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三百三十九章 嚇死人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九章 嚇死人了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殤璃原本就氣質綽約,穿上這聲帶著銀色牡丹暗花的旗袍,更是襯托的她的雍容華貴,踩上一雙黑色的坡跟皮鞋,能顯出腿部的線條也不會很累。

「這衣服穿著,挺好看的1,殤璃摸了摸自己的盤在頭上的髮髻笑了。

我眯了眯眼睛,走到旁邊的樹上折了一根樹杈輕輕的用手一捋,那原本暗沉的樹杈立馬變成了溫潤的墨綠色,插在那髮髻上,更添加了高貴之氣。

「好了,現在可以走了1,我故作不經意拉住了殤歿的手。

殤歿居然沒有反抗,而是反手將我的手握在了掌心,等去了結界之處徑帶著我穿了過去,我為彼此都變了現代的裝束,和上次出行人間的時候一模一樣。

站在城市的街道上,我望向前面的鐘樓,上面顯示的時間是凌晨一點。儘管夜已經深了,可是來來往往的車輛和行人還是絡繹不絕。

除了我和殤歿,其他三個女人可是淡定不起來了,眼睛瞪的大大的,四處的張望,跟劉姥姥第一次進大觀園一樣。

雖然冥界的裝束已經有些接近現代化了,可是大體還是保持著古代的風格,現在更是第一次親眼見著,所以好奇的不得了!

「這人間是有多窮1,毛球突然砸吧嘴,「你看看她們身上的布,都快遮不住肉了1

這話,引來月寒的掩嘴輕笑。「之前的那些人類,也去鮫人道交易過,但是穿的很嚴實1

「我突然好餓,我想吃吃人間的食物1,殤璃突然抓住我的手,「不過在這之前,我們先得找地方落腳1

也對,衣食住行都得想到了。但是,我的房子現在還能住嗎?!如果北冥在那裡,我們一起去是不是有些尷尬?!

算了,還是先找個酒店住下吧!

想到這裡,我望向殤歿。

「有錢嗎?1

「錢?1,殤歿皺眉,「冥幣要嗎?1

頓時,我一頭的黑線,用冥幣住酒店,會被打出來的。

「只有鬼才用冥幣的好嗎?1,我翻了一個白眼。

「那就殺了他們,讓他們變成鬼,那不就可以了1,殤歿說著,還擼起了袖子。

我抬起輕輕踢了殤歿一下,而後走到了月寒的旁邊。

「月寒,麻煩你給我弄幾顆珍珠好不好?1,我拍了拍月寒的肩膀,「咱們得弄些人間的鈔票才能在這裡安定下來。」

我知道這裡有個古董店,跟過去的當鋪是差不多的性質,裡面的老闆該是識貨的,月寒哭出來的可是深海珍珠。

「恩,行1,月寒重重的點頭,「但是沒有理由我是哭不出來的1

「那我給你去弄芥……末1,還沒有說完,殤歿一拳頭打了過去。

這樣還不算,毛球乘著月寒摔倒直接騎坐在她的身上,又掐又捏。

「痛不痛?!痛不痛啊?1,毛球故作一臉猙獰,「快說痛不痛1

「不行,讓我來1,殤璃突然扯下發上的叉子握在手裡,「讓我扎死她1

我擦,這是容嬤嬤轉世嗎?!我突然覺得月寒好慘啊!

「好了好了!有了1,月寒突然一把將毛球推開,起身用手托著下巴。

那一滴滴眼淚滑出眼眶,落進掌心變成了一顆顆大珍珠。

「這些夠不夠?1,月寒使勁的哭,跟止不住一樣。

「夠了夠了1,我趕緊接過去。

這一大把,好歹換了錢夠我們生活好一段時間的呢。

「好了,別哭了1,等我將珍珠裝滿一個大錦囊之後趕緊望向月寒。

可是月寒,哭的根本止不住啊!那珍珠,一顆比一顆潤澤透亮。

「毛球張嘴,我止不住了!但是,這珍珠不能浪費啊1,月寒哭哭啼啼道。

聞言,毛球急忙蹲在地上張開了嘴巴,將那些絡繹不絕墜下的珍珠統統的接住,直到吞到了打嗝,那月寒這才勉強的止住了眼淚。

「下次要珍珠,一個人出手就行了!你們三人混合打,我實在承受不了1,月寒擦了擦眼睛。

也幸好鮫人的自愈能力比較強,之前被打留下的傷痕很快便消失不見了。

「對不起!對不起1,我趕緊摸了摸月寒的臉給予安撫,「先去換錢,等待會給你找個最好的房間1

「恩恩1,月寒吸著鼻子點了點頭。

直接帶著眾人去往了位置比較偏僻的那家古董店,一個勾著脊背的老頭正在拉卷閘門,見此我趕緊跑了過去。

「等一等!等一等1,我急促的喊道。

這個時間,剛剛好,要是遲一步,也許我真的要去銀行拿錢用了。

那個正在拉門的老頭轉過臉詫異的望了我一下,而後推了推鼻子上面的圓形老花鏡,眯著眼睛望向我的身後。

「大半夜的你領著這麼多的人來,是想搶劫嗎?1,老頭警惕的望著我,「我可告訴你,警察局就在附近1

擦,我們幾個花一般的俊男靚女,像是打劫的嗎?這老頭有被害妄想症吧?!

未等我說話,殤歿突然拽起我的腿一把扯掉我的絲襪,而後直接套在了臉上。

「這副打扮,才是打劫1,殤歿將一張被絲襪擠變形的臉伸到了老頭的面前。

老頭猛的倒吸了一口氣,而後直接捂著胸口翻起了白眼,居然……居然直接暈了過去。

「你看你做的好事!把他都嚇暈了1,我用手肘使勁的搗了殤歿一下。

「沒有常識的母猴子,他分明是死了好嗎?1,殤歿挑眉說了這麼一句,拽住老頭的腿就往店裡面拖去。

靠,死了?!這老頭心臟有這麼脆弱嗎?!

東張西望了一番,見沒有人注意到這裡,趕緊進店,而後將那捲閘門給拉了下來。四周都是各種玉器古董,有的甚至看不出是什麼玩意。

老頭被殤歿放在了地板上,整個人呈現青色,已經開始發硬的感覺。

「落在我的手裡,想死可沒那麼容易1,殤歿扭了扭脖子,將手指捏的作響。

接著殤歿直接用手指在空中滑出一道光門,而後一伸手拉出一個虛影重重的砸在了老頭的屍體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