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三百二十四章 我媽叫我和你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四章 我媽叫我和你睡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北冥的這番話,雖然白子已跟我重複了無數次,可是再經他的口中說出,我還是止不住的慌亂。但是,我不允許自己表現出怯懦,因為以後的事需要我獨自的扛起來。

「我不會讓那樣的事情發生1,我認真的望著北冥,「我肯定1

「可是,你根本阻止不了1,北冥微微皺眉,「魔是唯一可以與神並駕齊驅、不死不滅的存在1

「哪又怎樣?!當初不還是被我給封印了?1,我挑了挑眉頭,「就算我沒有本事對付焱魔,卻有本事讓自己死去!那麼,他的復甦之日便又遙遙無期了1

「你……」,北冥狠狠的甩袖,「真是固執1

「我早該固執的,不然也不會深陷騙局而渾然不知1,我揚起唇角,「不管躺在魔窟裡面的是神還是魔,阻撓了我的幸福我就要毀了他!前世我能做到,這一世一樣也能做到1

「可以?!當年你是有伸相助,才能以命封印焱魔1,北冥提高音量,「不然你以為你一個區區的驅魔者,能對付的了焱魔?1

「有神……相助?1,我詫異的望著北冥。

北冥緩緩吐出一口氣,將臉轉向一側,眯起了眼睛。

「據說當年的驅魔者是被神收於座下的唯一弟子,被神親自教授驅魔降妖之術,神留有驅魔者的目的就是為的就是替他掃除那些蠢蠢欲動的邪門歪道1,北冥說到這裡,將目光轉向我。「驅魔者學藝再精,到底是肉體凡胎,所以終究不敵焱魔,若不是靠神以瑤琴相助,怎能順利被封印封印?!可是那代價卻是神被重傷和驅魔者的死亡1

居然如此?!當初,我隱約聽到唐果和南魈說到這些傳說,可是沒有具體提到過神,那時候我就曾經想過,憑什麼驅魔者能封印焱魔?!而且要用生命和瑤琴作為代價卻不能將焱魔毀滅而只是封印,那證明驅魔者實際上根本就不是焱魔的對手。

只不過,北冥為何知道的如此清楚?!

「你……怎麼知道的?1,我皺緊眉頭。

北冥輕呵一聲,「你知道生死簿嗎?」

生死簿?!

「我知道1,我點點頭,「冥界的寶物,記載生老病死1

「對,同時也記載了那場神魔之戰1,北冥目光凝重,「我就是在那裡面,看到了剛剛和你說的一切」

「生死簿,這麼神奇?」,我支吾道。

可是,不管生死簿有多麼神奇,現在都意見被殤歿給摧毀了!

「依照婉兒你的道行,你根本殺不了生死簿1,北冥眯著眼睛望著我,「所以,你在撒謊1

呵呵,這一點,無需質疑了吧!

「反正,他已經死了,說這樣的話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1,我淡漠的盯著北冥,「如果你想替他報仇,直接找我便好!其他的話,無需多說1

「報仇?!你到底在想什麼?」,北冥眼中生出暗淡,「誰死了我都不在乎,你該知道的1

也許,我的態度不該如此,但是涉及了殤歿,我會比任何人都敏感!

「好了,不說了,我累了1,我淡淡道。

畢竟,北冥一直都是幫著我的,我不能對他太過犀利。

「溫婉,你逃避不了1,北冥皺眉,「你有沒有想過接下來要怎麼做?1

「你想我怎麼做?1,我反問一句。

北冥呼呼吐出一口氣,靠近一步附身望我。「乘著現在,離開他!那麼你不會為了他的死而神傷,也不會因為焱魔而讓自己危機四伏!告訴你,等他成為了真正的黑煞,不會記得你,只會記得焱魔,他會帶著你一起跳入魔窟1

「我不在乎!在我愛上他的那一天起,便已經做好了一切的準備!結果最壞,不過是死1,我揚起嘴角,「不過是死而已1

「固執1,北冥狠狠道。

「多謝誇獎1,我對北冥行禮,「既然今日殤歿已經還了你的骨,我欠你的恩情算是抵消一半!若是等我平安從魔窟出來,我便還剩下的!總之,我不會欠你的1

話說的很強硬,卻是在刻意惹怒北冥,怒了更好,不需要對我好,離開這裡也遠離了紛爭。但是,北冥顯然脾氣好的有些過頭了。

「你打算去魔窟?1,北冥目不轉睛的望著我,「你不要告訴我,你想殺了焱魔1

「是又怎樣?1,我笑了笑。

「算了,我不勸你了1,北冥泄氣道,「你太過執拗1

執拗?我覺得算是優點!

對北冥再次行禮,「總之,謝謝你1

「好1,北冥有些苦澀道,「不過有一句話,我必須得說1

「請講1,我沉聲道。

「若是哪天你想回頭,我會在最初的地方,一直等你1,北冥眼生憂鬱。

未等我反應過來,北冥轉身就走。

走了,是離開了我家還是離開了冥界?總之什麼都好,離開就好!現在的我,要想的是怎麼取到瑤琴!

殤歿已經不是冥君了,所以狼族進犯一事,我們不會摻和!我們又不是造世主,事不關己何必多管閑事?!自己的事,已經多到焦頭爛額了!

而且,我不覺得狼族和凶靈族聯手,能攻得下冥界!其實我在想,也許判官傾摯更適合做冥君之位!對了,天明之後我要去和傾摯說說西魅的事情,讓西魅名正言順的當那孟婆。

心中的鬱結,頓時散去不少,我起身走出門外,卻看到迎面走來的殤歿,懷裡抱著一個枕頭。此刻的他抱著枕頭來回的踱步,神情有些緊張。

「殤歿?1,我輕喚一聲。

此話剛出口,殤歿手中的枕頭便直接掉在了地上,而後他慌慌張張的撿起來,笑的有些尷尬。

「溫姑娘1,殤歿不好意思的望向我。

「你以前都不是這麼叫我的1,我笑著走了過去,「你幹嘛在外面走來走去?」

「那個,母親攆我出來的,她……她……」,說到這裡,殤歿突然低下頭。「她叫我和你睡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