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三百八十八章 老候死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八章 老候死了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我的問題,讓二無愣住了。

「是好是壞,要看對誰1,二無沉聲,「若是受過恩惠,以其為信仰的人,自然覺得神是好的!若是受其壓迫,與之為敵的邪魔之輩,自然覺得神是壞的!好與壞沒有絕對,而是相對的1

二無的話,頗有哲理,雖然說了等於沒有說。

「若是他明明有機會可以消滅焱魔,卻故意見其將要復甦而不去阻止,那又為何?1,我突然壓低聲音,「這樣的神,又是好是壞1

我不懂,梵棽明明已經洞悉了一切,知道了焱魔有機會復甦,卻沒有採取任何的措施,反倒是想要冷眼旁觀。而且,他那句只有焱魔復甦我才能恢復記憶到底又是什麼意思?!

難道,只有我恢復了前世的記憶,才能幫助他再次封印焱魔?但是這麼做,是不是有些冒險?!而且經過這兩次的接觸,我覺得這個傳說中普度眾生的神,已經完全顛覆了我的想象!

「怎麼可能?1,二無提高音量,「神與魔相互克制,平衡乾坤六界,是誰也殺不了誰的!要是能殺得死,一萬年前就不是封印那麼簡單了!雖然封印了焱魔,那梵棽也中招了,等於是兩敗俱傷1

互相殺不死?!所以,梵棽想要炎魔復生,當真是因為我的記憶有可能是再次封印的關鍵?!可是,若是炎魔復生,殤歿就得死!

呵,管他什麼神,管他什麼魔,我不會用我的男人用生命作為代價,成全了他們之間的戰爭!找得到瑤琴最好,找不到我就重新封印焱魔!哪怕,用命去換!

既然連死都不在乎,還有什麼值得好怕的?!

想到這些,我瞬間釋然了!

徑直抓住了貔貅的尾巴,那個貔貅激靈一下抬起頭怯生生的望著我,而後使勁搖晃著大腦袋。我想它是很不舒服用尾巴插肚臍眼的行為,所以試圖可憐兮兮的阻止我。

「那你自己把他吐出來好嗎?1,我歪著頭望了望貔貅。

「嗚……」,貔貅叫了一聲直接爬了起來,而後居然跑到旁邊用大爪子抓起了一根狗尾巴草。

正在我疑惑那貔貅拿狗尾巴草何用的時候,它已經將狗尾巴草的毛須塞進了自己的鼻孔裡面,並且旋轉起來。三秒鐘之後,那貔貅突然眯起了眼睛,一個噴嚏將二無連同口水一起噴了出來。

那二無,便和一灘黏糊糊的透明液體一起摔在了地上,摔的『啪嗒』一聲,而他剛掙扎著坐起身那貔貅便跑過去伸出大舌頭狂舔起來。

這麼一陣舔,舔乾淨了二無,也舔到他的臉上現起了無數道深深淺淺的血印,那模樣跟和潑婦打架了被撓了一般。

呵呵,貔貅的舌頭帶著倒鉤刺,能不厲害嗎?!

「好了好了,趕緊回去,再舔都能舔出血來1,我趕緊走過去拍了拍貔貅。

貔貅像是會意一般,搖搖尾巴便一溜煙的跑開了。

其實,原本我是束縛著貔貅的怕它出去胡吃海喝,貔貅怕我因為我們虐過它,但是現在這麼聽話大概是純屬因為我們讓它吃飽的緣故。

「怎麼這麼好心,放了我?1,二無抹了一下臉,瞬間抹掉了臉上的傷痕。

「因為,你可以走了啊1,我笑了笑,「對不起啊!我該早放你的,可是殤歿的情況沒有穩定,我不敢冒險1

聽我這麼說,二無從鼻子裡面發出一聲不屑的『哼』。

「算你放的早,不然等我在貔貅的腹中修鍊成神,非破肚而出弄死你不可1,二無故作兇狠道。

「那多謝上仙不殺之恩了1,我故意欠身道。

這麼兩句軟話,任誰聽了也不會動怒了,況且二無這性子不是那麼暴虐的。

「罷了罷了!不和你計較1,二無走到我的跟前,「速度把我的翅膀給解開1

見二無扭動著甥結翅膀,我頓時失笑,而後趕緊將那翅膀解開。等得到自由,那二無便煽動起了翅膀,並且越扇越快。

「恩,山水有相逢!希望咱們下次再見的時候我已成神而你已心想事成1,二無撲扇著翅膀升到了半空,得意洋洋的對我笑道,「相信我,等下次再見我的時候,我絕對不像今天這般狼狽1

說完二無直接朝大海飛去,用托馬斯全旋的姿勢,相當的瀟洒。可是,剛飛到大海的中央對我招手的時候,一條鯊魚便凌空而起,一口將他給……吞了下去!

「哇靠,要不要這樣1

二無的驚呼直接隨著沒入海中的鯊魚而消失不見。

咳咳咳,也真是倒霉!可是誰叫他那麼愛顯擺,飛就飛還那麼多花樣,我是鯊魚我也會把他當獵物吞進肚子裡面的!不過,這只是條普通的鯊魚,二無這個仙應該可以全身而退的,所以我便沒有那麼擔心了。

回頭,一下子和一個人撞了個滿懷,這麼一撞撞的我眼冒金星。

「喂,投懷送抱啊?1,殤歿捏住我的臉似笑非笑。

「是啊!是啊1,我笑著望著殤歿,「不行嗎?1

「不啊,我喜歡1,殤歿一把攬住了我,「不過下次最好選在晚上投懷送抱,否則讓別人看到我的女伴是母猴,一定會說我三觀不正飢不擇食的1

「死開啦1,我一拳打在了殤歿的胸口上。

殤歿輕笑,將我攬進了懷裡,而在摟住我的一瞬間,我看到了站著暗處的馬尾女孩。等我閉了閉眼睛再次確定的時候,她已經消失不見了。

胸口一陣沉悶,便輕輕推開了殤歿。

「你有心事?1,殤歿目不轉睛的望我。

「哪有,我連心都沒有,怎麼會有心事?1,我笑了笑。

「傻話,沒有心就不知道疼痛、不會感動了嗎?1,殤歿輕輕的打了我一下,「沒有心有什麼好沮喪的,我有嘛1

剛說到這裡,一輛汽車突然對著我和殤歿沖了過來,在快要撞上我們的瞬間猛的剎車濺起了一片沙子,而後古今推門而出。

「完了,老候死了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