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三百三十三章 假族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三章 假族長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殤歿那掌,帶著懾人的黑氣,似乎集中了所有的力量要至貓怪於死地!但是,我不能讓他這麼做,至少在弄清所有的事情之前。

揮手一道銀光,直接纏住了貓怪,順手一拉那貓怪便直接懸空摔在了旁邊,而與此同時殤歿的那一掌重重的劈了過去,地面頓時炸開了一個巨坑,樹木大片大片的倒了下去。

剛剛這一掌,能直接將貓怪碾成碎片啊!

「母猴子,你幹嘛?1,殤歿收掌,有些微微不悅。

「留著他還有用1,我笑了笑。

手指一勾,那捆綁在貓怪身上的銀光突然變成了銀鏈,而後不停的收緊,而那貓怪掙紮起來,身影不停的在虛影和貓體間來回的變換。

等變成一個穿著粗布黃衣的男子,那銀鏈再度消失。

「不帶這麼玩的1,男子捲縮在地,不停的掙扎。「你們都不按套路出牌1

聽男子這麼說,殤歿望了我一眼,而後大手一伸那男人便直接懸空,反轉了一圈將正臉對向我們。

一個長相清秀的少年,看起來約莫二十歲出頭,眼睛是棕黃色的,偶爾會反光。

「你是誰?1,殤歿挑眉問道。

「我是誰?!我才不要和你說話!你剛剛打掉了我的牙齒1,男子一臉的憤恨,說話露風。

這種囂張的態度,讓殤歿陰沉下了臉。

「所以,你們動物都是這麼呱噪嗎?1,殤歿望向我。

靠,我們動物?!我特喵不是動物好嗎?還真把我當母猴子了!

白了殤歿一眼,我徑直走到了男人的面前,眯著眼睛望著他。

「凶靈族的……族長?1,我嘴角含笑。

那男人先是一愣,而不屑的撇起了嘴巴。「哼,是啊!你們最好放了我,否則我滅了你們1

這一次,殤歿由著男子將話說完之後,才一巴掌呼了過蠕然只是一巴掌,可當時就打的那男子身形渙散。不顧男子的嗷嗷之叫,殤歿一腳踩在了他的胸口。

「原本老子正在為滅了哪個族而猶豫,現在有決定了!我要去滅了凶靈族,在這之前先殺了你1,殤歿狠聲。

顯然,殤歿只是嚇唬男子,高高的舉起手卻沒有落下,而我順水推舟的再次攔祝

「親愛的,不要衝動1,我撒嬌似的勾住了殤歿的胳膊。

殤歿皺眉,一臉的嫌棄。「別這麼叫我!不然別人會誤會我對你這隻母猴子做了什麼禽獸不如的事情1

這話,讓我豎起了一頭的黑線。

推開殤歿,我徑直走到了男人的跟前,那男人看到我,原本驚恐的目光又傲嬌了起來。

「威武不能屈1,男子哼了一聲,「你們別以為制住了我,就能在我口中套出點什麼!狼族居然敢想著派人偷襲我,一定是不想活了!那麼正好,回去我就……」

沒有等男子說完,周圍的地面突然震動起來,而後四根巨大的藤蔓突然在我的張開雙臂之間從背後伸出,像是蛇一樣發出『呲呲』的聲音。

不僅如此,那藤蔓的頂端有花苞迅速的生長,而後突然綻放開來,那花蕊黑漆漆的深不見底,而周圍是密密麻麻的利齒正在不停的蠕動著。

見此,男人慌了起來。

「這是什麼?1

「花啊1,我漫不經心的摸了摸伸到前面的花頭,「專門對付你的1

聽我這麼說,男子暗暗的咽了咽口水,可是神情依舊保持之前的傲嬌。

「哈哈!你腦子是進水了吧?!用植物來對付動物?!有沒有常識啊?1,男子撇嘴。

我還沒有說話,殤歿直接伸手,一直灰色的野兔便直接落入了他的掌心,而正在磨蹭我的那朵花突然伸了過去,張開花蕊直接將那兔子給吞了進去。

花莖不停的蠕動了一番,當那花蕊再度張開,吐出了一副小小的骨架,那骨架砸在男子的臉上頓時四分五裂的掉落。

見此,男子一把捂住了嘴,眼睛瞪的滾圓。

「那啥,這是……食人花?1,男子小心翼翼道。

「好像是吧1,我笑了笑,「反正我養的這花,專門……吃肉1

此言一出,男子哭喪起臉來。

「你們到底想要幹什麼啊?」,男人可憐巴巴的盯住我,瞳孔慢慢的變大,直到佔滿了整個眼球。「你們忍心這麼對待一隻貓嗎?1

靠,要真是一隻貓,我會覺得好萌好萌!可是現在他是人形,那麼大一個眼珠子都是黑色的,顯得很噁心好不好?!

一拳打了過去,直接打在了男子的眼窩,將那眼睛給打正常了。

「又打我1,男子咆哮。

其實,到了現在,我突然覺得這個膿包男子根本不是凶靈族的族長,作為一族之長不會只有這麼一點本事,而且沒有節操的吧?!

「現在掌控惡煞族的是誰?」,我漫不經心的問道。

男子先是哭泣,聽到我這麼問之後突然警惕起來。

「你們……果真是狂傲派來的?1,男子目露凶光,「我是不會說的1

正想說話,殤歿一把將我推開。

「母猴子,你連逼供都不會嗎?1,殤歿鄙視的望著我,「看我的1

說著,殤歿一把拎著男子跑到了旁邊的一顆大樹後面,接著我便聽到了男子的慘叫和不停伸出的手和腳,等那慘叫約莫響了十多分鐘左右,殤歿終於拖著男子走出來了。

那打的,真是一個慘不忍睹,五官錯位的,連人形都看不出來了。

「他不是凶靈族的族長1,殤歿將男子一把甩在了我的腳邊。

這話,讓我眯起了眼睛。

蹲下身子,目不轉睛的望著男子。「所以,掌管惡煞族的,是風暴對吧?1

「你們都知道了,還問我?!還把我打的跟豬頭一樣1,男子含糊不清的嚎了起來,「我原本就不是凶靈族的族長,是別人讓我假裝的1

說著,男子掏出一個迷你的小本本。

打開那個小本本,我看到了幾行話,那話正是之前他和狂傲說的那些,一個字都不帶差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