麼說,月寒緩緩的鬆開我的手,眼中有著複雜的神色。

「你在冒險1,月寒緊皺眉頭,「她只是一個侍寵1

「在她救我的那一刻起,她便不是普通的侍寵了1,我轉頭對月寒微笑,「莫說是她,就算是你,我也會這麼做1

一切都是肺腑,因為月寒對我好過!如今我能信任的,除了花漫天和毛球便是月寒了。

這話,讓月寒輕輕的搖頭,而後直接走道床榻邊將毛球血肉模糊的脖子轉到了一側。

「我來幫忙1,說到這裡,月寒抿了抿嘴唇。「但是希望你心裡有度!別把血用完了,不然等我下次需要的時候,可就沒了1

話聽上去有些不中聽,但是我知道月寒是故意用這樣調侃的方法讓我注意分寸,她是在擔心我。

「放心吧1,我揚起唇角。

緩了緩氣,我將手腕割開,而後將那湍急而出的血抵在了毛球的脖子上。隨著那血不停的流出,那傷口快速的癒合,而毛球蒼白的臉色也慢慢的恢復了紅潤。

但是與此同時,我的視線卻有些模糊了。

似乎是察覺了我的異樣,月寒不由分說的將我的手給拽開,而後用指甲直接扣爛了手掌。當有黃白色的油脂樣的液體流出時,她塗在了我的傷口上。

見此,我輕笑出聲。「我能自己癒合的1

「真的嗎?可是你一直在流血1,月寒瞪了我一眼,將我扶到旁邊的椅子上坐下。

其實,我也發現了。以前我的傷口能很快的癒合的,但是剛剛卻癒合的很緩慢。這,難道和失去了心臟有所關聯?!若不是用鮫人膏脂替我修復,估計我現在還在流血。而當真,我的眩暈越發的嚴重了。

可是,毛球活過來了,不是嗎?!

床榻上的毛球,脖子上已然光潔如初,其實到現在我也想不通她為什麼有那麼大的勇氣,敢和飛麟死拼!要知道,飛麟是貓、是鼠的剋星!至於,到底是單純的為了護我,還是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真的差點替我去死了。

這,便值得我冒險去救!

「主……主人!主人危險1

躺在床榻上的毛球突然囈語起來,緊閉著雙目不停的扭動著頭部。這個小東西,縱使昏迷也心心念念著我的安危。

月寒在我的示意下趕緊跑到了毛球的面前,伸出手輕拍她的脊背安撫,而我想要驅動御花之力想要使毛球睡的安慰一些時,卻在揚手的瞬間扼住了。

視線無意中落在手背上,卻發現淺顯的皺紋,那皺紋在手背上延伸一直延伸進入了袖口,而我緩緩的拉開袖口卻看到了有些乾燥的皮膚。

要知道,之前的我,像是被注滿了膠原蛋白一般,縱使有些皺褶,也是皮膚該有的紋理,可是現在上面分明出現了缺水的乾燥。

不經意用指頭按壓了一下,那凹處居然好幾秒才慢慢的恢復了平坦。要知道,以前我的皮膚很有彈性,根本不會如此!

心頭慌了慌,但是很快將亂七八糟的念頭拋到了腦後,也許只是耗血過多,過幾天就好了!我不該胡思亂想的,對!不該!

暗自將袖子拉下,我正準備催動花香讓毛球安心入眠,而就在這個時候毛球突然大叫一聲主人,而後直接坐了起來。

先是一愣,接著氣喘吁吁的四處張望,等視線落在我的臉上,毛球跳下來一把抱住了我。

「嗚嗚嗚,主子你也死了啊?!毛球沒用!毛球沒有從那隻壞貓手中救出你1,毛球嚎啕大哭。

這傻丫頭,以為這裡是哪?!我們再死,那直接就是灰飛煙滅了,哪還會有什麼存在?!

「好了好了!都好好的1,我拍了拍毛球的後背笑道,「不信你問問月寒,月寒不是好好的站在那裡嗎?1

聽我這麼說,毛球抬起頭眨巴著淚眼望向毛球,而後重新望向我。

「那主人,那壞貓也沒有傷到你?!你有沒有把他抓起來狠狠的教訓?1,毛球趕緊問道。

「那貓……」

正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門突然開了,而北冥……竟然站在門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