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三百四十二章 被殤歿重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二章 被殤歿重傷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那食人花將女服務員吞下了,只是咀嚼了兩三秒便吐了出來,一具白骨便『啪』的一聲打在了殤歿的臉上。

我很生氣,控制不住,但是我不想害人,那服務員被食人花的花莖暗地給排到下一層去了,而吐出來的是白花擬化的人骨。

「溫婉1,殤璃率先驚呼出口。

此刻殤歿的表情越來越陰沉,直到將臉緩緩的轉向我。

「很好1,殤歿似笑非笑。

我沒有開口,因為胸口的氣息已經開始紊亂,而殤歿徑直一把抓住了食人花,掌心有火瀰漫而出,燒的那食人花發出痛苦的『呲呲』聲。

「我倒是,你的底限到底在哪1,殤歿似笑非笑。

「殤歿1,殤璃突然大吼起來,「看看你的胸口1

說到這裡,殤璃伸手欲撕殤歿的衣服,殤歿卻快速的幻化身形散開了,再出現的時候已經將那燃著火焰的食人花甩向我。

藤蔓直接甩向了我的胸口,將我直接撞飛了出去,硬生生的穿破了玻璃,隨著破碎的玻璃極速下降的瞬間我突然張開了翅膀,身體晃了晃便懸浮於空中。

可是如此,我也完全的暴露在了人們的視線之中。聽到人們的驚呼,我根本來不及做出任何的反應,因為殤歿已經俯衝過來。

一掌毫不留情的打向我,那光波震的我當即吐出一口鮮血,而後我被那慣性壓的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艱難的從那大坑中想要起身,卻看到了圍觀的路人在逐漸的靠近,正不停的縮小那包圍圈。

頓時,我的心裡有些慌了。

「她有翅膀1,一個帶著墨鏡的女人小心翼翼的靠近我。

「會不會是拍戲的道具?」,旁邊的男人舉起手機。

「不不不,我親眼看到她從帝王大廈掉下來的!她真的用翅膀飛的1,不知誰叫了這麼一句,眾人嘩然。

縱使是白天,那閃光燈還是很刺眼,刺的我不得不用手去阻擋,可是剛剛殤歿的那掌太重,重到我幾乎站不起來,嘗試了幾次也撐不起身子。

而就在這個時候,圍觀的人突然尖叫著飛了出去,而一個高大的晌頤媲暗墓狻

抬起頭,我看到了殤歿的臉,和他眼中的……『關切』。

「對不起1,殤歿眉頭緊皺,直接講我拽起來摟進了懷裡。

這句對不起雖然不能消弭我身上的痛,卻讓我的心安定了不少!可是,我一直沒有反應過來,殤歿為什麼會對我下重手,就是因為我殺了一個他看上的女人嗎?!

或者說,他今天的人格正在分裂,一半好一半壞,剛剛打了我,現在便後悔了?!

「你覺得,你能除掉我嗎?1,殤歿輕撫我的脊背柔聲道。

我楞了一下,胸口有不安在強烈的蔓延。

「你以為,你能剋制得了我多久?1,殤歿將嘴巴貼近我的耳畔,「以後你會經常看到我1

這話,當即讓我將殤歿一把推開,而下一刻我直接對上了一雙黑氣繚繞的眸子。看著殤歿嘴角那邪惡的笑容,還來得及閃開,他的身體便突然漾起一層黑氣直接將我震飛到了空中。

翅膀的骨頭像是被摔斷了,完全的張不開,而在我緩緩下落的瞬間,看到殤歿對我拋了一個飛吻,而後迅速的消散。

待殤歿完全的消失不見,我這才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現在的殤歿,不是殤歿,而是……黑子!我敢確定,他就是黑子,是焱魔的黑煞!黑煞只重傷我卻不殺了我,因為他需要我來複活焱魔!

黑煞……黑煞為什麼會突然在殤歿的身體里活了?!為什麼?!難道那胎盤的原始善性已經開始失效了嗎?!

正錯愕之際,我突然感覺到有熱浪撲到了臉上,緊接著便聽到了尖叫聲和救命聲,等抬頭望去我看到了火光,面前的那座大廈已經燒起了熊熊的大火,並且不斷的有火焰和黑煙從窗戶裡面竄了出來。

那裡,是我們入住的那個酒店!怎麼會……

沒由得我多想,月寒已經幻化在我的面前,一把將我扶起。

「殤歿的火燒著了食人花,而那食人花的汁液像是油一樣的引燃了屋內了一切!我們想要滅火,可是滅不掉1,月寒緊聲道,「毛球已經帶夫人先離開了,現在我帶你走1

滅不掉的火,除了地獄之火還有什麼,所以剛剛那個已經不是殤歿而是黑煞了!

可是,此刻大廈的火勢在風的助力下,已經快速的蔓延!那些住客有的人有的衣冠不整,甚至一絲不掛的趴在窗邊呼叫,聲音凄厲悲催。甚至,有幾個已經被煙熏的搖搖欲墜,眼看著就要掉了下來。

要知道,那大廈有數百層,倘若掉下來必定是粉身碎骨!

「孩子!我的孩子1,一個女人突然撞開我沖向大廈,卻被附近的路人給拽住了。

「不能進去,裡面的火太大了1,幾個路人架著女人叫道。

「不!我的兩個孩子都在裡面!我要救他們!我要救他們1,女人說著直接跪在了地上,「我不求你們幫我,但是求你們不要阻止我!他們是我的孩子1

心頓時止不住的悶痛起來,我一把推開了月寒,徑直拉過了折斷的翅膀,而後用力的一擰,那劇痛當即順著神經蔓延全身,可是我硬生生的咬住了牙不讓自己叫出聲音。

雖然痛,可是翅膀卻被我接好了。

「溫婉1,月寒驚呼。

「救人1,短促的說完這句,我徑直飛向了空中。

速度極快,似乎快過了風,還沒有靠近大廈便被那熱浪給灼痛了皮膚,燙的我幾乎睜不開眼。這地獄之火,已經讓我都承受不住,何況是那些人類。

「啊1

正在這個時候,一個人突然掉下了窗檯,而我毫不猶豫的沖了過去,在他落地之前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直接送到了遠處的草坪上。

來不得細看,便再往大廈飛去,按照之前的辦法救下五六個之後,便有些力不從心。

耳邊的慘叫聲已經不覺於耳,像是魔音一樣攪亂了我的思緒,而我在一處突然從窗口爆開的火焰迎面撲向我的時候,我昂起頭尖叫一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