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三百八十六章 惡神入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六章 惡神入夢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這一次的時間稍稍的有些久,久到我居然就那麼睡了過去,等醒來的時候已然有一抹晨光灑在了我的臉上,暖暖的挑撥著我的睫毛。

先是享受,而後一個激靈跳了起來,發現自己正身處房間而四周無人。

殤歿呢?!殤歿呢?!

急急忙忙的跑出門,卻發現大廳沒有人,甚至沒有任何的動靜,頓時我慌了,從未有過的慌亂。

「殤歿!殤歿1,我望著四周驚呼出口。

跑到客廳的大門前,我徑直一把推開,卻發現外面是水火交融的一片,那火焰撲向我的臉,炙烤我的皮膚。似乎快要將皮膚融化的時候那冰涼的水直接拂面,將那燙澆的滋滋作響。

而我在這水火的煎熬之中痛呼出口之際,卻無意間遠遠的看到了兩個掙扎的人影正在其間起起伏伏、不斷掙扎著。

等我看清兩人是花漫天和琳琅的時候,心裡猛的揪痛了一下,顧不得那麼許多直接踩著那灼燙跑了過去。可是還沒有接近,一雙腳突然緩緩從天而降便隨著衣袂飄飄。

等那人與我的視線平齊,我看到了梵棽那張波瀾不驚的臉。

「隨風1,梵棽嘴唇未啟,聲音卻已飄進了我的耳中。

看到梵棽之後,我的直覺告訴我這只是一個夢,但不是美夢而是噩夢。

不想與梵棽搭話,想要推開他卻直接從他的身體裡面穿過,但是等真的穿過去之後又一個梵棽懸立在我的面前。猶豫了一下想要和他擦身而過,卻沒有想到每每一個轉身便會多出一個梵棽的分身擋在我的面前,等我氣喘吁吁的站定,四周儼然已經被十幾個分身給包圍的嚴嚴實實。

「你到底……想要怎樣?1,我冷眼望向梵棽。

「看望隨風你,我的徒兒1,梵棽終於啟口,聲音卻是風輕雲淡。

「那麼,現在看過了,你可以走了1,面無表情的望著梵棽。

「為師會走,但在走前要引你一悟1,梵棽說完這句,其他的分身直接與主體重合融為一人。

「『悟』?,她們就是嗎?1,我指向在水火之中痛苦掙扎的花漫天和琳琅。

「呵,以隨風的聰慧該知道這只是夢!夢,又怎能傷人1,梵棽眯了眯眼睛,「但,不能傷人卻是預兆1

「什麼意思1,我趕緊望向梵棽。

梵棽伸出手,輕輕攬住了我的肩膀。「因為,那就是她們將來的下場1

此言,驚的我直接跳開。

「憑什麼?1,我對著梵棽大喝。

「憑,她們為你償還你造的孽債1,梵棽終於淺淺的揚唇。

孽債?!為我償還孽債?!難道,是在指吸食精氣一事?!

「既然是我的孽債,自然由我來償還,與她們又何干係?1,我直勾勾的盯著梵棽。

「你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你的債便由你身邊的人去還1,梵棽抱住雙臂,慢聲細語道。

「誰有資格這麼做?1,我上前一步,惡狠狠的望著梵棽。

「我1,梵棽緩緩轉頭,用餘光若有似無的望著我。「乾坤六界於我,就如一場好戲!我是編劇導演,而你是欽點的演員,你擔當了重要的角色,自然不能退場的太早!所以,這個時候就需要一些龍套來擔當炮灰!就如……她們1

梵棽說到這裡,指了指花漫天和琳琅的方向。

憑什麼?!這梵棽自詡是神,便可如此的狂妄嗎?!

「呵,神1,我冷笑一聲,「神,就可以肆意踐踏六界?!胡亂決定別人的生死?1

「不,不是胡亂1,梵棽輕笑,「優勝劣汰,這是自然法則!你造孽太重,我不能降罰於你,只能讓你身邊的人替你承受!賞罰分明這是我的原則,因為這樣才能保持公道1

「公道?!讓別人替我受罰,你還敢說公道二字?1,我指著梵棽大吼。

「隨風,我是神,神本不該存有私心,但是縱使存了私心誰又能知道?」,梵棽輕笑出聲,「這世間沒有絕對的公道,若是有,那妖魔也不會存於乾坤之內了1

「無恥1,我一掌打向梵棽。

那一掌,正中梵棽的胸口,但是梵棽屹立不動,倒是在幾秒鐘之後一股強大的氣流從他的身上迸發,直接將我撞飛了數百米遠。

重重的落地,卻沒有痛意。

未等我起身,那梵棽已經平行懸浮在我的上空,白色的衣擺在四周輕輕的游移、飄動。

「我若放縱著讓你傷我,你才傷得了我!我若是不想,你再修鍊萬年也碰不到我一根頭髮1,梵棽微笑,「其實,你該習慣了!你身邊的人,死的還少嗎?1

我身邊的人?!

聽了梵棽的話,我的腦海中下意識的閃現飛麟和雲霓的臉。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1,我悶聲道,「那些人,不是因我而死1

「哦,是嗎?1,梵棽招手,我的身子徑直豎起,雙腳輕輕落地。

「自從你到冥界那一天開始,所有的人都因你而死!認識的、或者不認收劇情來看,似正常的方式死去彷彿與你無關,可真相是……」,梵棽突然盯住我的眼睛,收起了笑容。「你的強大,你身體裡面的能量,屬於自己或者不屬於自己的,都是用無數的性命換來的!有多少命,就有多少債1

梵棽這話,直接讓我愣在了當場,好半天都沒有反應過來。

「我沒有做過1,許久我才驚醒過來,「我沒有濫殺無辜害人性命!既然沒有,何來孽債?1

「沒有嗎?!你殺的人,真的少嗎?」,梵棽微笑,「縱使那些是該死之人,能替天行道的只有神而不是你!還有你身體內那些不屬於你的修為,是殘害多少生靈修鍊而來的你又知道?1

「就算是,那也不是我害的1,我的話突然沒有了底氣。

「不管你願不願意,在你接收那些修為的同時,也接受了它們的一切,不管好壞1,梵棽說到這裡,突然揮掌劈向了我的天靈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