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三百三十五章 傾摯娶雲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五章 傾摯娶雲裳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不僅提到地獄之火,還提到了魔窟!

「你怎麼知道這麼多?1,我緊聲問道。

「我不該知道嗎?1,殤歿反問,滿眼的認真。

這一問,倒是將我問住了。殤歿的焱魔之力都在,所以這些東西都該是存在於意識裡面的!

「所以,你想要去捉一個魔獸當侍寵?」,我很好的掩飾住了慌亂笑道。

「嗯哼1,殤歿聳肩,「我總不能讓別人以為,我的侍寵是你這隻母猴吧1

擦!你才是母猴,你全家都母猴!

但是,現在的殤歿根本不聽我的話,我要是阻止他去魔窟也許會適得其反,所以只能反其道而行之。

「好啊!我也去找個牛掰的侍寵1,我笑眯眯的望著殤歿,「但是,能不能等第二天?!我們先去吃點東西,吃飽喝足了再去魔窟?1

呵呵,等天亮了,你丫的就會忘記這件事了。

殤歿眯了眯眼睛,想了想卻沒有言語,見此我一把勾住了他的胳膊。

「怎麼樣啊?」,我歪著頭目不轉睛的望著殤歿。

「好1,殤歿點頭,「記得明天用熨斗把臉上的褶子熨平,別驚著魔獸了1

說完這句,殤歿徑直丟下我走開了。

呵呵噠了,我的臉上真的有那麼多褶子嗎?!

原本我以為殤歿要血洗狼族,不是用他的血就是用狼的血,可是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這樣也好,不用我提心弔膽,只盼著要快點度過第二天忘記去魔窟的這件事。

回到冥界之後,殤歿直接回去了孤島,而和他一前一後的去到了別院,遠遠的便看到殤璃靠在門口等著我們。

「嘿,老媽1,殤歿弔兒郎當的招手。

可是,顯然殤璃沒有理會殤歿,而是對著我擠了擠眼睛,我還沒有會意,便眼尖的看到了別院裡面的鬼兵,簇擁了大批,而且外圍還不斷的增多,朝著我們的院子慢慢的聚攏。

說這些鬼兵來勢洶洶吧,可是臉上的神色還是畢恭畢敬的。

「公主1,一個看上去像是將領的男人走到我的跟前低頭彎腰,「冥君陛下派我們來接三位回大殿,參加冥君的婚禮1

冥君?!哪個冥君?!一瞬間,我真的有些反應不過來!可是,等無意間對上了殤歿的眼睛,這才想到現在的冥君就是傾摯。

擦,傾摯要結婚啦?!

「新娘是誰?」,我目不轉睛的望著將領。

「冥后的名諱不是屬下可以說的1,將領嚴肅的說到這裡,突然伸過頭壓低聲音。「其實,就是你媽1

我……媽?!

傾摯娶的人,居然就是假冒溫芩的雲裳?!

只是離開了沒有多久的時間,怎麼會發生這麼多的事!

還未等我說話,殤歿突然似笑非笑的望著我。「怎麼你媽要改嫁了嗎?1

「你媽才要……」,狂躁的吼到這裡,我突然扼住了,畢竟殤璃還在跟前呢。

「就算請我們,也不必這樣大的陣勢吧1,我環顧四周。

「我們為公主的安全著想1,將領低頭,「防止閻魎一黨傷害公主1

閻魎……一黨?!這是徹底決裂的節奏?!

「知道了,你們遠處候著,我們待會就去1,我悶聲道。

「是1,將領猶豫了一下,便領著鬼兵浩浩蕩蕩的離開了。等他們走遠些,殤璃趕緊走到了我的跟前。

「你們走後沒有多久,這冥界便鬧開了!傾摯想要收閻魎入監,卻被閻魎一黨阻止!可是,結果卻寡不敵眾,閻魎和他的人逃跑了1,殤璃緊促道。

看來著傾摯一上任,第一個處理的就是閻魎,想必已經忍讓了閻魎多年一下子爆發了,而爆發的源頭應該是雲裳!

其實,傾摯原本就掌管實權的,雖然地位卑微,如今一朝成更很迅速的鎮壓閻魎一黨,也不算是什麼新鮮的事了!

剛剛那些將領說怕閻魎轉頭傷害我,實際都是借口,在他們的眼中我就是閻魎的女兒,他是怕我暗地和閻魎勾結罷了。

「這個時候內訌,我真是呵呵了1,殤歿緩緩的搖頭,「這世界是怎麼了?美女不愛愛母猴1

白了殤歿一眼,我沒有說話,心裡卻五味雜陳。

其實,閻魎落得什麼下場與我無關,反正早晚我是要處置他的!只是,西魅和南魈會怎樣?!那北冥還留在冥界還是已經走了?!

「母猴子,要不要我乾死那傾摯搶回你媽?」,殤歿突然一本正經道。

「不用1,我笑了笑,「咱們去參加婚禮吧1

這話,讓殤歿了愣住了。

「你丫的真心寬!有人打走你爸搶走你媽,你都能樂呵呵的!哎,果真是沒有腦子1

現在,我似乎習慣了殤歿的毒舌,對於這些話已經有了防禦能力了。

一行三人,跟著大部隊去往大殿,途中殤璃告訴我,傾摯將閻魎的後宮都遣散了。其實在我看來,這倒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在去到大殿之前,我心中已經是有底的,那便是雲裳已經默認了這件事,我想傾摯再猴急,也不會強迫她做不願意做的事情。

果真,進去大殿之後,看到了一身盛裝的雲裳,和滿臉堆笑的傾摯。

「婉兒1,見到我,雲裳便疾步走了過來。

「媽1,我微笑著將視線移到了傾摯那邊。

此刻的傾摯,一身威嚴的金袍,身後站著的是傾城和傾凌,他們同樣穿著華麗,不同往日那般的低調。

傾摯和我的目光觸上,笑了起來,笑容可親。

「瞧瞧,你做不成我的兒媳,卻能做我的女兒1,傾摯緩步走了過來,「反正兒媳、女兒都是一家人1

傾摯攬住了雲裳的肩膀,毫不顧忌我還在現常

若不是早已知道我不是閻魎的女兒,便就是赤-裸裸的挑釁!而我相信,一定是後者。

「傾摯……」,雲裳故作不悅的低呼。

傾摯立馬對雲裳堆起了笑臉,「我和孩子開玩笑呢!不管她是誰的孩子,我都會一視同仁!對西魅都能保持仁慈,你該相信我會對溫婉更好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