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二百三十八章 一人單挑兩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八章 一人單挑兩族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 那種從腳底板生出的尷尬直接化作了憤怒,我直接一腦袋撞了過去,這一下正好撞在了殤歿的鼻子上,撞的我頭暈眼花。

「長的丑還這麼暴力,你也真是夠極品啊1,殤歿皺了皺眉頭便有血從鼻孔裡面緩緩的流了下來。

「怎樣?!我丑!我丑的平易近人!不像你,帥到噁心反胃1,我使勁撕扯起殤歿來。

「哈哈,終於說出你的目的了對吧1,殤歿冷哼。

「什麼啊1,我狠狠瞪著殤歿。

「你就是垂涎我的英俊和美色,這才要死要活嫁給我的是吧!,殤歿不屑的挑眉,「可是縱使我的基因再強大,遇到你這母猴子也是白搭!萬一咱們有了孩子,將來孩子照完鏡子必定會哭訴咱們造他的時候沒有走心1

哇靠,什麼跟什麼?!這個男人,能活生生的把人給氣死!

「表臉,滾1,我惡狠狠的大叫。

殤歿一臉的鄙視,不理會我飛濺的口水直接扯住我的翅膀將我拽了起來。這還不夠,還特喵的將我的兩個翅膀擰在了一塊,我怎麼撇也撇不開。

「等我折斷你的兩個膀子,看你這飛天猴還敢囂張不1,說到這裡,殤歿眨了眨眼睛。「晚上,我請你看我吃烤翅膀1

媽了個雞,這是準備將我烤了的節奏嗎?!我是無所謂,這翅膀本來就是他的!可是,他這囂張的態度,好讓我討厭!

正奮力掙扎之際,突然聽到有人叫我,等我尋聲望去正好看到了傾城。

「你們……這是……」,傾城一臉的詫異。

殤歿失憶這件事,除了幾個親近的人,其他人幾乎是不知道的!這樣的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所以,這便是傾城奇怪的原因吧,因為殤歿從來沒有在人前對我粗魯過。

「我……」

還沒有等我說話,殤歿便直接望向傾城,滿眼都是挑釁。

「你……哪位啊?」,殤歿歪著頭,表情有些弔兒郎當。「你剛剛在和這母猴子說話?1

「母猴子?1,傾城皺眉,而後望向我。「死丫頭,殤歿他叫你……母猴子?1

失憶這件事,絕對不能讓別人知道,不能出什麼差池。

「愛稱!愛稱1,我故作羞澀道,「你知道的,夫妻之間總該有些小情趣嘛1

這話,當即引來了殤歿的不悅。

「喂你這個母猴子,別蹬鼻子上臉,昨晚你爬上我的床我還沒有……」

沒有等殤歿說完我直接扯住他的兩個耳朵直接啃了過去,狠狠的啃在了他的下巴上,這麼一口直接讓他堅毅的下巴流出血來。

這個舉動分明就是想讓他閉嘴的,原本我想著吻比較浪漫,但是夠不到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我不想親這麼一個臭男人!

哀嚎一聲,殤歿推開我,而後用手指著我。

「你刷牙了沒有?1,殤歿憤恨道。

「沒有啊1,我用手手指抹了抹牙齒。

「打過狂犬三聯和埃博拉預苗沒有?1,殤歿緊皺眉頭。

「沒有啊1,我翻著白眼。

「沒有你咬我?1,殤歿突然大吼。

靠,你以為我想啊,還不是不想你穿幫!

不行,我得儘快的帶著殤歿離開這裡,到一個沒有人認識的地方居住!恩,就這麼辦!

見殤歿焦躁,一臉的不耐煩,傾城直接走了過來。

「殤歿,狼族和鬼族的大戰之日將近,不如和我們一起訓練士兵可好?」,傾城對殤歿微笑,「南魈不在,我一個人有些吃力1

其實,我看得出來,那傾城是在打圓場,為的是我和殤歿消停,而且從他的表情來看,應該沒有看出殤歿的異樣才是。

可是,若是殤歿真的隨傾城去訓練鬼兵的話,鐵定穿幫!之前殤歿與傾摯有過私下的接觸,甚至將位置傳給了傾摯,但是沒有多說無關緊要的話,算是掩飾的很好。

殤歿望向傾城,眯著眼睛。「狼族?你是在搞笑嗎?!憑那狼族,也想和鬼族一戰?這是必贏的仗,你還需要練兵?!你……」

未等殤歿說完,我趕緊用手戳了戳殤歿。

「還有凶靈族1,我低聲道。

「凶靈族?1,殤歿挑眉,「那還值得我去關注一下!不過,就算這樣,我一個人就能搞定了,還需要軍隊?!除非凶靈惡煞兩族聯手,否則還是別找我了1

說著,殤歿一把扯住了我的翅膀。「母猴子,咱們走1

不由分說,直接把我給拽走了,完全無視於傾城的存在!這個傢伙,傾城好歹現在也是冥界的王子啊,雖然是後天的,但是也是有實權的,可是殤歿完全不懂得這些!

呵呵,繼承了原始殤歿的我行我素。

一路的拉扯,不管我的大呼小叫,最後殤歿將我拽到了結界之處這才停下來。

「你幹嘛?1,我甩開殤歿的手。

「先去狼族,再去凶靈族1,殤歿摸著下巴看著那結界。

去狼族和凶靈族?!狼族沒有引起我的注意,關鍵毗鄰凶靈族的就是惡煞族啊!哪裡,離魔窟很近!

「你想做什麼?1,我頓時警惕起來。

殤歿突然將臉轉向我,冷哼了一聲。「瞧你這慫包樣,怕了吧?1

怕?我都不知道他想要做什麼,怎麼怕?!

「那狼族和凶靈族自不量力,想要和鬼族開戰!其實,迎戰是完全沒有必要的1,殤歿皺眉,「冥君那個老傻子居然還理那些草莽1

「所以,你想要在開戰之前,幹掉他們?1,我突然意識到了殤歿的目的。

「嗯哼1,殤歿突然瀟洒的揮了揮披風,「分明一個人能解決的事,何必要勞煩一整個族1

這狂傲的話,直接讓我頭皮發麻!

說真的,若是以前冷傲的殤歿說這話我完全相信,可是面前這人說出來,我總覺得是大言不慚!

「洗洗睡吧1,我故意揮手,打了一個哈氣。

「哼,連你一個母猴子都瞧不起我1,殤歿眯起閃著寒光的眼睛,「我今天就讓你見識見識,一個人怎麼單挑兩個族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