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第三百八十九章 警員自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九章 警員自爆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小說

??古今這話,直接讓我愣在了當場,一時間我突然沒有反應過來老候是誰。

「老候?1,我詫異道。

「就是道家那個準備幫著我們指證石老大的驅魔者老候啊1,古今急出了一頭的汗,「他死了,他和那些驅魔者都死了1

「不是關在警局了嗎?!怎麼死的?1,我驚愕道。

古今擰眉,有些欲言又止,而殤歿似乎看出了她的顧忌

「若是我在你不好開口,那我先離開好了1,殤歿笑著聳了聳肩膀。

「不是1,古今趕緊擺手,「你們還是跟我去看看吧1

古今說完,徑直上車,而我和殤歿對視了一眼便徑直跟了進去。

一路上,古今的車子都在狂飆,而她的表情也十分的凝重。

「說真的,我以為這次石老大死定了,卻不想出了這麼個蛾子1,古今重重的打了一下方向盤,「那些人莫名其妙便死在警局了1

「呵,死的也太巧了1,殤歿一語雙關道。

「是啊1,古今從倒後鏡裡面望了我們一眼,「這個節骨眼上死了證人,想必一定和石老大有關!可是監控二十四小時的開著,同僚二十四小時的守著卻還能出事!關鍵這次的死因是……」

說到這裡,古今的車子突然在警局門口停了下來。

「老候他們的死因是被吸了精氣1,古今說完這句,徑直下車。

下意識的聽到『精氣』二字,我便心裡咯一下,總覺得莫名的惶恐。我想到了梵棽對我說的話,想到我看到的花漫天和琳琅的下常

但是沒有多說,只是隨著古今走進了警局,看古今掏出證件我和殤歿索性便隱了身形面的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等進入了內部,穿過了一個個幽深的走廊之後,我們終於來了暫時關押犯人的牢房。

那牢房的牆壁是厚重的金屬製造而成,為了防止犯人自殺裡面的牆壁全部用了某種類似於海綿的軟體物質充填,除了一張墊子充當為床,其他什麼東西都沒有。

而老候就躺在角落,身體蜷縮,整個人看起來萎縮的至少小了一圈。那張臉,乾癟無比,甚至連瞪大的眼珠也沒有一點的水分。

「屍體我們沒有移動過1,古今重重的嘆了一口氣,「其他幾名死者都是這樣1

其實,一開始古今說老候他們被吸了精氣之後我第一個便懷疑是花漫天和琳琅乾的!畢竟,她們不止一次在監獄殺死犯人。可是後來一想,若是她們不會只殺這麼幾個,而這幾個又恰好是指證石老大的關鍵人物!

所以,這件事必定和石老大有關!之前能勾結狐族一起屠殺鮫人族,現在指示幾個狐族去殺害證人也是很簡單的事情!

只是,這些狐女是怎麼進來的呢?!

正深思之際,一個警員突然從門口走過,而殤歿的眼神瞬間陰冷起來。下一刻瞬間消失,而後外面響起了一聲槍響。

望了古今一眼,我趕緊跑了出去,等跑出去的時候看到了舉槍的警員,和胸口已經出現了一個血洞的殤歿。但是,那子彈自動從胸口脫落,破損的衣服很快恢復原狀。

「你是誰?!居然擅闖警局重地1,那個警員哆哆嗦嗦的舉著槍,顯得很害怕。

見此,古今趕緊走了過去。「放下槍,他是跟我進來的!我是特別研究所的古今1

古今剛拿出胸牌,那個警員便順手一把將古今給勒住了,而後陰笑起來。

「我知道你是古今啊1,警員說到這裡不停的扭動起了脖子,骨頭『』作響。「所以,我要你殺了他們1

說到這裡,那警員的眼中居然漫起了紫氣,那紫色直接鑽進了古今的眼眸之中,而古今的目光在一瞬間便獃滯了起來。

怎麼可能?!這警員是男人,而男人又怎麼會使用狐媚之術?!

由不得我多想,那古今已經掏出槍對著我按下了扳機,當那子彈呈螺旋狀的射向我時,殤歿在那一瞬間伸出手一把抓祝而後,隨手一甩那子彈便飛進了警員的胸口炸開了。

當鮮血飛濺之際,那警員跟著倒地,但是很快便翻身跳起對殤歿嘶吼著露出了兩顆尖銳的獠牙。警員發出一聲野獸般的咆哮,雙手一揮便有十幾根白影飛了出來。

等我看清那白影是一些毛髮的時候,那毛髮已經變成了三岔銀鉤直接朝著殤歿刺了過去。我想要出手相助,殤歿卻一掌將我打開,任憑那三岔銀鉤沖向自己。

但是,所有的三岔銀鉤在快要刺中殤歿的同時瞬間停住了,並且不停的冒著火光,像是與一股無形的力量在抵抗一般。

見此,警員突然大叫一聲直接撲向了殤歿,而殤歿突然擰眉,那三岔銀鉤直接掉轉方向反刺向警員,一個個全部沒入了警員的身體之中。

毫無預兆的,警員便那麼硬生生的摔在了地上,身形渙散。而與此同時,古今眸中的紫色消失,眼神瞬間清澈起來。

「我……我的頭好疼1,古今用手使勁揉著太陽穴。

「殤歿,別殺他1,我趕緊說了這麼一句,便將古今給扶了起來。

這個時候的警員躺在地上痛苦的掙扎,可是縱使這樣眼中依舊是凶戾之色,嘴角還拐著陰森森的笑容。等古今站好,我一腳踩上了警員的胸口。

事實上,這個所謂的警員根本不是什麼警員,所以我不必對他手下留情。

「你會狐媚之術?1,我踩著警員居高臨下的望著他。

「呵呵,很稀奇嗎?1,警員似笑非笑,「你不是也會嗎?1

「可是你是男人1,我腳下加重了力道,「我很好奇為什麼你能以雄性之軀掌握此術1

「讓你好奇的還不止如此1,警員說到這裡,嘴角的笑容更加的詭異。「你們這群螻蟻,永遠鬥不過我們的主子1

說到這裡,那警員突然嘶吼一聲,未等我反應過來殤歿低呼一聲『小心』將我護在了懷裡,而與此同時那警員自爆成為一灘肉泥。

……