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三百八十章 被關進轉移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章 被關進轉移倉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那一刀毫無預兆的刺入了老候的腹部,鮮血當場便飛濺出來,而握住刀子的那隻手卻是三哥的。但是周圍的那些人,全部都一臉的鎮定,彷彿見怪不怪一般。

「老候啊,你可是道門的骨幹,你要是不幹了誰干?1,三哥鬆開手,拿出一張手絹漫不經心的擦起了上面的血。「作為同門兄弟的我,必須要跟你提醒一句。跟著老大,好好乾!否則,剛剛的那一刀子落在的便不是你的身上了1

說到這裡,三哥用手拍了拍老候的臉。「聽說,你媳婦懷孕了?1

這麼一句,立刻讓老候變了臉色,他的眼中一閃而過了一絲恨意之後,便緩緩的低下了頭。

「三哥,我會好好乾的1,老候的聲音更啞。

「不錯!不錯!識時務1,三哥哈哈大笑,「剛剛的那一刀,你不會介意吧?1

「當然,這是三哥的教誨1,老厚抬頭微笑。

「那就好,我走了!把『貨』給卸了1,三哥說完這話,徑直走開了。

縱使作為旁觀者,我也能看得出那三哥在威脅老候,他以老候的妻子和未出生的孩子作為威脅,逼著老候繼續效命!但是聯繫老候之前的話和現在的表現,他為那老大做的必定是缺德之事。

至少現在我肯定了一點,那就是這些人果真都是道家驅魔者。

見三哥走遠,另外一個頭套男趕緊走到了老候的跟前。

「老候,把血止了吧,我們進了門就是離不開的1,頭套男拍了拍老候的肩膀,「你要知道殺人總比被殺強1

說完,頭套男徑直走向了卡車後面,而老候一把將刀拔出胸口的瞬間,拿出一瓶葯散在了上面,那血當時便止住了,但是看老候的表情該是依舊很疼。

我和殤歿躺在車裡動也不動,以原本的姿勢,可是等那門打開光射進來之後,頭套男突然驚叫起來。這麼一聲叫,將老厚給吸引了過去。

「你是怕別人不知道嗎?1,老厚狠聲。

「不!不是1,頭套男哆哆嗦嗦,「只剩下……只剩下兩個了1

這話,讓老候直接打了一個冷顫,而後趕緊將車門完全的打開,等目光掃視了一圈,整張臉都變的煞白起來。不像是失血過多,而像是驚嚇過度。

「之前,我明明裝進去的時候還數了一遍1,頭套男的聲音有些哆嗦,「老候你也親眼看到的1

「好了!別慌1,老候突然呵斥,「等三哥回來,我親自解釋!現在,將這兩具帶下井1

聽老候這麼說,那頭套男也顧不得那麼多,還是跟以前一樣一個肩膀扛一個,將我和殤歿扛進了礦區之內。快步的走向一座光禿禿的山,和門口的幾個男人招呼了一聲便徑直走進了那不規則的洞口。

洞內的通道還算寬敞,足夠三四個人並排通過,一路上燃著覆滿了灰塵的燈泡,周圍飛舞著一些不知名的飛蟲和蛾子。

越到裡面,通道便越大,直到來到一個籠子一樣的升降機前。

升降機有專人看守,和之前的那些看守一樣目光不善,他用眼睛瞄了瞄我和殤歿,便徑直操控那升降機降落。隨著『轟隆爐的巨響,我們從幾百米的通道之內下降到底。

直到下去了升降機,我這才發現這裡是別有洞天。

外面完全的坑坑窪窪,看起來泥濘不堪,這裡面卻是現代化的場地,電腦監控、實驗器械是一應俱全。所有的人,都誇張的穿著生化服,各自在忙碌著什麼。

而我留意到,在那牆壁之上鑲著幾百個白色的金屬倉,那金屬倉很長很窄,幾乎每一個裡面都豎著一個一絲不掛的人,或男人或女人。

那些人,有的雙目緊閉,有的則不停的掙扎,而剩下的那些則獃滯著目光,連看都不看來人一眼。

道家這些人,果真在研究一些喪盡天良的實驗!

「怎麼就兩個?1,一個穿著生化服的男人走了過來,「還差十八個才能將轉移倉填滿啊1

「那個,沒有夠數1,頭套男虛著聲音,「先將就吧,老候會跟三哥解釋的1

「三哥?!先問問老大行不行吧1,穿著生化服的男人有些不耐煩,「先放進轉移倉1

「好好1,頭套男趕緊道。

先是將我放進了那個所謂的轉移倉之後我發現,裡面不完全是密封的,周圍是許多個孔洞,但是那些孔洞卻不像是通在外面的。

當殤歿被放進我旁邊的那個轉移倉之後,我的心稍稍的安定了一些。

「看來,我們是進入賊窩了1,殤歿閉著眼睛,聲音卻傳進了我的意識。

「沒事,我保護你1,我輕笑道。

「母猴子,這是我的台詞好嗎?1,殤歿的聲音有些微微不悅,「保護女人,是男人的天職1

「我不是女人,我是母猴子1,我嬌嗔起來。

「算了,我眼瞎!我就喜歡母猴子1,殤歿突然睜開眼睛望向我。

這話,讓我胸口暖了起來。「別這麼色眯眯的看著我,我怕我會忍不住撲過去1

「我不看了,你剋制點1,殤歿徑直見臉轉到一旁,「這裡,不對勁1

不對勁?我早知道不對勁了,這轉移倉裡面,似乎有許多混合魂魄的味道,但是淡淡的不太濃,不仔細根本嗅不到!

「母猴子,那些孔洞的聚集處是一根管子,而所有轉移倉的管子都匯聚成了一條。」,在意識中說完這句,殤歿便抬起了頭。

雖然倉頂是密封的,但是我們的視線卻能透過去。果然,我看到那些錯綜複雜的管子最終聚成一條,直接在岩壁上蜿蜒,匯聚到頂部中央那個面盆大的圓球。

那圓球像是一個透明的玻璃,裡面黯淡無光什麼也沒有。

那……到底是什麼?!

還沒有等我多想,便聽一聲呵斥,緊接著幾個頭套男便被人推搡著走了進來,還沒有站穩便被電棍一呲,直接抽搐著倒在了地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