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三百七十二章 變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二章 變老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這個『神』字一出口,古今的臉瞬間變了顏色。

「你……見過神?1,古今一把抓住我的手腕,力道極大。

「對1,我點點頭,「在夢中,但是那絕對不是一個夢1

這話,讓古今鬆開我緊緊的握住了拳頭。

「也許,我說了你不會相信!我媽,是被神害死了1,古今說完這句,將牙齒咬的作響。

「神?」,我驚愕道。

「對1,古今重重點頭,「這也就是我為什麼見不到我媽的原因!那神,禁錮了我媽的靈魂!而我能留下的,只是一具屍體1

說到這裡,古今紅了眼眶。「其實,我知道夫人去冥界根本找不到我媽,但是我還是自欺欺人的表現出相信,那是在給自己留點希望1

「神,為什麼要害你媽?!你親眼所見?1,我將目光投向已經氣的渾身發抖的古今。

古今笑了,眼睛卻留下了兩行清淚。「我只是名義上的儒家掌門,那些驅魔者願意跟隨我,是看在我媽的面子!實際,我沒有多少本事!因為在我十歲那年,便親眼看著我媽被一個男人給帶走了!只剩下……只剩下一具屍體1

「可是,你怎麼知道,那人就是神?1,我緊聲追問。

「因為我媽作為驅魔者之首,不跪天、不跪地,只跪神1,古今突然大喝起來,「我看到了母親眼中的崇敬,看出了她的小心翼翼!那人,就是神!你永遠不會知道,一個十歲的孩子看到自己母親死在面前,會是什麼感覺!可是,當時我沒有哭,沒有鬧!只是,將母親的屍體帶了回來,洗乾淨換上衣服,放在了她……最喜歡的那個躺椅上1

「溫婉,我不騙你!我恨神,但是我沒有勢力和神對抗1,古今突然附身望著我,眼睛瞪的滾圓。「我只想找到神,讓他放回我母親的靈魂!僅此而已1

「好1,我站起身輕輕摟住了古今,而後將一朵迷迭花遞到了她的手上。「你去吧,至於道家驅魔者那邊,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儘管說1

「所以,我是過關了嗎?1,古今望了望掌心的花,而後又望向我。「謝謝1

「不用1,笑了笑。

古今的眼中,儘是感激,她抱了抱我,而後拎著鞋子快速的離開了,等那汽車發動機的聲音越來越遠之後,我徑直轉身,卻無意中看到了將頭從門口縮回暗處的身影。

「月寒1,我叫了一聲。

這麼一聲,讓月寒從那扇門裡面重新走了出來,臉上有著微微的不自然。

「你在偷聽?1,我歪著頭盯著月寒,我看出了她的心虛。

月寒咬了咬嘴唇,點點頭又搖了搖頭。

「說吧,什麼事1,我坐回沙發上。

這幾天,我覺得月寒有些不對勁,她每每看到我,總是欲言又止。

「我……我沒有1,月寒將臉轉到一旁。

這種反應,任誰也能看出來有問題吧。

起身,走到月寒的面前繞了一拳,而後停下腳步。

「我不想你做第二個毛球1,我輕輕扼住月寒的下巴,目不轉睛的望著她的眼睛。「因為,如今我能信任,我敢信任的便只有你和花漫天1

我的話,徹底讓月寒慌了起來。

「不!不!不!我沒有1,月寒一把抓住我的手,連說了三個『不』。

「我只是……只是覺得有些不對勁1,月寒緊張的望著我,「我真的沒有做對不起你的事,真的!我知道你對毛球的事耿耿於懷,但我是月寒我不是毛球1

「那就告訴我,好嗎?1,我憂鬱下眼神,「我怕了,真的怕了!哪怕你是犯了什麼錯誤,告訴我苦衷我都會原諒你1

月寒突然表情糾結,來回徘徊了好一會,終於走到我的跟前。

「昨日,我唱歌哄你入睡的時候……那個時候的你,蒼老的厲害1,說到這裡,月寒的眉頭突然擰緊。「可是……可是第二天卻恢復了1

蒼老?所以,我昨天看到的,不是眼花?!

「你看到了?1,我驚愕道。

「恩1,月寒重重的點頭,「但是對你的蒼老,花漫天和琳琅卻杯定!所以,在那天你睡著之後我離開片刻,又悄悄的折返了!然後,偷偷看到……」

說到這裡,月寒低下了頭。

「索性說完吧1,我一把抓住月寒的手表面鎮定,心裡卻已經慌的不成樣子。

「我不知道她們什麼!能讓你在頃刻之間,恢復……恢復容貌1,說到這裡,月寒抬起頭怯生生的望著我。「之前你也蒼老過一次,可是第二天便好了!而很巧的是,我看到花漫天有從你的房間裡面出來1

月寒突然舉起手,「溫婉,我發誓!我不是詆毀花漫天和琳琅!我至少覺得她們最近很奇怪!只是覺得,這件事該告訴你!可是……我不知道現在說出來,是不是做錯了什麼1

若真如月寒所說,是花漫天和琳琅合夥讓我褪去了蒼老喚回了青春?!可是,她們怎麼做到的?!難道……

頓時,我的心裡咯了一下。

緩緩的伸出手,我又看到了逐漸加深的……皺紋。

「溫婉,你……」,月寒突然驚呼出口。

「我是不是,又開始老了?1,我苦笑著望著月寒。

月寒點頭,但又很快搖頭,但是始終不肯多說一個字。

「呵,我先去睡了,你晚上不要出來1,說完這句,我徑直回房。

躺在床上,閉上眼睛,故作深睡。約莫半個小時之後,我趕緊有人進入了我的房間,儘管動作很輕。等感覺到有能量漾向我的胸口,便突然睜開了眼睛。

與此同時,我看到了伸出手的花漫天,和旁邊一臉錯愕的琳琅。

未等花漫天縮回手,我一把抓住,而後徑直起身。

「溫婉,你沒有睡?」,花漫天故作鎮定道。

「若是睡了,又怎麼能看到你們兩費勁心力,替我恢復青春?」,我直勾勾的望著花漫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