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三百五十九章 那滴血是我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九章 那滴血是我的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那怪異生物重重的落地,帶著劇烈的震動。而此刻,我才看清它完整的模樣。

那怪物約莫有有一隻成年的公獅那麼大小甚至是更大一些,一身黃色長毛有些捲曲並且看起來很粗糙,腳掌肥厚,爪子卻像是鷹爪,尾巴光禿禿的沒有一根的毛,而且那巨大的腦袋,長的有些像……龍頭。

這……到底是什麼玩意?!

怪物搖晃著大腦袋弓著背望著我,嘴裡發出『呼哧呼哧』的聲音,噴的兩條觸鬚般的鬍子不停的亂擺,它死死的盯著我,張開那沒有牙齒的嘴,像是在警告我不要靠近。

可是,我絲毫沒有覺得害怕。一個沒有牙齒的生物,能有多可怕!但是,之前看到的那張嘴足足可以吞下一個人,為什麼現在卻有些……不一樣?!

未等我多想,那怪物直接發出一聲類似於獅子卻比獅吼更猛烈的聲音直接撲向了我!我正想反擊,那生物卻在跑出幾米的距離之後突然迅速的拐彎,而後搖著尾巴狂奔到另一個方向。

等我凝目望去,居然發現那怪物正撅著屁股將頭埋進一堆荒草之間不停的尋找什麼。

沒有多久,便聽到了『嘰嘰』的怪叫聲,而後那怪物轉身,嘴巴裡面叼著一隻正在拚命掙扎的灰兔子。那兔子不停的瞪著雙腿蹬著怪物的臉,怪物眯了眯眼睛索性直接鬆口將兔子丟在了地上,兔子撒腿就跑,卻在跑出沒有多遠之後重新被怪物給按住了。

像是一隻戲弄老鼠的大貓一樣,怪物如此周而復始直到將那兔子弄的暈頭轉向,這才含著甩到空中,而後張開嘴巴一口吞下。

做完這一切,那怪物望向我,使勁的舔了舔嘴巴,而後瘋了似的轉身狂奔。我想要去追,可是它居然直接鑽進了土了,完全失去了影蹤。

「這……到底是個什麼玩意1,古今掙脫結界,直接跳到了我的面前。「這是哪家動物園跑出來的獅子?1

「不是獅子1,我皺了皺眉。

這怪物,長相很怪異,是我未曾見過的生物!關鍵是剛剛我在它捕捉那野兔的時候注意到了一點,那怪獸的屁股上面是沒有排泄口的。

當然,我沒有怪癖喜歡看那怪獸的屁股,關鍵是它的尾巴不停的搖晃,太搶眼了!所以,我就無意間看到了那個隱私的部位。

「這下完了1,古今拍了拍身上的灰,「看來我們有大活要接了1

……

回到了研究所,古今直接將那顆腐屍的人頭和血滴丟給了研究員之後,便一臉嚴肅的在旁邊等候著。結果出來需要一段時間,所以古今不停的來回踱步,那高跟鞋的聲音讓人十分的煩躁。

而就在我準備躲遠一點的時候,古今的手機卻響了起來。

接了手機,古今只是嗯嗯了幾聲,便直接掛掉了,而後她拍了拍手掌,所有的研究員都放下了手中的工作,目不轉睛的望了過來。

「市裡出現了怪物,留下兩個繼續完成檢驗工作,其他的全部換上衣服跟我走1,古今急促道。

幾百個研究員,幾乎全部出動,看來這次是發生了大事!

「怎麼了?1,乘著大家換衣的時候,我湊到古今的跟前。

「我之前見到的那個怪物,好像跑到市區了1,古今用皮筋將頭髮隨意的紮起,「已經吃了十幾個人了!警方出動,開了無數槍,都沒有打死1

說到這裡,古今撇嘴。「你知道的,我們這個所謂的特殊部門,專門是收尾擦屁股的1

可是,按照那怪物的體型,能吞下十幾個人嗎?!

「好了好了,你在這裡等結果!我們去去就回1,古今拍了拍我的肩膀,「讓你看看我們儒家驅魔者的實力1

說著,古今一揮手,帶著那些武裝整齊的驅魔者一起離開,那陣勢浩浩蕩蕩。

只是,這怪異的生物,真的那麼容易收服嗎?!

突然覺得偌大的研究室空蕩蕩了起來,連呼吸都帶著回聲,而我徑直走到了其中一個研究員的身邊。

「已經出結果了1,那研究員將腦袋裝進一個塑料袋中,「等將結果輸入資料庫,便能知道死者是誰1

說著,研究員在電腦上里啪啦打了一番,而後一行資料便直接顯示了出來。

「死者叫張強,十八歲,家人報了失蹤,已經有一個月了1,研究員悶聲道。

「能不能再幫我查一些?1,我目不轉睛的望著研究員,「用最快的速度1

見研究員點頭,我突然揮手,幾十個慘不忍睹的頭顱便掉落在地。這些都是我在毀滅那些腐屍之前順道給帶回來的,我想應該能證明一些什麼。

那研究員有些傻眼了,「幸虧我是驅魔者,不然一定會被這些頭給嚇到1

調侃了這麼一句,那研究員便蹲下身子卻撿那那些腦袋,而另外一邊的帶著眼睛的研究員突然對我招手。見此,我趕緊走了過去。

「沒有弄錯吧?1,研究員推了推自己的眼睛,「這樣本是不是拿錯了?1

「怎麼了?1,我詫異道。

研究員皺了皺眉,「你自己看1

研究員將血液的分析結果輸入了電腦里,而後電腦上居然出現了……我的資料!那照片上咧著嘴笑的人,正是我!

「這人……和你長的一模一樣1,研究員指了指屏幕,「你是不是也叫溫婉?1

緩緩的吐出一口氣,我直接從指頭上擠出一滴血來。

「把我的和那樣本進行對比一下1

「好1,研究員點頭,將我指尖的血給取走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之前檢驗頭顱的研究員的臉色越來越沉重,等檢驗了五六個之後,他望向我。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這幾個都是失蹤人口1,檢驗員面色凝重道,「若後面那些還是一樣,那事情真的有些不簡單了!這些,都是從道家的基地帶回來的嗎?1

未等我接話,戴眼鏡的研究員一把將我拽了過去。

「兩份樣本,完全吻合1,他直勾勾的望著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