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三百五十三章 犧牲胎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三章 犧牲胎兒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剛剛的一切,都是做戲!而這,都是我和白子早就安排好的!

白子是焱魔的人,卻因為我賦予了生命,而保留了人性。其實,在來人間之前他已經告訴我,想要消滅黑煞就得犧牲胎兒。

因為那胎兒混合我和殤歿的血,是能量最鼎盛聚集的地方,也是唯一可以控住黑煞的原始的善性。

一開始,白子告訴我的時候,我是猶豫的!因為,這是殤歿的孩子!我不想傷,也不敢傷!可是,如果不犧牲這個孩子,死的將會是殤歿甚至更多的人!

說我狠毒也好,說我無情也罷!我說過,如果在孩子和殤歿之間做出選擇,我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後者!

「叛徒1,黑煞冷冷的望向白子,「你以為殺了我,就真的能阻止焱魔復生?1

白子沒有說話,只是突然一伸手,那黑煞的虛影居然硬生生的被他從殤歿的身體裡面拽了出來,而殤歿直接倒在了地上。黑煞想要掙扎,卻被身上那層紅色的薄膜給裹住了,根本動彈不得。

忍著劇痛直接將自己腹部的傷口給封住之後,我集中所有的力量一掌打向了黑煞。這一掌,讓黑煞身形渙散,整個人呈現半透明狀。

「殺了我,也改變不了事實1,黑煞直勾勾的望著我,「相信我,你的命運早已經註定1

話剛落音,白子突然吐出一口烈火,直接將黑煞吞噬。那黑煞幾乎沒有掙扎,便在那灰燼中消失了!而與此同時,殤歿額間的印記隨之消失。

整個人鬆懈了下來,我直接摔倒在地,而白子趕緊過來將我扶到了床上。

「黑煞……黑煞死了嗎?1,我急喘道。

「死了1,白子皺眉,「我叫她們幫你處理傷口1

「不用1,見白子要走,我一把拽住了他。

「別讓其他人知道孩子沒有了1

「為什麼?1,白子有些茫然。

「我有自己的用意1,我捂著劇痛的腹部,將頭緩緩的轉向一邊。

白子沉默,沉默了許久終於開口。「黑煞死了,可這也不代表殤歿就能回來1

「至少,隱患解除了1,我悄無聲息的拭掉眼角的淚水。

我心痛,為了那個孩子!畢竟,那是我的親生骨肉!可是,我不得不這麼做!

「謝謝你能幫我1,我轉過臉,像是一個沒事人一樣的對白子微笑。

「但是,你的犧牲太大了!而且……」,白子猶豫了一下,「正如黑煞所說,他死了也不代表……」

「好了,什麼都不要說了!我自己心裡有數1,我艱難的起身,輕輕的摸了摸腹部,上面的血跡盡消。

走到白子的面前,我眯著眼睛輕輕微笑。「你走吧,謝謝1

白子皺了皺眉頭,轉瞬消失。

將殤歿弄上床榻,我坐在旁邊看了許久,眼淚無聲無息的落下。

這個世界,最單純是我和殤歿之間的感情,其他人遠遠沒有我看到的那麼簡單!而從現在開始,我要清剿掉那些人,讓他們……永遠的消失。

……

殤歿依舊在我的房中沉睡,而我根本不用擔心等他醒來會再度離開,因為我在需要之前會讓他一直的睡下去。而此刻,眾人坐於大廳之內,面色凝重,直到我的出現才紛紛站了起來。

「溫婉,殤兒他……」,殤璃迎了過來。

「沒事!都沒事1,我笑了笑。

「白子呢?1,花漫天東張西望,眼中有著慌亂。

和白子合作這件事,我連花漫天也沒有透露。

「走了1,我笑了笑,徑直走到沙發上坐下。「你們都去睡吧,毛球留下來1

這話,讓眾人面面相覷了一番,儘管眼中有所疑惑,可還是各自散開了。雖然眾人的房間很近,但是我在客廳打可結界,所以別人聞不到也窺探不了。

「主人,您怎麼了?1,毛球小心翼翼的望著我。

「夫人煮的那些湯,還有嗎?1,我突然笑著望向毛球。

毛球愣了一下,幾秒鐘之後才反應過來。「有有有,主人要不要我給你去盛一碗?」

「去吧1,我漫不經心的揮手。

毛球跑向廚房,等她端著一碗湯走到我的跟前,我接過來輕輕的聞了聞。

「漫天……」

輕喚一聲,花漫天瞬間出現。

「這裡有什麼?1,我將碗遞給了花漫天。

花漫天皺眉聞了聞,而後索性喝了一口。「裡面除了補氣血的東西,還有……」

「還有催長之物,對嗎?」,我歪著頭望著花漫天。

花漫天直接變了臉色,「你明知道你不能喝1

花漫天的話,讓毛球更加的詫異了。

「主人你們在說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毛球一個字都聽不懂?1,毛球上前一步,「主人不會懷疑這湯裡面有毒吧?!毛球可以喝給你們看啊1

說著,毛球還真的將那碗湯奪過來,一飲而荊

「喏,真的沒有毒啊1,毛球將碗舉起來給我們看。

笑了笑,我站了起來,輕輕的抱住了毛球。

「你知道嗎,你能捨命救我,我真的好感動1,我拍著毛球的脊背,輕聲說道。

「那是應該的1,毛球小聲道。

「你救了我,我也還了你,那我們之間的關係,就到此了了1,我突然鬆開毛球輕笑道。

這句話,讓毛球僵在了當常「主人,你在說什麼?1

「飛麟想要置我與死地,招招下了狠手!卻在你捨身相救之後,口口避開了致命之處1,我側目望向毛球,「這一切,該不會是偶然吧?1

「毛球不懂主人在說什麼1,毛球臉色鐵青。

「那晚,是你引我出去的!跟著你出去之後,便見到了北冥和飛麟!想必,你和他們早有聯繫1,我笑了笑,靠近一步。「而你故意在關鍵時刻挺身而出,絕對不是因為護主,而是想故意讓我以血相救!這樣,我便能失血過多1

其實,早在那天晚上我就懷疑了!那飛麟在毛球身上製造的傷口看似慘不忍睹,卻故意避開了致命的要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