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三百五十一章 黑煞歸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一章 黑煞歸來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此刻的沙女,像是伊甸園的那條毒蛇,舉著一顆蘋果我誘惑我的吃下去!而那顆蘋果,無比的誘人,我有那麼一刻差點就動心了。

但是好死不死,我骨子裡面的人性沒有完全的泯滅,所以……

「好1,我揚起唇輕聲道。

「好?1,沙女反倒有些錯愕了,「你真的想要殺了白子?1

「是1,我緩緩點頭,「但是,在這之前我得先殺了你1

此言一出,我突然一把抓住沙女的脖子,那那沙子轉瞬消散想從我的掌心脫離,可是沙子散落了,一個幾近透明的人形卻已然被我扼在掌心。

「你越來越強了1,紙新娘的臉清晰在我的眼前,「但是,這樣你也殺不了我1

「殺不了便傷了你1,我狠狠道,加重了手中的力道。

此刻的紙新娘儼然全身結起了白霜,那冰寒之氣越來越重,像是火一樣灼傷了她的皮膚,但是紙新娘一臉的毫不在意。

「你老了1,紙新娘目不轉睛的望著我,「繼續下去,你會老死!難道,你看不出來嗎?1

老?!

這個字,讓我心裡咯一下,掐住紙新娘脖子的那隻手不由自主的鬆了松。

「真的,與其將力氣耗在我的身上,不如殺了白子,那樣才是皆大歡喜1,紙新娘嘴角揚起一摸詭笑,「現在的你,還殺不死我1

這句話一出口,紙新娘突然整個爆炸,而後那血漿就在視線中崩開,並且消散於空氣之中。

沒有去追,我也無處可追,因為我看到了雙臂之上越發增多的皺紋,那皮膚乾燥枯萎的不像是一個青春女性該擁有的。

我,真的在變老?!

「溫婉1

正驚恐之際,卻聽到有人叫我,轉過身去我看到了花漫天、琳琅和南魈三人。見此我沒有迎上去,而是下意識的別過臉去。

我想要幻出一張面紗遮臉,但是花漫天比更快一步的站到了我的面前。

當眼神對上我的那一刻,原本的歡喜瞬間變成了……錯愕。

「你們別過來1,花漫天突然對南魈和琳琅說道。

這個舉動是保護性的,我知道花漫天不想讓別人也看到我的模樣。

「後面的宅子就是我們的住處,月寒她們就在裡面,你們先去吧1,我故作輕鬆道,「我和漫天有話要說1

對於我的這託詞,南魈和琳琅似乎沒有懷疑。

「恩,那我們先進去了!待會再聊1,琳琅道。

片刻之後,花漫天這才將我遮住臉的手拉開,目不轉睛的望著我,眉頭緊皺。

「溫婉,你……」,花漫天欲言又止。

「你也看出我的變化了嗎?1,我微微蹙眉。

花漫天臉色凝重,伸出手在我的臉上輕輕撫摸了一下。

「真的如冰靈所說的那樣,你開始……枯竭了1,花漫天抿了抿嘴唇,「你又放血了?1

「不,最耗血的那一次是救毛球!而之後,我一直沒有胡來過1,我老實作答。

操縱法力,能讓我氣血紊亂,卻也不至於如此!那麼,唯一的原因便是腹中的孩子了!隨著孩子的增長,他所需要消耗的便越來越多。

「這樣不行1,花漫天握了握拳頭。

我也知道不行,可是我沒有辦法!我的心沒有了,我的胸中空無一物。

「除了禁止用血,便是延緩衰老1,花漫天想了許久,悶聲道。「對,必須要阻止繼續衰老1

「你有辦法嗎1,我心頭突然一喜。

「有啊,放心吧1,花漫天對我微笑,「但是你也呀記得,不能再耗血了1

「恩1,我點點頭,輕輕的擁住了花漫天。

我好累,心累身累,可是我不能說出來,像是一說出來整個繃緊的意志和精神都垮了一樣。所以,我必須要假裝堅強。

和紙新娘交手了一番,我整個人都有些暈厥,於是回去躺下,躺倒日頭落下了,才渾渾噩噩的醒來,醒來的時候看到了殤璃。

她端著一碗湯,正替我吹著。

「醒了?!你的臉色,有些不好1,殤璃將我扶了起來,而後重現拿起那湯。「這是補氣血的,毛球幫著我做了半天才燉好的!原本,我們可以直接催熟,不用真火去煮,可是這樣不能讓養分完全的浸出。」

說到這裡,殤璃舀了一勺子送到我的嘴邊。「喝一點吧1

望了望那湯,我將迷迭花塞進了被中,而後接過那碗湯一飲而荊當那溫熱的液體滾下時光,胸口稍稍的暖和了許多。

「殤歿回來了沒有?1,放下碗,我低聲問道。

「沒有1,殤璃緩緩搖頭,「可是你不必擔心,因為他走的再遠,也脫離不了你!因為,你就是他的目的1

沒錯,我是殤歿的目的,是復活焱魔的必須條件,所以他不可能遠離太久。

「現在,大家都在一起了,人多好辦事,你也不必著急了1,殤璃輕輕拍了拍我的手,「好好休息,等睡飽了再說1

剛想點頭,門被一把推開,而後殤歿瞬間出現在視線之中。

「殤兒1,殤璃滿眼的驚喜。

殤歿笑了笑,沒有回答,而是徑直走到了我的跟前。

「我在胸口看到了一幅畫,畫中的人是我的妻子1,說到這裡,殤歿將手緩緩的伸向我。「那個人,和你很像1

這話雖然聽上去很正常,但我卻覺得有些不對勁。

「是!她就是溫婉1,殤璃趕緊道,「你去哪裡了?!都快晚上了才回來!這再過不久,又要第二天了1

殤璃是怕殤歿再次忘記我。

殤歿笑了,微微揚起唇角。「因為我花了好長的時候,才將其他的人格打敗,直到現在才完全的佔據意識的主導1

說到這裡,殤歿輕輕的摟住了我。「溫婉,我記得你了1

這句話,直接擊中了心底最柔軟的地方,但是還沒有等我做出反應的時候,白子突然憑空出現。

「黑煞,不裝行嗎?1,白子悶聲道。

此言一出,殤歿突然鬆開我,而後笑出了聲音。

「玩的正起勁的時候你何必戳穿?1,殤歿似笑非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