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三百七十三章 吸人精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三章 吸人精氣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我不該懷疑花漫天和琳琅的,可是這下被我親眼所見,我不得不去相信她們為了我,去吸人精氣害人性命。

花漫天和琳琅對視半響之後,琳琅直接將臉測到一旁不語,而花漫天軟下了原本還有些固執的眼眸。

「溫婉,若不用這樣的方法,你便會繼續枯竭下去!到時候結果是不是死亡,誰也不知道1,花漫天輕輕撫住我的手,「而你,現在不該有這樣的結果!若是枯竭或者死去,那殤歿該怎麼辦?!你那麼費盡心機的想要留住他,到最後卻留不住自己?!沒有命,你怎麼去愛他?1

我承認花漫天的話很有道理,我居然無言以對。

「可是……這是在用別人的性命,來延續我的1,我眉頭緊皺,胸口生出了強烈的罪惡感。

「但是,那些都是大奸大惡之徒,死有餘辜1,花漫天緩緩的吐出一口氣,「我們都不是聖母,做不到普度眾生,做不到不去殺生!就算我們不殺,他們照樣得死,所以何必心軟?!要知道也許焱魔復活,這六界之中死的人將會不計其數,而我們卻是要阻止他的人!你都能犧牲自己的孩子,他們的那點犧牲算得了什麼?!也許,我的話有些狠,但都是事實1

見我不語,花漫天蹲下身子對上我的視線。「你若是心軟,這些事大可放手讓我去做!因為,我本來就是惡煞,我本來便是壞事做盡,多做一些不是雪上加霜而是錦上添花!我……不在乎1

花漫天的話,字字肺腑,直戳我內心深處最柔軟的那個地方。其實,她說的對!原本事不關己,她都能為我盡心儘力,我怎能因為所謂的罪惡感而至她和琳琅的好意於不顧?!

那些法律治不了的,我們治,利用這些人間的渣,燃盡他們最後一點能量供為己用!

見我不語,一直沉默的琳琅走了過來。

「溫婉,我沒有花漫天那麼偉大1,琳琅輕笑,「實話實說,我與你沒有太鐵的交情!可是,誰叫你是南魈的姐姐!若是你有事,他心情不好我也鐵定跟著鬱悶!所以,愛屋及烏罷了1

琳琅,倒是一肚子的大實話,這性格直率到讓人有些尷尬啊!

我笑了笑,「看來,我是託了南魈的福1

「一家人說什麼兩家話1,琳琅拍了拍我的肩膀,「你放心吧,花漫天不會亂殺人的!我們殺的,都是該殺之人!你呢,心裡不要有負擔1

「對1,花漫天終於展開笑顏,「溫婉,那些好人我不會去害!我答應你,我以白子的性命保證1

以白子的性命保證?要知道花漫天最在乎的就是白子!這兩個女人,要不要這麼可愛?可愛的讓我忍不住鼻酸!

「你們自己小心一些,我會儘快尋找瑤琴的下落1,我摟住了兩個人,目光迷茫起來。

梵棽直言是不會幫我尋找瑤琴的,他的意思是要由著焱魔復生,因為焱魔復生我前世的記憶才能回來!只想要我恢復記憶而不顧六界的死活,這神他做的也當真的不儘力!

特別是聽古今說出自己的遭遇之後,我都開始質疑這個神的品性。

「好了1,花漫天突然說了這麼一句。

我望過去,發現花漫天正盯著我的臉在看。「還好恢復了1

說到這裡,花漫天轉頭望向琳琅。「這一天蒼老一次也不是辦法,我們是不是要多吸點精氣回來?1

琳琅搖頭,一臉的正經。「人類的精氣,太容易消耗了!若是其他種族,想必能維持不少的時間1

這話,立刻讓花漫天的眼睛亮了起來。「其他妖族,必有敗類1

這話,一語雙關,但是我幾乎秒懂。

「你們準備去吸取有法力的那些?」,我驚愕道,「可是這樣太危險了1

「危險倒不危險1,琳琅摸了摸下巴,「避開凶靈惡煞族,其他妖族不足為患1

「怎麼能避開,萬一遇到呢?1,我皺緊眉頭,徑直起身。「我不許!你們這是在冒險1

話音剛落,一個白影突然竄了進來,落地成為了白子。

「娘親,也許她們兩去是冒險,但若由著孩兒陪著,便萬無一失1,白子淺笑,「好歹我有地獄之火護體,縱使遇到了惡煞,我也能帶著她們安全離開1

聽了白子這話,我徑直將目光投向了花漫天,而花漫天尷尬的咳嗽了一聲。

「你的事,我告訴白子了!其實這兩天去吸取精氣,他也有暗中護著我們!畢竟,我的法力不如以前那般的鼎盛1,花漫天說到這裡,臉色緋紅。「你不會怪我吧?1

怪?!何怪之有?!在白子幫著我消滅黑煞的時候,我便已經將他當成了自己人!雖然他一身的邪氣,可是當真是為了我的再造之恩而倒戈了。

「隨你們,但是請記住,不要濫殺無辜1,我終於笑了起來,心無城府的那種。

「恩1,花漫天重重的點頭,「那麼,我們先走了1

花漫天說著,徑直拉住了琳琅的手,深深的望了白子一眼便走了出去,而白子對我微微行禮。

「娘親,我會看著她們的1,白子眼中閃過一絲狡黠。

「恩1,我哼了一聲。

就在這個時候,月寒匆匆忙忙的跑了進來。

「溫婉,大人來了1

急促的放說完這話,殤歿便徑直走了進來,看到我一臉的錯愕。而白子知趣的退後一步,用手召喚月寒一起離開。

殤歿看著我,我看著殤歿,誰都沒有出聲。

現在的殤歿,到底是哪個性格?!他不動,我不動,等他先說好好了!

半響之後,殤歿徑直大步的走向我。

這是要擁抱嗎?!這要熱吻嗎?!這火辣的眼神,是要撲倒我啪啪啪的節奏嗎?!天啦嚕,我是該接受呢還是該接受呢?!

算了,來吧!

正張開雙臂準備迎上去的時候,殤歿舉起手一個響指重重的彈在了我的腦門上。

「母猴子,怎麼又是你?1,殤歿蹙眉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