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三百四十一章 食人花吃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一章 食人花吃人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殤璃帶著毛球和月寒撞向玻璃,沒有撞破而是直接的穿出,那降落的身形太快,快到已經模糊成了虛影,直到落在了亮著月色的沙灘上。

也幸虧這個時間沒有遊人了,否則看到這麼三個從天而降的女人,一定會被嚇破膽的。

原本該是很自然的單獨相處,畢竟面前的這個是我最愛的男人,關鍵是現在的他性格變了,我總覺得是重新開始新戀情的感覺。

那種不好意思或者是羞澀,讓我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喂,母猴子1,殤歿突然叫我。

「啊!啊?」,我愣了愣神,趕緊故作無所謂的望向殤歿。

「鈉珊歟可是你的怎麼轉移到了臉上了?1,殤歿一本正經的望著我,而後突然嫌棄的撇嘴。「你剛剛不會在心裡YY我的吧?!咦,真邪惡1

「鬼才YY你1,我狠狠瞪著殤歿,卻囧的臉色發燙。

「瞧瞧瞧瞧,被戳穿了,惱羞成怒了吧1,殤歿一臉的傲嬌,「算了,睡覺1

說完,殤歿直接一個瀟洒的翻身徑直落在了床上。這個舉動,我很尷尬的好不好?!雖然是老夫老妻,但是現在我有偷Q的感覺。總覺得,有些做賊心虛。

「母猴子你過來,讓我和我兒子交流交流1,殤歿突然漫不經心的說了這麼一句,眼睛卻沒有正眼瞧我。

「你怎麼知道是兒子?1,我沒好氣道。

「父子連心,不懂嗎?1,殤歿突然瞪著我,「別廢話,快過來1

翻了一個白眼,我徑直走了過去,

其實,我只是想要和這樣的殤歿好好的聊聊天而已,因為明天之後不知多久還能再碰到。

坐到了床邊,我徑直躺下,而後和殤歿兩個人像是挺屍一樣躺在那裡一動不動,眼睛齊刷刷的望向天花板的吊燈,直到將眼都給看花了。

就在我想著,算了吧,睡了吧的時候,一隻大手突然放在了我的小腹上。轉過臉去,發現殤歿依舊沒有看我。

「等孩子出生,把他的畫像也刻在我的身上,這樣我就能記住你們兩了1

殤歿的這句話很輕,卻讓我的鼻子一酸差點落下眼淚。

「萬一你記不注會不肯呢?」,我揚起唇角,話里卻是無比的凄涼。

「傻猴子1,殤歿突然轉臉不悅的望著我,「那你就直接撕開我衣服,讓我看你的畫像就行了!我一定會相信你是我的妻子,因為一個正常的人絕對不會拿一個猴子當紋身的1

這句玩笑話,卻沒有讓我生氣,反而讓我有些窩心。

「其實愛不愛沒有關係,只要能在你身邊就好1,我輕笑,「把每一天當做末日去珍惜1

這話讓殤歿轉身,目不轉睛的望著我。「其實,你可以和我模淙晃也患塹媚悖但是我總覺得你我和之間沒有那麼簡單!可是,我想不起來1

「所以,你對我是特別的嗎?」,我驚喜道。

「呵,對一隻母猴子,無法做到不特別吧1,殤歿從鼻子裡面噴出一聲哼,「那個什麼,雖然猴子毛多不怕冷,但是我有些怕冷,借你抱抱1

說完這句,殤歿直接將我摟在了懷裡,而後套房內的燈瞬間熄滅。

……

在夢裡,我又見到了你!

……

「起來!你壓到我頭髮了1

正睡得香沉,一個聲音突然將我驚喜,等我下意識的轉過頭看到了殤歿盛怒的臉。

此刻,他的頭髮正被我的胳膊死死的壓住了。

「能不能把手拿開?1,殤歿加重音調,有些不耐煩了。

愣了一下,趕緊起身,而後殤歿跳下了床。來回踱步,而後走到鏡子前面一絲不苟的整理自己的頭髮。現在的殤歿,又是什麼性格?!

「我帥嗎?」,殤歿突然悶聲開口。

「啊?1,我有些蒙了。

殤歿轉頭望向我,「你覺得,我帥嗎?1

靠,這是什麼鬼問題。

「帥1,我老實回答。

「這就是你爬上我床的理由?1,殤歿皺眉,一本正經。「難道你不知道,我是禁慾系的?1

「什麼?1,我更迦納悶,這次的殤歿是禁慾系老幹部嗎?

「好了好了1,殤歿徑直掏出一疊冥幣丟在了我的面前,「拿走吧,就算你爬上我的床,也不是我的菜!拿著錢,你走我留,各自安好1

「殤歿……」,我徑直走向殤歿,還沒有靠近就被殤歿喝住了。

「別,我是很正經的男人1,殤歿皺眉。

現在這性格,倒是安全的很!

腦子快速飛轉的時候,門突然被推開了,殤璃、毛球和月寒走了進來,見我和殤歿這副表情,她們的臉上現出了不自然。

「是不是?!我們回來的……有些早了?1,殤璃悶聲。

殤歿的眼神,在那麼一瞬間便直了,而後直接走向殤璃。

「殤兒……」

「媽,讓一下1,殤歿直接拉開殤璃,而後走到了月寒和毛球的身邊。

「嘿,我叫殤歿!除了帥,我沒有辦法用別的形容詞介紹自己1,殤歿對月寒眨眼,而後望向毛球的時候瀟洒的甩了甩銀髮。

聽殤歿這麼說,月寒和毛球面面相覷,而後膽怯的走到了跑到了我的身邊。

「主人,大人他……」,毛球欲言又止。

「又失憶了1,殤璃皺眉。

但是顯然殤歿沒有注意到我們的對話,而是突然走到毛球的跟前,一把拉住了她的手。

「如果我說我晚上沒有約人,你一定會感到很榮幸吧?1,殤歿挑了挑眉頭。

毛球一臉的窘迫,想要掙脫卻掙脫不了,而這個時候門突然被推開了,一個穿著制服的漂亮女服務員站在了門口。

「對不起,請問需要清潔服務嗎?1,女服務員畢恭畢敬道。

還沒有等我反應過來,殤歿直接丟開毛球大步的跨到了女服務員的面前。

「小姐,下班之後有空嗎?1,殤歿一把攬住了女服務員的腰。

所以現在的殤歿,就是一個見到女人就會往上撲的種馬男嗎?!

握了握拳頭,一顆巨型食人花突然從地板裡面伸了出來,而後張開花蕊直接將那女服務員一口吞了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