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三百八十三章 燒成灰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三章 燒成灰燼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這一掌,徑直將那能量球給硬生生的打碎了,伴隨著碎片的墜落帶著強烈的電流,那電流像是長眼了一樣避開了殤歿,直接打在了驅魔者的身上。

那電流極強,剛剛閃上去便將人的頭髮燒焦了,整個皮膚都黝黑起來並且散發著焦味。而這個時候我根本顧不到去看驅魔者們的慘狀,因為我看到了那能量球的碎片。

哪些碎片落地,居然變成了一個個……眼球!沒錯,是眼球!

一掌打碎老候的轉移倉,直接將他拽了出來。「告訴我!那能量球是什麼做的?1

「鮫人的眼睛1,老候緊聲道,「石老大捕捉了所有的鮫人,挖下他們的眼睛才做出這麼一個球!所以,打破球,他便不能借著眼睛將魂魄轉換成為自己的修為了1

呵呵,怪不得狐族的會和道家驅魔者合作了。他們一個要的是純凈之眸,一個要的就是鮫人的眼球,各得其所!可是,手段太過殘忍!

「去救其他人1,放下老候我大聲道。

見老候去操控台按下一個按鈕之後,那轉移倉所有的倉門都打開了,而我揮出解毒之氣讓其瀰漫過去,那些原本昏迷或者不清醒的人一個個都很快恢復了過來。

而後我化作一道光在地上迅速的旋繞一圈,等再次回到原處落地成型,手中提著一個巨大的錦囊袋。那袋子裡面裝著的正是鮫人的眼球。

握緊袋子,我的心裡一陣雀躍。

而此時那些驅魔者已經被電的暈厥了好幾遍,可是暈過去又被電醒,接著再暈厥,如此的周而復始折磨不斷。

「搞定沒有?1,殤歿突然伸出手攬住了我。

我回了回頭,看到所有的人都出了轉移倉,正哆哆嗦嗦的擠在一塊。想了想,我打出花瓣,為那些衣冠不整的幻化出了一身簡單的衣服遮體。

「好了1,我對著殤歿做了一個OK的手勢。

「嗯,退到一邊去1,殤歿捏了捏我的臉。

我趕緊往後退了好幾步之後,殤歿突然恨戾的眯起了眼睛。這個看起來很不經意的動作,卻讓那些驅魔者的身上燃起了熊熊烈火。而那些火只在他們身上燃燒,卻沒有綿延到別的地方。

地獄之火!

正驚愕之際,突然傳來了嘈雜聲,而後便見十幾條繩子從空中放下,而後一群武裝整齊的男男女女直接從繩子上面滑下,而最先一個落地的就是古今。

「溫婉1,古今踩著十厘米高的高跟鞋朝我跑來,而與此同時那些道家驅魔者已經完全化作了灰燼。

「接到你的通知,我就帶著大部隊來了1,古今舉著槍警惕的四處張望,「那些喪心病狂的兇手呢?1

「我估計你認不出他們了1,我皺眉道。

「胡說八道!那些憋三,化成灰我都能認得出來1,古今一臉的傲嬌。

「喏1,我抓住古今的身子轉向一旁,「看到地上沒有?!那些灰就是1

當古今的視線落在那堆灰上,頓時尷尬的咳嗽起來。

「你把他們化成灰了,我怎麼跟上面交代啊?1,古今一臉的為難。

聽了這話,我微微有些不悅。「那些失蹤人口,全部死在這裡!別告訴我,還留著他們讓法律處置!他們這種敗類,被燒一萬次也死不足惜1

真是受夠了,什麼狗屁律法?!不能保護好人,卻能助力壞人的,不要也罷!那石老大能建起這麼一個基地,想必是錢多勢重,說不定有辦法讓這些手下死刑變無期,無期變有期!

見我不悅,殤歿突然摸了摸我的頭髮,而後冷眼望向古今。

「我燒的,有事我負責1,殤歿漫不經心道。

「不是,我不是要責怪你們1,古今皺著眉頭,「接到你的消息,我殺了他們的心都有!可是,他們都死光了,誰能指證石老大?!現在,沒有證據了啊1

話音剛落,老候突然扶著老婆站了出來。

「我!我來指證1,老候面色凝重,「已經是死過一次的人了,也沒有什麼好怕的了!我會把這裡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警方!我會在法庭上指證石老大!如果,法律還能治得了他的話1

聽老候這麼說,旁邊的老婆一下子拽住了他的袖子,見此老候笑了。

「對不起,我做的壞事太多,逃不了一死的!所以,不如戴罪立功替咱們的孩子積德1,老候含淚道。

聽老候這麼說,他的老婆不再言語,而是默默的流淚。

「好1,古今點頭,「帶他們回去1

……

所有的人,包括剩下的十幾名驅魔者都被古今的手下帶走了。受害者直接被遣送回家,而那些驅魔者被關進了警局,這件事似乎告一段落了。

但是,石老三跑了,沒有抓到!而且根據老候的口供,他所知道的僅限於這個基地,其他的地方則是一無所知。

至少,人口失蹤案破獲了,古今受到了上頭的嘉獎,研究所所有的驅魔者都得到一筆豐厚的獎金。至於能不能將石老大定罪,還得按照程序來辦。

事實上,老候透露過一個很重要的信息,那就是他雖然跟了石老大十多年,但是沒有看過他的正臉,不僅是他連石老三也許都沒用看到過,極其的神秘。

至於石老大的資料上,根本沒有照片!我想,這又給偵破帶來了極大的難度。但,這不是我們該考慮的!因為,我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我和殤歿面對大海,而旁邊的古今顯得極其的激動。

「她們按上眼睛真的就能恢復光明嗎?1,古今緊張的搓手。

「老祖說會1,我笑道。

回來之後我便見了老祖,並將那袋眼睛交給了她。

「其他鮫人基本恢復了,我晚上就叫人送來放生1,古今說著突然哽咽起來,「我有些害怕,萬一沒有用怎麼辦?!我答應他們要讓他們重新看見的1

正說到這裡,海里一個巨浪突然翻滾開來,而後一個小巧的身影朝著我們遊了過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