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三百六十章 冒險召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章 冒險召回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我扼住了,有些反應不過來!

那從地下室取出來的血液樣本,居然是屬於我的!可是,我根本就沒有去過那裡!之前,我在幻象中看到了自己殺死了另外一個一模一樣的女人,難道不只是巧合?!我……果真亂了心性,做出了一些連自己也沒有意識到的事情?!

突然間,我覺得有些惶恐。

「你沒事吧?1,戴眼鏡的研究員突然叫我,將我的思緒一下子拉回了現實。

「沒事1,我搖了搖頭,試圖冷靜下來。

我想,我一定是出了問題!一定是的!

那裡,不會無緣無故有我的血!而我也不會無緣無故看到自己殺死了自己!至於那個馬尾女孩,也不會無緣無故叫我做妖孽,甚至要殺了我!要知道,她不是第一次見我,那第一次見到我的時候根本也沒有顯露殺機啊!

不行,我必須得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幻化身形消失,再出現的時候已經在了家門口,但是沒有進去我卻停住了腳步。我總覺得這個宅子,不是普通的宅子,詭異的讓我看不透且洞悉不了。

觀察了許久,我徑直走進大門,正好看到月寒迎了過來。她看到我,眼中突然滿是驚喜。

「溫婉你好了?1,月寒抓住我的手,「你看你的臉……」

月寒看到我沒了老態,似乎比我還要高興。

「其他人呢?1,我望向月寒的身後。

那麼多人在,家裡該是很熱鬧的。

「不知道1,月寒聳肩,「花漫天和琳琅一早就不在了,夫人回冥界去了,而南魈正和殤歿在房間裡面1

怎麼,殤歿醒了嗎?!

「夫人為什麼要去冥界?1,我有些錯愕。

「夫人說,要幫古今查她母親的事,畢竟答應了她,叫我轉告你一下,她會儘早回來的1,月寒一臉的認真。

「恩,我去看看殤歿1,拍了拍月寒的肩膀,我徑直跑向樓。

剛到門口,我卻停住了腳步,因為我聽到殤歿的聲音。

「所以,上面的是我的妻子?1,殤歿的話中帶著疑惑。

「廢話!都印在身上了1,南魈道,「溫婉是我姐,你是我姐夫!只不過,你記不得我們罷了1

未等殤歿開口,我徑直推開門,殤歿和南魈齊刷刷的望向我,而殤歿的目光完全是陌生的。

「你……」,殤歿蹙眉。

我沒有說話,周身散發著懾人的紫氣,而那殤歿的瞳孔瞬間被那紫氣繚繞。

沒錯,我又動用了狐媚之術,我發誓是最後一次!我想要弄清楚,我自己是不是做了什麼連自己也知道的事情,而清楚我行蹤的人便是一直和我朝夕相處的殤歿。

「婉姐……」,南魈突然喚我,「你在做什麼?1

「下去看電視1,我低沉道。

只是隨便找個理由讓南魈離開而已,我想有些話當著他的面說起來不方便。

「哦1,南魈瞬間消失。

而當那紫氣覆上殤歿的整個眼眸之時,我這才氣喘吁吁的穩住了慌亂的意念。

先是低著頭的殤歿緩緩的抬頭,而後將目光凝聚在我的臉上,等那眼中的茫然變成了深邃,我知道我成功了!用狐媚之術,果真能召喚回殤歿的意識,儘管會亂了我的修為。

「你……」,殤歿伸出手撫住我的臉,「你怎麼做到的?1

我笑了笑,摟住了殤歿。「我說我愛你,你就回來了1

這樣的事,自然是避重就輕!我不想讓殤歿清醒的時候,還為我擔心!

「暫時吧1,殤歿柔下了聲調,「早晚還是會走的1

聽了這話,我趕緊起身望著殤歿。「不!不會的!黑煞已經死了1

我以為殤歿會開心,卻沒有想到他的眸子卻陰沉下來,而後一把將大手撫上我的小腹,緊接著觸電般的縮了回去。

「你犧牲了我們的孩子去對付黑煞?1,殤歿緊蹙眉頭。

呵,看來殤歿也知道這是唯一可以殺死黑煞的方法!所以,他現在是在埋怨我嗎?!

轉過臉,我的眼淚滑落。「我沒有別的辦法,這個孩子活不了!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撐到他出生!所以不如用他的命,來換取你的命!你可以責怪我,但是不要恨我1

「我只是心疼你1,殤歿轉過我的身體,眼中隱忍著痛。「我給你一個孩子,是想給你一個念想,是不想……」

「不想我陪著你一起死對嗎?1,我快速打斷殤歿的話。

「是1,殤歿艱難的吐出這麼一個字,「縱使黑煞死了,也只是拖延了復活焱魔的時間1

「那就好好的珍惜剩下的這段時間1,我伸出手捧住了殤歿的臉,「我只要你好好的愛我,不管我們之間還剩下多久!好嗎?!我答應你,不管發生什麼,我都會好好的活著1

呵,這話自然是敷衍!想要殤歿的心中不要有所負擔,一直都是他在為我著想,現在輪到我來替他著想了!

「好,這是你答應的1,殤歿淺笑,「我的女人,就該這麼堅強1

說著,殤歿托住我的後腦在我的額間落下一吻。

「用最後的時間,好好的相愛1

「好1,我忍住哽咽道。

這個男人,再次回到了我的身邊,用一種特殊的方式!也許這個方式很冒險,但是值得我去冒這險。

「對了1,我望向殤歿,「我和你在一起的時候,你有沒有發現什麼不對勁的地方?!有沒有半夜醒來,卻沒有見到我的時候?1

我的話,讓殤歿愣住了。

「怎麼了?1,殤歿皺眉。

於是,我將在地下室發生的一切簡短的講述了一遍。

「傻女人1,殤歿揉了揉我的頭髮,「在那個地方出現你的血,很奇怪嗎?!你的血,真的只是你自己才擁有的嗎?1

殤歿這話,當真把我給問住了。

「我……不明白1,我有些茫然道。

「你受過傷也放過血,所以別人想弄你一滴血也是很正常吧?1,殤歿微微皺眉,「而且,你在人間的時候,就沒有去過醫院嗎?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