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三百四十七章 搖椅上的乾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七章 搖椅上的乾屍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若是放在以前,這陰氣灌脖定會讓我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可是現在的我身體比那陰氣還要寒冷百倍甚至萬倍,所以倒是覺出了幾分暖意來。

月寒和毛球似乎有些粗線條根本沒有感覺到詭異的存在,但是殤璃的眼神卻有些微微的異常。

「溫婉……」,殤璃輕喚一聲,向我使來眼色。

「我知道1,我拍了拍殤璃的肩膀。

其實,剛剛我想要順著那陰氣尋找的,可是那鬼物卻比我更快一步的溜走了,或許是跑遠了也或許是藏在了附近的暗處,總之不在這個別墅的裡面了。

世間遊魂野鬼多之不盡,甚至比人的數目還要多,我不可能遇到一個便去懷疑便去毀滅,何況牽連起來我們還勉強算作同類。

「有些亂1,古今摸了摸頭髮,看上去有些不好意思。「我媽行動不便不能經常收拾,讓你們見笑了1

行動不便?!這,更讓我疑惑不解了!

既然行動不便,那古今為什麼還說自己偶爾回家,若是有傭人或者鐘點工照顧,這院子裡面也不會變成如此雜亂無章的模樣!

但是,所有的疑惑我都放在了心中,表面上卻是風輕雲淡。

進到了客廳,古今打開了燈,所有的擺設都是整整齊齊的,除了都蒙上了一層厚厚的灰塵之外,而顯然那地板上的灰塵上沒有新的腳櫻

「我媽腿腳不方便,就住在樓下1,古今指了指樓梯口旁邊的一扇門,「你們住樓上吧,客房多!不過,也許該打掃一下1

「謝謝1,我對古今微笑,「那麼,我們上去自己挑房間1

「恩1,古今點頭,「雖然你們不食人間煙火,可是禮數上還得過去的!我去買些外賣回來,當是慶賀你們入駐!完了,我會和你多聊一些道家驅魔者的事情1

見古今目光深沉的望著我,我笑著對她招了招手算是回答。

古今拿起車鑰匙卻沒有離開,而是直接進到了她母親的房間。那門虛掩著只露出一條小縫,可是正好隔絕了裡面的一切。

「媽,我的朋友過來住幾天,你乖乖的啊!我先去買些東西,待會就回來!嗯,嗯,我知道了,我會注意開車的!來親一個1

一聲清脆的『啪嗒』聲響起之後,那高跟鞋便跟著響起,而後門開了古今笑眯眯的走了出來。

「我媽跟老小孩一樣1,古今說了這麼一句,便徑直笑著離開了。

由頭到尾,我只聽到了古今的聲音,卻沒有聽到她母親在說話,關鍵是我只能嗅到一個人的氣味。倒是這宅子裡面,死氣沉沉、陰氣極重。而這陰氣,絕對不是殤璃身上散發出來的!

毛球倒是機靈,在古今走後化作鼠形跟了出去,大約五六分鐘左右這才氣喘吁吁的跑了回來。

「主人主人,那個女人走了1,毛球緊張道。

「恩!那你去替我們問候一下這裡的主人吧1,我望著毛球笑道。

「恩1,毛球點了點頭。

小著步子跑到了房門口,毛球小心翼翼的敲了一聲。

「夫人,夫人哎,能進來嗎?1,毛球將耳朵貼在門上,「我們是你家的客人啊1

這一聲,沒有得到回應。

毛球皺了皺眉,再次抬起手,這次連續敲了十多下。

「老太太,我們是古今的朋友,想進來看望你一下!你不說話,我可就進去了啊1,毛球提高音量。

但是,依舊沒有任何的回應。

小心翼翼的望了我一眼之後,毛球便徑直推開了門,等她進去三秒鐘之後,尖叫出聲。除了我,月寒和殤璃都跟著推門而入,並一起發出了凄厲的慘叫。

頓時,我心頭一緊,趕緊幻化身形穿牆而入,可是等我站定的時候,卻看到了這樣的一幕。

月寒、殤璃和毛球抱成一團,而她們的目光都驚恐的望向同一個方向,而我順著她們的目光望去,看到了一具穿著睡衣的乾癟屍體正靠在搖椅上,而那搖椅還在輕輕的晃動著。

莫非,剛剛古今就是在跟這句屍體說話?那麼,這屍體便是她的母親?!

「你們叫什麼?1,我一臉黑線的望向三個驚慌失措的女人。

「屍體1,月寒驚呼。

「好醜1,毛球捂眼。

「有鬼1,殤璃抱頭。

靠,有沒有搞錯,三個都不是人,看到一句屍體值得這麼大驚小怪嘛?!

「夫人,你是鬼耶!就算知道這裡有鬼,你也不該這麼誇張好不好?1,我無奈的捂額。

「也是哎1,殤璃突然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不過說真的,鬼我見多了,但是屍體卻沒有見過嘛1

「其實,我不怕!我剛剛那一聲只是抒發情緒,後面的那一聲純屬配合她們兩個了1,毛球一本正經道。

呵,還女聲三重唱了!

「我是真害怕1,月寒縮著脖子小聲道。

這三個女人湊到一起,真的有些不省心啊!

不過,這古今倒是奇怪,為什麼將母親的屍體放在家裡?都風乾了,也不入土為安,而且每天是活著的,是精神有問題還是另有隱情?!

按理說,她是驅魔者,想要借屍還魂,該是很簡單的!

正想著,突然窗戶突然被風給吹開了,緊接著室內的吊燈跟著乒乓作響起來。這還不算,那燈像是短路了一樣忽明忽暗,而且還啪啪作響冒著火花。

「主人,我現在有些害怕了1,毛球突然顫著聲音道。

「怕什麼,鬼而已1,我冷聲道。

現在作怪的這個,該是剛剛在門口稍縱即逝的那一個,因為有著同樣的味道。

未等我多想,旁邊的搖椅突然劇烈的搖晃起來,越來越快,越來越快,直到那具乾屍突然被甩飛了,並且朝我壓了過來。

就在快要壓向我的時候,那乾屍的眼皮突然睜開,露出了兩顆渾濁且沒有瞳孔的白眼球。見乾屍發出怪異的吼聲,將兩隻皮包骨的手伸向我的脖子,我一掌打了過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