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三百七十九章 詭異的礦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九章 詭異的礦場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雙雙倒地,演技逼真。

在那個頭套男走到我們跟前的瞬間我還和殤歿對視了一眼,儘管後面閉上了眼睛,我卻依舊能看到頭套男的逼近,大概是因為純凈之眸的緣故。

那頭套男用腳踢了踢我和殤歿,見我們沒有了動靜這才托著下巴沉思了起來。原本我以為他會叫一個人過來將我們抬走的,卻沒有想到他直接伸出兩隻手,一邊一個直接將我和殤歿扛在了肩膀上。

縱使有兩人之力壓身,那頭套男依舊健步如飛,走了好一會終於看到了隱沒在僻靜處的一輛貨車。

「又弄到兩個?1,之前的男人粗著公鴨嗓子道。

「恩,連老天都在幫我們1,扛著我的頭套男笑出了聲音。

「老天?1,鴨嗓男從鼻子裡面噴出一聲哼,「要是老天真的知道了,我們的報應就來了1

正思考鴨嗓男這話的深意時,他已經將貨車的後門給打開了,剛等我看清那一車橫七豎八躺著的都是人時,我和殤歿已經被一前一後的丟了進去,接下來門便『當』一聲關上了。

四周原本是一片黑暗的,但是我能清晰的看清周圍的一切,比如趴在我們身下的強哥和光頭。車廂裡面最少有二十人,個個身體硬邦邦的像是死了一樣,但是都還有低緩的氣息。

那麻醉針,真是上足了量。

「母猴子1,殤歿突然輕喚一聲。

「恩,你在哪?1,我故意伸出手,胡亂在殤歿的胸口摸索起來。

「靠,你別撞瞎乘機揩油!以你的道行,能看得見的好嗎?1,殤歿一把抓住我焦躁不安的雙手。

討厭,想要借著機會吃些豆腐,這豆腐還特喵的燙嘴!

「知道啦,真小氣1,我一把抽回自己的手。

通過車廂,我看到那車子已經上了公路,並且開往的方向越來越偏僻。

「我覺得,這些人死定了1,我突然擰眉望向殤歿。

他們既然能用這種手段擄人,一定是沒有為自己留下餘地的!所以,這些人不管被擄的目的是什麼,終究的下場一定會是死,就像地下室的那些腐屍一樣!

「是1,殤歿眯起了眼睛,「這些人都有些道行1

確定是人,又都有道行,除了驅魔者還有什麼?!看來整件事情,當真和哪個石老大是有些關係的!

想到這裡,我憑空拈出一朵花,將那花輕輕拋在了上方。花朵旋轉,花瓣自動散開並且變成了像是煙霧一般的粉末。

那些粉末分成一根根細絲,徑直鑽進了那些人的鼻腔之中,緊接著一聲跟著一聲的嘆息響起,強哥首先坐了起來。

他想要大叫,我卻沒有阻止,因為順道封了他們的聲道,免得發聲會引起前面那些頭套男的注意,那樣他們就跑不了了。

「是你們1,強哥指著我,有嘴形卻沒有聲音。

這個時候,車子裡面的人都蘇醒了,但是沒有等他們有所動靜,殤歿一個陰冷的眼神拋去便一個個縮在原地動也不敢動一下。

「趕緊下車1,我突然翻手幻出一塊冰遞給了強哥,「你,把這塊冰送給古今1

雖然強哥不能說話,但是能聽到到,見我這樣囑咐連忙點頭。

殤歿揮手在那緊閉的車門之上,一扇光門瞬間幻出,而那些人見此早已經目瞪口呆。

「進去1,我環視四周,「不想死都快點進去1

雖然我不知道那扇光門通向哪,但是我知道通往的目的地一定比這裡安全。

那些人先是猶豫,而後一個個起身迫不及待的跳入那光門之中,等光頭跟著進去之後,強哥站在那門前回頭望我。

「雖然我不知道誰是古今,但是我一定會送到!謝謝你們救了我,以後我保證不來墳地搶劫了1

說完,強哥像是跳水一樣的一頭扎了進去。

嘿,這強哥腦子不好使,我以為他會說以後不搶劫了,卻沒有想到他只是換個地方而已!算了,這樣的傻痴劫匪,不被人家反搶就不錯了。

強哥自然不認識古今,我也不指望他能認識,但是那冰塊就像是一塊追蹤指引器能帶著他找到古今,不管他願意不願意。

我想,我是該如此謹慎的!

車子繼續行駛,速度極快,而外面已經到深山。等行駛到一個亮著燈的地方,我看到了『煤礦基地』四個鮮紅色的大字。

若是這些人沒有修為,我現在一定會認為他們非法擄用礦工,但是他們不是。有幾個礦場能有十幾個服裝統一的彪形大漢看守?!賭場還差不多!

「老候,回來啦?1,車子停了,一個為首的大漢迎了過來。

這個大漢沒有帶頭套,但是一臉的橫肉,看起來十分的兇悍。

「三哥1,那個被稱作老候的公鴨嗓跳下車去掉了頭套。

這是一個看起來有四十多歲的男人,但是頭髮黑白相間,有些少年老成的模樣。

「今天的數,夠了嗎?1,三哥撇過頭瞅了瞅車廂。

「之前的已經送回來了,加上這一批夠數了1,老候悶聲道。

「不錯不錯1,三哥拍了拍老候的肩膀,「怪不得大哥那麼信任你,辦事真心是利索!叫你的人把裡面的『貨』搬下來送到井下1

說完這句,三哥轉身要走,卻被老候一把拽住了。

「三哥1,老候陪著笑臉。

「怎麼了?1,三哥打著哈氣,「有話快說好嗎?我剛泡上的一個馬子還在車裡等我呢!大家都是男人心照不宣嘛,看在咱們都是兄弟的份上,讓你來二茬?1

說到這裡,那三哥居然猥瑣的大笑起來。

「不是,我結婚了1,老候趕緊解釋,「我是想讓三哥幫我在老大那裡說說情,我……我不想幹了1

這話,立刻讓三哥變了臉色。

「老候,這話可說不得!當初你拜在了道門之下,那生死都是我道家的人1

「可是,我老婆懷孕了,我不想再干……這種事1,老候怯生生的望向三哥。

話音剛落,一把刀子便徑直捅進了老候的腹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