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三百五十五章 容顏變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五章 容顏變老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毛球走了,帶著濃濃的恨意!而我沉默了許久,這才轉身。

預感告訴我,留在我的身邊的人,會越來越少!一種強烈的失去感,帶著一絲恐懼籠罩著我!為什麼,絲毫所有接近我的人,都存有各自的目的?!而我……到底是誰?!

看著桌上那受精體,我抿了抿唇。「夫人,這受精體……」

「是死胎!看樣子是毛球取出來的1,殤璃面色凝重,「胎兒離開母體,必死無疑無疑1

拿起桌上的受精體,我徑直用指甲劃開了掌心,讓那血灑在受精體之上,見此花漫天大驚失色。

「溫婉,你的血不能再消耗了1,花漫天一把奪過受精體。

我笑了,步伐有些搖晃。「算是給飛麟和毛球留下一點血脈1

一點血,不礙事!因為,下次再與毛球相遇,死的一定是她!

「好了好了1,月寒感覺過來扶我,「你趕緊休息1

月寒將我扶到床邊之後,卻在目光觸到我的臉上后突然錯愕了一下,而後趕緊將那目光移到旁處。

「溫婉……」,殤璃望著我欲言又止。

但是,花漫天拉住了她。「夫人,溫婉累了!有什麼話,稍後再說1

「也好1,殤璃皺眉,「你們照顧1

說完,殤璃轉身就走,而花漫天深深的望了我一眼,便跟著離開了。待到她們走後,我望向月寒。

「鏡子拿來1,我淡淡道。

這話,直接讓月寒眼神慌亂起來。

「先休息好嗎?1,月寒用被子將我蓋住,「你現在的臉色有些不好看1

「聽話,鏡子拿來1,我對月寒微笑,「或者你逼著我用法力,催動水鏡1

「行行行,我拿來1,月寒狠狠的咬了一下嘴唇,而後轉身將桌上的鏡子拿了過來。

月寒將鏡子放在背後,卻似乎不肯拿出來,我一把奪過,而後緩緩的放在了自己的眼前。

鏡子中的自己,已是老態橫生,分明才二十歲出頭,模樣卻是五六十歲的疲態。而且除了殤歿跟我結的那撮銀髮,其他的頭髮隱約已生了白絲。

那眼神暗淡,眼皮耷拉的女人,當真是我嗎?!

未等我細看,月寒一把將鏡子摔在地上,而後大叫一聲,將那鏡片震的粉碎。

「別看!別看了1,月寒一把抓住我的手,自己卻哭了起來。

而我,笑了。

「別哭1,我輕輕拍了拍月寒的手,「浪費了珍珠1

「我看到你的樣子,我難受1,月寒不停的落淚,那珍珠止不住的掉落在我的被上。「你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1

「你會背叛我嗎?1,我目不轉睛的望著月寒。

「不!不會1,月寒止住哭聲,「我覺得……我覺得你好可憐!我捨不得背叛你1

呵呵,可憐?!看到我如今有了老態,止不住的想要尊老了!

「沒事,不是所有人都有機會看見我老去的1,我輕輕的抱了抱月寒,「我困了,想睡了1

「好1

月寒哽咽著,將我身上的被子蓋好,張望了我好一會這才離開。

而我,在月寒走後沒有多久便陷入了昏睡之中。

睡夢中,我看到自己枯竭而亡。

……

「溫婉!溫婉1

突然,有急促的喊聲在耳邊響起,等我努力的睜開眼睛,看到了古今。

「怎麼了?1,我皺著眉坐了起來。

「快把頭髮理一理1,古今有些眉飛色舞,「待會我帶你去一個地方1

說著,古今用手在我的頭髮上面抓了抓。「我的人探出了一些道家驅魔者的消息1

聽古今這麼說,我趕緊從床上跳了下來,展開雙手任由那紫氣在我的身上繚繞出衣服的時候,我的視線卻無意間落在了自己的手上。

那手,光潔白嫩,沒有一點的皺紋。

眼花嗎?!

趕緊揉了揉眼睛,並且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臉試圖讓自己清醒一點,這才重新將雙手放在視線之間。皺眉沒有了,乾涸沒有了!這……這是真的!

想到這裡,我直接揚手,一面搖搖晃晃的水鏡在空中出現,而當裡面那個滿是膠原蛋白的臉出現在面前的時候,我差點驚呆了。

一把抓住古今的肩膀,從她的眼中看到恢復青春的自己,這才雀躍起來。

「我……我的樣子你看到了嗎1,我的聲音是抑制不住的驚喜。

「看到了啊!有些和昨天不一樣了1,古今笑了笑,「這些不是關鍵好嗎?關鍵是,道家驅魔者1

對,道家驅魔者!

跟著古今出去了室,經過客廳的時候,卻沒有看到其他人,顧不得多想,我坐上了古今的車。

「我們買通了道家的一個弟子1,古今一臉雀躍道,「他告訴我們石家的某一處基地1

「某一處?!怎麼他們的基地不止一處嗎?1,我皺眉道。

「恩!狡兔三窟1,古今面色凝重下來,「石老大狡猾,建立了多個秘密基地!而那些秘密基地,據說有幾個重要的上等成員管理,而互相卻不知道對方的所在之地!這樣,可以防止泄密1

呵呵,能建立這麼多基地的,想必乾的也不是什麼正經的勾搭!

「那麼,你是怎麼買通那個弟子的?1,我漫不經心的問道。

這話,讓古今有些面露窘色。

「那些人都是些烏合之眾,貪財好色,只要出一個他們滿意的價格!便可以了!雖然……」,古今有些欲言又止,「雖然這次這個基地,已經荒廢了1

「荒廢了的?1,我情難自禁的提高音量。

「對,近幾日被丟棄的1,古今的臉微微紅了紅,「但是,該有些有價值的線索吧!其實,我們研究所是國家供養的,物資金錢都是由國家開給我們的,哪有那麼多錢收買其他人!要不是因為這是廢棄的基地,估計那人也不肯接受我們的賄賂1

「好了好了,先去再說1,我趕緊示意古今開車。

古今點頭,啟動了車子,而我無意中望向窗外,卻看到那古家的宅子,瞬間變換成了一張模糊的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