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三百六十三章 腹中的怪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三章 腹中的怪聲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魔力菇?!遇水膨脹,見風狂長?!聽起來,倒是正合貔貅的胃口。

「但是,魔力菇不是已經滅絕了嗎?1,南魈皺著眉幽幽道,「那東西太占冥界的空間,父親叫人把它給毀了啊1

靠,毀了?!白讓我高興一場!

「我藏在幽冥峰了1,殤歿低沉道,「世界萬物都有存在的價值,沒有人能有資格去毀滅1

說到這裡,殤歿望向我。「女人,我和南魈去取魔力菇!你好好待在這裡,我保證很快回來1

「好1,我輕輕點頭,「我等你1

「恩1,殤歿輕輕攬了我一下,而後很快鬆開。「南魈,走1

「好1,南魈歡呼一聲。

南魈對於殤歿,一向是崇拜的!不過,我真的有些擔心,他們回去冥界會不會得到有關於閻魎的消息!萬一知道了這事,那麼南魈……

「不要經過冥界,直接去幽冥峰吧1,我趕緊望向殤歿,「這樣不會耽誤時間!我怕你去久了,我會想你1

「好1,殤歿淺笑。

「恩恩,我得快去快回,否則我家婆娘一定會對我牽腸掛肚的1,南魈一臉的瑟,「話說我家婆娘怎麼還沒有回來?!婉姐,你記得告訴她我去哪了,免得她擔心啊1

哈,都將琳琅稱為自家婆娘了,看來他們的關係發展有些神速啊!

「知道了!快走1,我故作不耐煩道。

殤歿伸出手輕撫了一下我的臉,便徑直走進一道光門之中,而南魈緊跟其後等身體完全的淹沒,那光門才消散成煙,化開不見。

「你們……都是神人1,古今由衷的豎起了大拇指,「我想,夫人一定能找到我媽1

古今滿眼的期待,那種期待我似曾相識!在以前,在我以為溫芩就是我母親的時候,我便是這樣的眼神!可是,直到後面一切都被顛覆了。

其實我想告訴古今,不要抱太大的希望,可是又怕看到她失望的眼神!於是,只能作罷!不過很奇怪,這花漫天和琳琅為什麼還沒有回來,眼看天色漸晚了。

正在沉思之際,古今的手機響了,接通之後古今照樣是嗯嗯了幾聲,沒有說話。放下手機,古今一臉的沉重。

「上面,叫我將這怪物交出去1,古今說到這裡望向正趴在地上哼哼的貔貅,「他們說捉不到活的,就帶屍體回去1

聽古今這麼說,月寒趕緊過來擋住了貔貅,

「這是魔獸,很珍貴的魔獸,不能殺的!而且,大人他也說的,它吃東西是本能1,月寒說著將求救的目光投向我,「而且它死了,那些人就更出不來了1

月寒一向是心軟的,像極了當場的我!這也就是我喜歡她的地方,膽小卻不做作。

「等殤歿和南魈回來吧1,我伸出手摸了摸貔貅的腦袋,那貔貅立馬眯著眼睛呼嚕起來,像是一隻乖巧的小貓。

也許,貔貅的性格就是比較親人,也或許是因為我控住了它,它在故意討好我!總之,不露出兇相就是好的!最起碼,它現在沒有亂吞人。

「那我要怎麼交代?1,古今擰眉,「說被它給逃了?1

「恩,只能這麼說了!畢竟,這貔貅會遁地,他們應該也親眼看到了1,我悶聲道。

「恩,那我親自去交代一下1,古今說到這裡拍了拍我的肩膀,「你們要注意安全1

「好1,我揚起唇角。

古今開車離開院子的時候,那貔貅居然不甘心的嗚咽了一聲,彷彿到嘴的美食飛走了一樣。看著貔貅撇著嘴巴眼淚汪汪,月寒趕緊去找吃的。

我蹲下身子,幻出一把梳子給貔貅豎起凌亂的背毛來,這麼一梳居然讓貔貅忘記了委屈,而是很享受的眯起了眼睛,最後索性躺下身子敞開了肚皮。

其實,我以前也養過小動物,當那個小動物肯對一個人袒露自己最脆弱的腹部時,就是對那人無比的信任。可我不知,它對我的信任所謂何來。

梳了一會,月寒拿著一疊碗來,我一邊給貔貅梳毛,月寒一邊往它的嘴裡丟碗,此刻的貔貅顯得極其的享受,跟正在做馬殺雞一樣的表情。

「這貔貅,其實也挺好養的1,月寒輕笑,「什麼都吃1

說到這裡,月寒將手中的幾把叉子一起丟了進去,我剛想說些什麼便突然聽到一聲驚呼。

「誰!誰幹的好事?1,那聲音尖尖細細,像是從貔貅的嘴裡發出來的。

望向月寒,對上她驚愕的眼神,我知道不止我一個人聽到了。

「再來一個1,我壓低聲音。

聽我這麼說,月寒趕緊將手裡的幾個叉子使勁的丟到了貔貅大張的嘴巴里之後,又是一聲『哎呦』。

「誰給我放的暗器?!要是讓我知道是誰,我出去非弄死他不可1

那聲音悶悶的,像是蒙在一張鼓裡面,我尋著那聲音找去直到將耳朵貼上了貔貅的腹部,而對於我這個舉動貔貅只是呼嚕了一聲,便重新張開嘴巴等待餵食。

這聲音,就是從貔貅的腹中發出來的!難道,裡面有人?!不對,若是人的聲音那得吵鬧的不成樣子,因為裡面有好多人,所以這個玩意一定不是人類。

想到這裡,我趕緊對著月寒用嘴型說出了一個水字。那月寒先是一愣,而後直接衝進了廚房,再出來的時候拿著一個熱水瓶。

「熱水?1,我詫異的低呼。

那月寒,顯然沒有弄懂我的意思,直接拔開瓶塞,將那冒著煙的開水倒進了貔貅的嘴巴。貔貅倒是沒有任何的不適,只是伸出手舌頭舔了舔臉上的水漬,可是它的腹部卻叫開了。

「誰特么澆的熱水?!我的臉啊1,那粗魯的叫聲突然在我的耳邊炸開。

「是誰1,我一巴掌拍在貔貅的肚子上。

「大概,是寄生蟲吧1,月寒插嘴,「這樣的魔獸生出了的蟲子也會說話吧1

「你才是寄生蟲!你全家都是寄生蟲1,裡面的聲音尖銳起來,「老子是神仙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