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三百七十章 指甲里的血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章 指甲里的血跡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此話,讓我當即喊停。

殤歿揚起的手,悻悻的收回,而後提著二無丟到了我的面前。

「你說的可是真的?1,我蹲下身子盯著二無青紫的眼睛。

「半真半假1,二無捂著臉道,「亦真亦假1

這話,讓殤歿再度揚起了拳頭。「你是不是覺得剛剛揍的還不過癮啊?1

「不是!你先聽得我說完啊1,二無起身將殤歿的拳頭推開,而後一臉委屈的望著我。「我有辦法不讓這失憶惡化1

「什麼意思?1,我緊蹙眉頭。

「你肯定是用了原始的善性隔絕了他的焱魔之力是吧?1,二無帶著哭腔。

「對1,我悶聲,心裡卻咯一下,這二無真的是有些本事的。

「所以,我有辦法不讓其他新的性格出來1,二無說著指了指殤歿,「但是,之前出現過的性格也許會交替出現!這個,是避免不了的!作為二無上仙的我,也只能做到如此了!你們不要的話,就繼續揍我好了1

說著,二無直接無賴般的躺在了地上,四仰八叉。

「揍我!揍我!揍我吧1,二無瞪大眼睛。

「哇靠,真是賤皮1,南魈擼起袖子,一副開打的表情。

「南魈回去1,我趕緊的望向南魈。

南魈愣了愣,退到一邊。

其實這樣治標不治本的方法,對於我來說算是好的了!最少,我不用像從前那麼辛苦,每一天都充滿了期盼卻又強烈的害怕著。因為,至少那幾個我們已經熟識了。

「好,麻煩你了1,我對二無伸出手,「希望你說到做到!如果你騙我,我一定和你拚命1

「我們神仙,是不會騙人的1,說著二無一把抓住了我的手。

可是,下一刻卻觸電般的鬆開了。

二無站起身驚愕的望著我,而後再次抓住我的那隻手看了又看摸了又摸,直到殤歿過來一巴掌打開。

「揩油啊你?1,殤歿蹙眉,「要揩油,也是我揩,輪不到你吧1

說著,殤歿笑眯眯的將我手放在他的臉上磨蹭起來。

靠,猥瑣!

一把抽回自己的手,使勁的甩了甩。

「不不不,你誤會了1,二無說到這裡,趕緊走到我的跟前。「我覺得有些不對勁!我感應到了……」

說到這裡,他將目光投向我的手。「你把手拿來給我看看,我保證絕對不是揩油1

二無一本正經,不像是開玩笑,索性我將手遞了過去。二無將我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掰開,最後唯獨握住了無名指。

這個時候我才驚愕的發現,無名指的指甲縫裡面,似乎有一絲血跡。

二無用自己的指甲,將我指甲縫裡面已經乾涸的血跡給挑開,而後碾碎放在了自己的鼻間。深深的呼吸了一口之後,整張臉變了顏色。

「你這是聞到大便了嗎?1,南魈一臉嫌棄道。

「不,是神氣1,二無突然認真的望著我,「你是不是見過梵棽?!你的指甲里,怎麼留有他的血1

指甲里,留有……梵棽的血?!若是記得沒錯,我攻擊了梵棽,那指甲正好劃到了他的臉。隱約中嗅到一絲血腥味,可是之後便落入了深淵。

所以,那個夢,不是夢?!

不敢多想,我揚手一揮,空中突然白雪飄零,但是那雪沒有散開而是聚集一處,快速的堆積出一個人形。而後,我憑著記憶一掌打出,一個冰雕瞬間出現在面前。

那冰雕,和我夢中見到的一模一樣。

二無先是詫異的望著我,而後將臉轉向那冰雕,視線剛接觸便一下子驚叫出口。

「你真的見過梵棽?1,二無指著冰雕。

好,這下印證了兩件事情。一,那不是夢。二,夢中的男子正是梵棽,我前世的師父!可是,他的態度極其的不好,我很討厭他!

望向那冰雕,冰雕瞬間融成了水,滲透進入了地里。

「幫我治療殤歿吧1,我望著二無風輕雲淡的笑了。

「我只是想要告訴你,不要騙我!因為我和梵棽,總有一個能殺得了你1,我拍了拍二無的肩膀。

這二無是顧忌梵棽的,正好借著梵棽的名,讓他安穩一點。當然,我只是想讓他不要誆騙我,縱使不幫我尋找瑤琴也好。

「了啦1,二無一臉的沮喪,「真看不出你還有這麼厲害的靠山1

支吾到了這裡,二無突然走到了殤歿的跟前。「別動啊1

剛說完,二無突然化作一道光在殤歿的面前旋轉,那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快到我要因此而暈厥的時候,月寒將我扶到了一邊,而白子跟著走了過來。

「怎麼,你都不阻止的嗎?1,我望向白子。

白子搖頭,「這些仙,沒有戰鬥力,不足為患!而且,娘親你也相信了不是嗎?1

「是1,我低下頭,「我想,我也沒有別的辦法1

「所以,你真的見過了梵棽?1,白子終於切入了重點。

「大概是吧1,我將目光落在自己的指尖,「但是,他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樣1

「是,焱魔亦是如此1,白子蹲下身子和我的目光相交,「你眼中的世界,也許不是真正的那個世界1

「你想要我放過焱魔?1,我直勾勾的望著白子,「我不管焱魔怎樣,只要涉及殤歿的性命,就都是我的敵人,我管他是好是壞!所以,你不要企圖勸我放棄!還有,不管你有沒有感情,請你想一想花漫天!她愛你,愛的太久、太慘!不是她拼了命的救你,你根本沒有辦法站在這裡和我說這番話1

「呵,七情六慾已斷,我要因何生愛?!反正我不愛她,但是為了娘親,兒子願意敷衍她1,白子揚唇,「這是我,唯一可以做到的1

「隨你便1,我悶聲,而後借著月寒的力站了起來。「總之,我感激你在那天的倒戈1

白子似乎還想說些什麼,那邊的二無突然現出了原形站在一旁,而殤歿緊閉雙目整個人直挺挺的往後倒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